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百九十八章 翻面

第七百九十八章 翻面

  “我觉得袁老板做不出蒸凉面。”方恒语气笃定的说道。

  一句话,再次吸引了食客的视线,要知道方恒说话的时候很认真,眉头微微皱起,脸上很是肯定。

  “不相信袁老板的厨艺?你第一天来袁州小店吃东西?”姜嫦曦连续两个疑问甩出来。

  “你怕不是傻了?”陈维也是一脸嫌弃。

  “在厨艺方面,袁老板什么时候失败过?”

  就连一旁的导演大海都忍不住偏头看了看方恒,心里疑惑“就是他们这些没来过的都知道袁州厨艺的厉害,完全不怀疑能不能成功的事情,这些食客怎么还怀疑上了?”

  抱着这样的疑惑,和对于事情的敏感度,大海对着邱邱做了个手势,让把镜头对准方恒那边。

  被这么多人注意,关键是被镜头对准,方恒有些紧张,但还是认真的说道:“不是,袁老板的手艺自然是厉害的,但我是广元人,就没吃过外地能做出广元本地味道的凉面。”

  或许因为紧张,说话语序比较奇怪,但口吻的认真,不像作伪,还真是有人怀疑,难不成蒸凉面真的有什么难点,完不成?导演大海心里想。

  拍摄的人疑惑,但其他的酒客却依旧力挺袁老板,陈维是一副无论你怎么说,你就是制杖的表情。

  而姜嫦曦则直接开口:“但那是其他人,又不是袁老板。”话语平铺直叙,但理所应当。

  “不不不,我一点也不怀疑袁老板的手艺,可能我话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南柑北枳,这个意思,听说其他地方做不出来是因为水质和其他土质的原因。”方恒摇头,认真的解释。

  随着这样说,众人听懂了。

  方恒还补充了一句:“除非袁老板从广元挑来一担广元的水,还有其他材料。”

  “这有什么难的,我觉得这不算什么,要知道袁老板这里的食材,那是天南海北的都有。”姜嫦曦嗤笑一声,道。

  “但,我听说那水不能放久,越久就越做不出那个味道,不是我说得邪乎,真是这样,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的科学依据,但那个米我记得要泡一天的。”方恒好歹是个酿酒的,对于水还是比较了解的。

  比如酿酒就非常讲究水,出名的沧酒就需要南川楼前的水来酿制,而其余随着酒品种的不同,而需要的水也是不同的。

  在方恒想来,这做菜恐怕也是这样的。

  “我觉得你想多了,你好好想想上次那个乌饭,咱们这里还不长那玩意,但袁老板不是照样做出来了。”姜嫦曦道。

  姜嫦曦说的是上次米百做需要的其中一种草,蓉城明明不长这个草,而且这草还需要新鲜的,但袁州就是做出来了。

  “可不是,这人可是常常找稀奇古怪的东西来为难袁老板,但就是没成功过。”陈维立刻附喝。

  “不一样的,你们看着就知道了。”方恒对于厨艺确实不精通,一下不知道怎么说,但心里还是不信的。

  就好像现在,蓉城已经有饭店从广元运水做蒸凉面,味道是好些,但和正宗广元做的还是有差距,关于这点方恒是能够肯定的。

  当然或许还有其他原因,导致味道不同,但方恒又不做饭,只是食客,所以也道不出一个所以然。

  反正难度,是百分之百的。

  倒是一旁的导演见几人说的差不多,又立刻把镜头转回去对着袁州了。

  “回去。”大海指挥了副导演一声。

  而这下,大家也看着袁州开始做起来蒸凉面。

  说起这个蒸凉面其实是个很简单的小吃,就是把磨好的米浆上锅蒸熟,然后切丝凉拌就好。

  但这凉面可热吃也可冷吃,热吃就切宽,冷吃就切丝,适合一年四季吃,现下天气还有些凉,袁州自然是准备热吃的。

  而川省的小吃其实是以麻辣、椒麻、鱼香为主的,而袁州今天做的就是麻辣口感的蒸凉面。

  是以,在蒸凉面的同时,袁州开始制作油泼辣子,用来一会浇在凉面上头。

  “飒”袁州把一把干辣椒直接扔进一个无油无水的炒锅里,开始用小火焙。

  因为辣椒娇嫩,需要不断的翻炒,是以店里一时之间只听见越来越脆的辣椒和锅子发出“飒飒”的声响。

  当然还有随之而出的一阵阵的辛辣的香味。

  “好香,好辣。”一旁的人忍不住心里暗道。

  但这香辣的味道却一点不冲鼻子,反而勾的人有些流口水。

  “我都想就着这味道来上一杯酒,那肯定滋味不错。”时时刻刻想着喝酒的陈维,忍不住说道。

  “可惜你就剩一杯了。”姜嫦曦残酷的说道。

  “呵呵。”陈维表示友尽,不想理人。

  作为广元人的方恒不说话,蒸凉面和稀饭搭配才是绝配。

  “这袁老板还真奇怪,也没看到油烟机,问道这辣椒的味道却不呛人,反而还香的厉害。”一旁本想捂住鼻子的大海放下手上的口罩,心里好奇。

  而袁州则是不管这些人的想法,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飒飒”辣椒再次翻转几下,几乎每一个辣椒都透亮略微变黄后,袁州才把它们倒出来。

  而袁州没马上研磨辣椒,而是开始拿下一层层冒着热气的笼屉。

  是的,刚刚袁州炒辣椒前,就已经把研磨好的米浆上笼了,炒完辣椒再拉下笼屉,看起来时间刚刚好。

  这整张的米皮自然是需要切的,而且需要晾凉了再切,这不袁州开始给每一个米皮翻面,防止米皮的其中一面发硬,造成两面口感的不均匀。

  米皮薄薄的一层,晶莹透亮的铺在方形的笼屉里,因为薄能完全的看到米皮下面垫着的一张材质不同,略带微黄的油纸。

  “这么薄怎么翻面。”大海心道。

  就在导演大海和其他人这么想的时候,袁州已经拿起一双棕色的筷子,也不见他怎么动作,手腕略微一挑,那看起来既薄又黏的米皮,已经乖乖的翻了一面,重新躺好在笼屉里。

  看那个样子,就好似根本没翻面似得,主要袁州翻面太轻巧有快速,一时之间让人觉得刚刚那米皮动了是错觉。

  根本没难度。

  “这就完了?”说好的很难呢?

  “卧槽,那东西不是很黏的吗?这么快就翻面了?”一旁的录音师阿肯忍不住瞪大眼看着袁州。

  要知道前一个拉面的时候,好歹是看着人一点点把面拉到那么细的,现在却好似魔术一般,一眨眼就翻好了。

  就是翻一张白纸都没这么轻松的,毕竟那米皮还是不错分毫的刚刚躺到了没翻面前那个米皮的印迹里,严丝合缝的。

  袁州的骚操作。

  ……

  ps:本菜猫已经要得道生仙了,修仙一更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