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八百零九章 袁州自己的私心

第八百零九章 袁州自己的私心

  “是现阶段能画到最好的了。”乌海点头。

  “对,是现阶段,以后小海肯定会越来越厉害的。”郑家伟一脸自豪的说道。

  “啧,你这样子搞得我像你儿子似的。”乌海白了郑家伟一眼,不满的说道。

  “当然,不是,你可是琳琳的哥哥。”郑家伟一说起乌琳就有些害羞。

  “那是女魔头。”乌海提起乌琳则是一脸后怕和不满。

  “不说这个,小海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你看你都瘦了好多。”郑家伟用食指戳了戳乌海消瘦的脸颊,一脸心疼。

  “快了。”乌海直接挥开郑家伟的手,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听说袁老板又要出新菜了。”郑家伟不在意被挥开的手,然后道。

  “别提圆规,饿。”乌海捂着绞痛的胃部,然后皱眉。

  “对对对,小海你还没吃饭呢,先吃点这个,这个热乎。”郑家伟立刻拿出别人给的盒子粑和一壶温水。

  “青山绿水果然不能当饭吃。”乌海权衡了一番,还是接过来开吃了。

  这边乌海在吃着他迟到许久的午饭,而袁州这里就连晚餐时间都已经结束了。

  小店里周佳正在和刚来的申敏做交接。

  “东西我都收拾好了,敏敏明天见。”周佳道。

  “嗯,好,我上去打扫卫生。”申敏点头。

  “老板再见。”周佳对着袁州道别。

  “路上小心。”袁州点头。

  “再见。”周佳挥了挥手,消失在小店门口。

  周佳一走,申敏也打开樱虾墙景门准备去二楼酒馆擦擦灰之类的,例行打扫一下,却被袁州叫住了。

  “等等。”袁州道。

  “袁老板,怎么了?”申敏立刻停下,转身问道。

  袁州感觉到了申敏的紧张,但并未说破,而是语气平常的开口了:“今天有新酒。”

  “咦?”申敏一脸惊讶。

  确实,申敏在袁州小店大约快一年了,但店里一直就只有一种酒,现在出了新酒申敏自然很是惊讶。

  “嗯,是啤酒。”袁州简单道。

  “好的,袁老板需要我做什么?”申敏道。

  “按杯卖,每人最多五杯,你负责倒酒。”袁州道。

  “好的,一杯302?”申敏立刻转头看菜单,果然上面已经多出了啤酒的价格。

  “嗯。”袁州点头。

  “好。”申敏点头,准备上楼看看酒。

  “是生啤,买才倒。”袁州想了想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申敏认真的说道。

  “去吧,酒桶放到楼上吧台了。”袁州道。

  “嗯。”申敏点头,立刻小跑着上了二楼。

  等申敏的人看不见了,袁州才嘟囔了一句:“虽然系统不限量,但还是限量的好。”

  是的,袁州自己给啤酒限量了,每人最多五杯,这算是他的原则。

  系统提供的杯子是扎杯,一个杯子有六百毫升,五杯大约就有六瓶了,还是大瓶的啤酒六瓶。

  这个量就是能喝的也差不多了,不能喝的自然不会点那么多,要是买醉的,这个量也不会太醉。

  毕竟喝酒太过容易伤身,骑三轮的老头曾经说过这样一件事,有一个成功人士,家庭幸福,但爱喝酒且没有度,一次酒后驾驶撞上了人行横道,一名大学生当场死亡,而自己也不治而亡。

  破坏了两个家庭。

  是以,袁州觉得要有度,他上午还出门,弄了两个牌子,准备一会叫申敏挂上。

  然后还有一个牌子是,袁州找了一个正规中介公司,要了几位靠谱代驾的电话。

  “哟,袁老板这是在想我和雅雅两个大美女吗?”一道清脆熟悉的女音由远及近。

  袁州转头看了看,并未理会姜嫦曦。

  “殷雅还有可能,姜姐你就是想多了。”方恒调侃。

  “我觉得袁老板就是在发呆。”跟在身后的殷雅脸上一红,然后道。

  “可能是出了新酒,在思考酒味。”紧跟着进来的陈维万年不变的催酒。

  “方芝麻我看你就是皮痒,小心你爸又来找你。”姜嫦曦并不生气,反而笑眯眯的盯着方恒道,自从上次抢蒸凉面的事情之后,方恒就荣获新外号,心是芝麻馅的——心黑。

  姜嫦曦又道:“再想找人掩护是不可能的。”

  是的,方恒的爹是很不赞同方恒日日往袁州小店跑的。

  按他爹的说法就是,既然是试探敌情,怎么还喝上了,喝上就算了怎么还接连不断了,这分明是嫌自家的不好喝,吃里扒外了。

  是以,方恒的爹有次到了袁州小店门外专门堵方恒,正好就被姜嫦曦看见了,这才有了这么一说。

  自家开酒馆,然后天天在外面喝酒,这才是亲儿子。

  “不会,我爹还等着我在袁老板这偷师呢。”方恒摸了摸自己的脸,坦诚道。

  对于坑爹,方恒一点也不在意,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比如在他爹不记得他妈生日的时候,大张旗鼓的给老妈送一个生日蛋糕什么的。

  “学不了。”姜嫦曦还没开口,袁州就在一旁淡淡的说道,毕竟系统的酒是学不来的。

  “哈哈,肯定学不了。”姜嫦曦听袁州这么一说,连连点头。

  “我就是这么一说,我知道我酿酒天赋不行。”方恒难得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不是天赋问题。”袁州摇头。

  “咦?那是什么问题?”方恒感兴趣的问道。

  “莫非他酿酒天赋不错?”殷雅也惊讶的看着袁州。

  “不知道。”袁州诚恳的摇头。

  毕竟连系统这种非科学的都说天赋不可测量,袁州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然而袁州的诚恳在殷雅看来就是卖关子,殷雅不禁不满的皱了皱鼻子。

  “袁老板你还没说今天出没出新酒。”不等殷雅继续问话,陈维上前一步道。

  陈维只要来喝酒必问这个问题,虽然每次听到的都是同样否定的答案,但陈维还是会坚持问。

  就在陈维已经做好失望准备,不,应该说他就没抱希望,就在这个时候,袁州表情不变的开口:“出了。”

  “就知道没有,不是我说就一种酒,还这么少……啥?”陈维习惯性的话语还没说完,就反应过来,袁州这次说的答案不一样,瞬间激动的反问。

  “有新酒,是啤酒。”袁州干脆道。

  “卧槽,居然有新酒,我得去看看。”陈维这话音还落在店里,人就已经到了隔壁小院了。

  “啤酒?有意思,一起看看去。”方恒也顾不得天赋的事情了,招呼了姜嫦曦、殷雅一声,紧随其后的进门了。

  是的,姜嫦曦和殷雅这次是和方恒一起来的,毕竟方恒天天来喝酒还是要有个理由了,和美女一起就是个不错的理由。

  “有啤酒了?倒是不错。”最后进门的小说家刚刚好听到袁州的最后一句话。

  “嗯。”袁州点头。

  小说家也对着袁州点了点头然后进门了。

  “啤酒这东西肯定不限量,我今天得敞开了喝。”陈维边上楼边美滋滋的想到。

  在陈维看来这啤酒就是解渴的水,都不是酒,肯定不用限量。

  小朋友,还是很天真的。

  ……

  ps:菜猫求个票,月票推荐票都要,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