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百章 感觉要坑

第七百章 感觉要坑

  李研一别的不行,但这耳朵和舌头那是一等一的好,因此由桑不忧桑这话一说出口,他就听见了。

  “你刚刚说什么?”李研一眯起眼睛,严厉的看向由桑不忧桑。

  “没什么。”由桑不忧桑立刻下意识的反驳。

  “你不是美食评论的,你是来吃饭还是来报道。”李研一压根不是要他重复刚刚话,只是要说自己的话。

  “这好像和你无关。”由桑不忧桑有些心虚。

  毕竟刚刚说李研一的确实是他,现在不承认也是下意识的,被这么一问倒是不好说什么了。

  “和我无关?你诋毁老夫的眼力和舌头那就是在污蔑老夫。”李研一这话说的掷地有声。

  “这点我没有污蔑您的意思,不过这鸭确实是冻鸭无误。”由桑不忧桑肯定的说道。

  “你觉得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就都是冻鸭?”李研一沉默了一下,一脸古怪的问道。

  “当然。”由桑不忧桑理所当然的说道。

  “老夫今天就日行一善,给你说说什么是冻鸭。”李研一看由桑不忧桑的眼神和看白痴的也没有区别了。

  “您请。”由桑不忧桑做出虚心听讲的样子说道。

  “冻鸭是指经过零下三四十度冷冻储存的鸭子,由于它存的期限会很长,而经过这样冷冻的才能称之为冻鸭。”李研一一本正经的解释了一遍。

  “而你看看袁老板手上的鸭子,再来说其他的,当然你可能不认识我,也没必要认识,只要知道,有老夫的嘴保证那不是冻鸭就行了。”李研一接着说道。

  “您和袁老板的关系,我会做调查,不用多说。”由桑不忧桑实在很厌恶李研一讨人厌的语气,当下也不客气了。

  “老夫和他有个毛的关系。”李研一嗤笑一声,当下转过头,不在理会由桑不忧桑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老头。”由桑不忧桑这次学聪明了,他并没有说出口,而是心里腹诽了一下。

  当然,由桑不忧桑不认识李研一是很正常的,毕竟他们的圈子根本不交集。

  由桑不忧桑负责制造新闻热点和打假,而李研一则是美食里的大家,两人根本就不挨着。

  不过眼下是看袁老板更重要,毕竟关于袁州做菜的图还没拍呢。

  这两人的对话袁州是全部听见了的,要不是不想说话,袁州就想把系统给的介绍拍在由桑不忧桑的脸上。

  毕竟他前面才嫉妒过手上这鸭子的伙食和生活条件。

  今天一早,袁州拿到这鸭子的时候,他就问过系统了,毕竟要做好一道美食,了解它的生长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鸭子又是吃什么鲍参翅肚长大的?”袁州边杀鸭,边问道。

  袁州这么问是有理由的,且不说其他的,就是这鸭子被宰杀的时候,一点不腥气,放血的时候隐隐流出一股子香味就可见一般了。

  果不其然,系统的回答没让袁州失望。

  系统现字:“此鸭选用金陵湖鸭的幼种进行饲养。”

  “湖鸭?就是后来用作北京烤鸭的那个鸭爷爷?”袁州是知道这个的。

  就是传说明永乐皇帝从南京迁都北京后,把这种鸭带到北京南苑饲养,然后就用来做了北京烤鸭。

  系统现字:“是的,此鸭的纯种在1988期间的饲养量仅为9万余只,本系统选取的乃是纯种湖鸭,其鸭肥嫩多肉,特别适于烹制菜肴,因为其饮食原因,最适宜用来烹制樟茶鸭。”

  “你这鸭子又是吃什么长大的,一点也不腥气,还带茶香?”袁州处理好鸭子后,确定了这个鸭子带有的味道是茶香味。

  系统现字:“现在宿主所在地区的季节为春天,而春天适宜饮用槐花茶,本系统用鹿茸辅以新鲜槐花茶进行饲养,期间食用涿州稻谷来进行育肥。”

  “等等,你说的是鹿茸?”袁州一脸吃惊的问道。

  系统现字:“是的。”

  “老子都还吃过鹿茸,鹿茸长啥样来着?”袁州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扶额叹气。

  “这社会没救了,鸭子都吃鹿茸了。”袁州一连吐槽了好几句。

  系统现字:“科学喂养,待到初秋即可食用,此时的鸭子最为肥壮,味道鲜美。”

  本来还想接着吐槽的袁州,突然发现系统说的好像没对,立刻开口问道。

  “现在不是刚刚立春吗?”袁州道。

  系统现字:“太阳一直在南北回归线间做往返运动,即太阳在哪个半球,哪个半球就为夏季。因此当太阳在北半球时,北半球就为夏季,反之则是冬季。”

  “此时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智利,阿根廷等都是秋季。”

  “咳咳咳,知道,我就是问问你这食材的事情,不用科普地理。”袁州以手握拳,严肃的说道。

  “养个鸭子都养去南半球了。”袁州心里紧跟着就吐槽了一句。

  不过,在袁州问到食材的时候,系统又自行隐匿不再现字了。

  而这样一个鸭子,怎么可能是冻鸭,也难怪袁州想把介绍直接扔由桑不忧桑脸上了。

  袁州的这些心里活动由桑不忧桑是不知道的,但在他看过去的时候,袁州正拿着刀给鸭子做退毛处理。

  只见袁州一手捏起鸭嘴,自然的提起整个鸭子,鸭掌松松的踩在案板上。

  直接拿起刀“唰唰唰”几下,刀光闪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由桑不忧桑觉得鸭子好像光滑了不少。

  “哪里有人能随便挥两刀就剃毛的,错觉吧。”由桑不忧桑忍不住摇头否认自己的猜测,毕竟袁州拿在手上的那可是竹刀,那东西用来切豆腐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这样的刀哪里能用来剃毛。

  而袁州却不管这些,剔完剩下的浮油和绒毛,又接着做下一个事情。

  用绍兴黄酒腌制,这次腌制难得的看到袁州是用手进行腌制的,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轻轻一抹鸭子身上就挂满了黄酒汁液,再一带,那酒水好似渗进去般,简直是看得见的吸收。

  紧接着袁州就直接撒入茂汶花椒和麻椒,用来提味。

  “真是卧槽了。”由桑不忧桑看着袁州利落干脆的手法,连拍照都忘了。

  “感觉要坑啊……”由桑不忧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