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柳章其人

第七百五十六章 柳章其人

  老头说过做肝生的人很好认,还真是如此,至少在袁州看来是这样的。

  袁州和乌海两人到的时候菜市场的晚市还没开始,菜场里买菜的人很少,就连卖菜的和肉摊子上的人都懒懒散散的,没什么精神。

  按理来说来取新鲜的肝得一大早来,因为这个时候牲畜才刚刚杀好,这样才新鲜。

  而按骑车大爷的话来说,这人就喜欢在晚市开市前后来买,是以袁州和乌海才会这个时间来。

  “还真是奇怪的时间。”袁州心里暗叹。

  就在袁州和乌海炯炯有神的盯着菜场门口的时候,远处来了一个人。

  这人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唐装,外面穿着黑色背夹,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起,脚上是一双黑布鞋,走路步伐很是稳健,脸上带着笑,看起来很是亲切的样子。

  说这人好认是因为他留着非常漂亮的胡须,是个美髯公,胡子一直到了胸口的位置,上面一截是白色的,下面则是黑色。

  留着胡子的脸看起来不是很老,胡子打理的非常干净。

  “应该是这位师傅。”袁州转头对乌海说道,然后朝前走去准备打招呼。

  要是别的时候袁州肯定不好意思,这么直接去找一个陌生人,但这次不同。

  这人可是掌握着系统都说不可能的菜,是以,这次袁州很是干脆的开口了。

  “您好,我是袁州,这是乌海,我们是骑车的老大爷介绍来的。”袁州开口介绍道。

  袁州是走到这人面前站定,然后开口的,这人也是耐心很好,笑着等袁州和乌海开口。

  “哦,我知道你肯定会来找我,我是柳章。”这人说着,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你是那厨神小店的老板,做菜很厉害,你是那个小胡子。”这人的声音中气十足,一时之间都听不出到底多大。

  “打扰了。”袁州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乌海倒是没那么多顾忌,先看了看他的胡子,然后才问道。

  “简单,因为他是厨师,你是个爱吃的。”这人再次笑道:“你们的故事我也听了很多。”

  骑车老人爱讲故事,所以在吃饭的时候,讲了袁州小店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还真是了解我。”乌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

  “那么柳先生的晚餐能否交给我。”袁州道。

  袁州早就想好了,他来蹭一顿肝生,然后再回请他一顿。

  “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那老头说你店里的价格都很符合那些菜的身价。”柳章语气轻松的说道。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袁州也不扭捏,点头道。

  “这就进去吧,估计羊肝子是有了。”柳章朝前走了一步。

  袁州摆出学生的架势,准备好好的观摩学习,而乌海则好奇的东看西看的,时不时还看柳章的胡子。

  要知道柳章的胡子确实很引人注意,因为一看就知道平时对它非常的爱护。

  “哈哈哈,其实没什么要学的,估计你等会一吃就知道了。”柳章见袁州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

  “这道菜我不会。”袁州认真的说道:“所以希望能够不吝赐教。”

  “具体也没什么好说的,一会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柳章不以为意的说。

  听语气并不是吊胃口卖关子,袁州就压下心头的情绪。

  “别管他,每天都严肃的很,不过因为这样才能做得好,毕竟我也是个很严肃的人。”乌海在一旁说道。

  “哈哈哈。”柳章忍不住抚须大笑。

  一旁的袁州权当没听见没看见乌海的耍宝。

  “小伙子的胡子有趣,人也有趣。”柳章笑完,然后道。

  “当然,我是个很风趣的男人。”乌海用两指顺了顺自己的八字胡。

  “呵呵。”袁州对于乌海的厚脸皮又有了新的认知。

  说话间,三人早就走进了菜场来到了卖羊肉的地方。

  这个菜场算是比较大的,单单是卖猪肉的肉摊子就有三长排,就连卖牛肉的都有一整排,这在其他市场是很难见到的。

  毕竟蓉城地处西南,吃猪肉的还是多于吃牛肉的,一般的菜场也就一两家卖牛肉的,而羊肉的得到冬天才有一两家,平时还根本没有。

  但这里却有三家卖羊肉的,柳章带着人直直的朝着最边上的摊子走去。

  “这人做生意公道,羊肉是吃草的,肉味大,膻味小,每天都杀两头羊,一头早上,一头现在。”柳章边走边说。

  这话明显是说给袁州听的。

  “嗯。”袁州点头,像个学生跟在后面。

  达者为师。

  乌海则好奇的比较着羊肉和边上牛肉的区别。

  “老柳来了,刚刚掏出来的羊肝子,给你。”柳章带着人刚刚走到摊位上,还没说话,那个正在解羊的汉子,立刻把羊肝从羊肚子里拿了出来。

  “谢谢了。”柳章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稻草编的袋子,接住了羊肝。

  “客气什么,什么时候再给来一盘,我下酒。”解羊的汉子爽快的说道。

  “没问题,明天你留两幅,给你备一碗。”柳章爽快道。

  “说好了,我明天去找你。”解羊的汉子立刻应下。

  “留着留着。”柳章拿着羊肝,边走边应。

  “这羊肝还真小。”对比完牛后,乌海道。

  “但是羊肝鲜。”柳章道。

  “嗯,但也膻。”袁州皱眉。

  “这刚杀出来的羊肝鲜嫩,用其他的装得串味,这个草袋子好,去腥还杀菌,还能沥血水,到家清洗就刚好。”柳章道。

  “谢谢柳大师。”袁州郑重道谢。

  柳章确实是大师风范,和袁州素不相识,但也能把自己做菜的秘密直接说,还很仔细。

  古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连师徒之间都要留一手,更何况是陌生人,是以听上去没什么,但实则大师胸怀。

  “谢什么,我也等着你的饭呢。”柳章不紧不慢的走着。

  从菜市场到柳章家徒步只需要七分钟,三人边说边走,倒是很快。

  柳章家就在不远的小区里,住的是一楼,带个小院子,摆了张小木桌边上种了些调料,已经郁郁葱葱的了。

  穿过小区花坛时,就能看到不少上了岁数的老人,靠着太师椅,一摇一摇,慢悠悠让人有种莫名的安静。

  “葱姜蒜都是自己的,这样方便。”看袁州在看,柳章就解释道。

  “味道也能自己控制。”袁州点头。

  住所不偏僻也安静,种半亩蔬菜,自给自足,真的是理想生活。

  “你们俩坐一会,我就不给倒茶了,这肝生不能迟了。”柳章说着就拿羊肝进了厨房。

  “没问题。”乌海立刻规矩的坐下,也不东张西望,安静的等菜吃。

  这倒是乌海的好习惯,有吃的特别安静,跟狗差不多。

  至于袁州内心平静不下来,目光望着厨房,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袁州是极其好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