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八百零八章 这才是生活

第八百零八章 这才是生活

  在袁州小店被人念叨的乌海这时候正被一群小萝卜头围着,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小胡子叔叔,你画画很厉害吗?”

  “小胡子叔叔看这里看这里。”

  “今天妈妈弄好饭了,说要请你吃盒子粑,我妈妈做的盒子粑很好吃。”

  乌海身边围着几个四五岁的小孩,从说话能看出,这些孩子和乌海比较亲近。甚至于还有一个小孩壮着胆子扯了扯乌海的胡子。

  要知道自从,那个并不认识的陌生妹纸说他胡子有安全感之后,乌海就对胡子特别的在乎,即使后来这个妹纸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没怎么来袁州小店了。

  郑家伟帮忙打听过,据说好像是搬家了,或者是其他的,袁州小店很多食客,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只会碰见一次。

  乌海自己也觉得挺奇怪的,要知道从不在乎外表的他,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人的评价如此看重。

  “行了一边玩去,我要画画了。”乌海很嫌弃的赶走一群小孩。

  山里的小孩野得很,关于这点从衣服上的泥就能看出来。一群小孩闻声,就跑到一边,也开始画画了,他们所用的画笔与画纸,全部都是乌海给的。

  准确的来说,是乌海叫郑家伟,跑了几公里路,然后才坐车去镇上买回来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远古时期的基因,儿童时期好像都很喜欢涂涂画画,是以这一群熊孩子玩得很快心。

  乌海在一个摄影师的照片中,看见了位于黔省小山村的照片,很美真的很美乌海很有动笔的欲望。

  所以就让郑家伟制定好行程,本来是计划呆一周的,毕竟离开袁州小店的日子真的是太痛苦了。

  但,现在一个星期过去了,又一周过去了,乌海还在小山村,至于原因很复杂……

  “阿海你要吃的东西买来了。”郑家伟风尘仆仆的送来一个袋子。

  “怎么这么慢?”乌海嫌弃的说,接过袋子,里面是半袋子牛肉干,和果脯,在小山村的日子,乌海就靠着这两样东西为生。

  “一点的那一趟小巴士晚了点。”郑家伟解释了一句,然后问道:“又有灵感了?”

  “或许,谁知道,动笔才知道。”乌海让郑家伟走一边去,毕竟他画画的时候,是不喜欢别人打扰的。

  两周下来,乌海已经画了五幅画,这可是平时差不多大半年的量。

  郑家伟就在一旁,教着山村小孩们画画。

  作为乌海的经纪人,郑家伟还是会一点的,毕竟耳读目染,再加上在鉴赏能力方面郑家伟是专业的,要知道乌海的每一幅画,都是他根据市场定价的。

  要不姜嫦曦和凌宏这两人都一致赞同,郑家伟是一个极其出色的经纪人。

  “阿海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想要山村的孩子们接触画画,才让我去买的画具,但非要说是为了让熊孩子自己玩自己,不打扰他。”郑家伟目光停留在乌海正在画的画上,用极小的声音嘟囔。

  小山村真的是美,在乌海的画中,绿树成荫,山清水秀,远远还有小山丘上放羊的人。

  山里头肯定是有耕地,这小山村地理位置还不错,土地挺肥沃,形成了一片小有规模的梯田。小的如海螺的弯,大如阁楼的檐角,层层叠叠,高低错落。

  此时田中正有老汉耕种,这小山村以前是个大村,但因为交通不发达,壮劳力都外出打工了,村里留守儿童居多。

  所以看梯田美景,只看上面半截山就行了,而下面已经荒了。

  乌海看着景象很有感触,就保持一个姿势,开始了长达三小时的作画。

  这个时间,旁边的小孩都已经回家吃完饭又跑回来玩了。而郑家伟,也去邀请乌海吃饭的家中,认真的说明了情况,还带了几个盒子粑。

  乌海累得瘫在了一旁,一幅画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完成了。

  郑家伟走过来,本来准备是准备先给乌海递点温水,但看目光接触到刚刚创作的那副画时,人就愣住了。

  好美。

  这就是郑家伟看见乌海的画的第一印象,节选的是那小片梯田,蓝天美景,一根根直线,一条条曲线,如风拂过草地,泛起的绿波。

  再细看,更美,但不是风景之美,而是老汉在田地劳作之美,淡色系简单的穿着,在田地间,从山上引下的山泉水,仿佛能够听到泉水浇灌的声音。

  辛勤劳作的美。

  郑家伟当乌海经纪人也是有段时间了,期间参加过许多画展,甚至于也看过许多传说名画许多,但美如这幅画的,当真是少见。

  “这幅画叫什么名字。”郑家伟连水都忘记递上去了,直接问名字。

  “这才是生活。”乌海靠在树根上,有气无力的回答。

  这才是生活,很奇怪的名字,难道是说,在这种美丽的环境下生活才是最好的选择?

  根据郑家伟对乌海的了解,绝对不可能,比起美景,乌海更喜欢美食,除非能把袁州也绑过来,所以叫这个名字,应当还有深意。

  郑家伟仔细看这幅画,突然他发现了一件事,身体犹如电流穿过。

  “不是辛勤劳作,是辛苦劳作。”郑家伟道。

  在多数画中,美景下的田地农夫总是辛勤劳动。辛苦和辛勤虽说只相差一个字,但所代表的意义完全不同。

  仔细看,乌海这幅画耕种的农夫,真的就是辛苦劳作,乌海细节处理到位,头发凌乱像枯草,表情是沉闷的,好像背负着千重山,身上衣着,简单而单色,也就是便宜和老旧,如果光看这老汉本身,想起的绝对是“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老农辛苦劳作,在绝美的环境中,这种截然相反的意境,被乌海完美结合,甚至于说,若不认真的,仔细的看,真看不出来。

  什么是生活?再美的风景,当不了饭吃,这才是生活,风景优美那是对于游客,对于小山村的人,不如一季收成。

  “大自然的赞歌,山村人的安魂曲。”郑家伟感叹,然后评价:“《这才是生活》,是阿海你到小山村画得最好的一幅画了。”

  “哦不……准确的说,在阿海你画了二十多年中,最好的几幅画之一。”郑家伟从专业眼光来看,这幅画的价格,应当不会低于《小店往来图》,要知道那副往来图有富翁可是开出了,创造国内现代画坛记录的价格。

  只不过,《小店往来图》被搁在了袁州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