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真正的狗粮

第六百六十九章 真正的狗粮

  大年三十的早晨,袁州还是在平时的时间醒了过来。

  “早。”袁州难得一醒来,就睁开了眼睛,突然对着空空的房间说了声早。

  声音很轻,但在安静的房间,这个声音还是很清晰的。

  快速的洗漱一番后,袁州继续出门跑步。

  “呼、呼”袁州边跑边配合呼吸,白气升起。

  “袁老板今天都坚持跑步啊?”路上遇到正在打扫街道的黄玲。

  “嗯,早。”袁州点头,然后问好。

  “袁老板除夕快乐。”黄玲对着跑到侧面的袁州,大声的说道。

  “你也是。”说完袁州继续跑走。

  “踏踏踏”袁州的脚步声远去,黄玲喟叹一声。

  “今天得早点回去,还要准备年夜饭呢。”黄玲想起家里的弟弟黄利,立刻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年三十的早晨,袁州并没有开门,门口的排号机都被袁州搬回了酒馆的院子。

  指针一晃就到了八点,门外没有了排队的人群,今天的桃溪路格外的清净。

  “还真是安静。”袁州穿上了一身轻便的汉服,窄袖束腿的棉裤,拿起帕子,开始里里外面的打扫卫生。

  是的,袁州在空无一人的小店里打扫卫生,很是认真,哪怕店里因为系统的缘故一尘不染,他也打扫的极其认真。

  过年,就应该把家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新年新气象,小时候妈妈大人是这样说的。

  “今天打扫倒是完了,还好扫了就好,老妈应该不会有意见的,毕竟我打扫的可比老爸打扫的更加干净。”袁州想起以前过年的打扫,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语气里满满的自豪感。

  出奇的,也许是因为是年三十,中午的时候出了太阳,袁州在酒馆的院子里抬头看了看。

  “中午要不要做香菇青菜?”袁州回到厨房准备做午饭的时候,突然自言自语的说道。

  袁州边说,边伸手打开那个装有食材的柜子。

  “啪”柜子很轻易的就被打开了,里面是清凌凌的青菜,颜色鲜绿而惹眼,叶子上面甚至还有着水珠,看着就满满的新鲜的感觉。

  “算了”袁州突然又关上了柜子的门,重新打开别的柜子,开始准备食材。

  不过这次袁州做的不同,他从冷鲜柜里拿出了一块牛肉,这个牛肉泛着胭脂般漂亮的红色,肌理分明颜色鲜嫩,看起来很是新鲜,就好似刚刚从牛身上分割下来一般。

  不过这个牛肉和系统提供的有明显不同,闻起来有股淡淡的肉腥味。

  “哗啦”袁州从琉璃台最里面的柜子里取出一个锅,这个锅明显是用过的。

  “不错,看来我以前的眼光还是很好的,放着这么久了还挺新的。”袁州看着八成新的锅子,很是满意。

  没错这个锅是以前袁州放在楼上用来煮粥或者泡面之类的,在系统的摧残下唯一剩下的一个锅子。

  现在袁州清洗干净后,准备用来煮牛肉。

  袁州选用的是牛肉的最嫩的部分,也就是里脊肉,也叫脊骨内侧或者腹侧的条肉。

  这里的肉都是一条很完整的瘦肉,而且极嫩,非常适合用来爆炒,但袁州在洗干净锅后,直接在锅里加水,开始烧水,明显是要煮肉。

  “这个肉应该能咬动。”袁州把肉切成小块,适合吞咽后,说道。

  紧接着,袁州就开始给自己做午饭了。

  一道道菜色在袁州犹如魔法般的厨艺中做了出来,全部放到托盘里,进行保温处理。

  袁州直接焖了白米饭,用来配菜。

  “老爸喜欢的红烧牛肉,老妈喜欢的金陵菜,还有我喜欢的酸菜鱼。”袁州看着桌上的三道菜,摆好的三个碗,三双筷子,满意的点头。

  “踏踏踏”袁州洗干净手,然后端着平时吃饭的小桌子,穿过樱虾墙景门,去到了酒馆的院子。

  “太阳当空,温度适宜,还有一些花草作伴,应是最适宜的吃饭环境了。”袁州放下桌子,颇为满意的说道。

  现在的环境确实很漂亮,小小的竹制桌子就放在院子中间的一块空地上。

  左边的是一颗枝繁叶茂,还带着艳丽小果子的树木,周围一圈则是在冬天绽放的花朵,还以一股隐隐的暗香飘来。

  那是靠近角落的腊梅花开了,带着阵阵的幽香。

  吃饭的环境找好了,一家人自然不能少了面汤的食物,袁州走进厨房,端出那锅温度刚刚好的牛肉汤。

  这牛肉可是袁州特意去市场买的新鲜的牛肉,回来在冷鲜柜里杀菌三天才拿出来做的。

  “吱呀。”袁州打开后门,这才端着牛肉汤来到后巷。

  “面汤,吃饭。”袁州端着锅子,往面汤的碗里倒牛肉汤。

  面汤有两个碗,一个大碗,一个小碗,牛肉汤自然是倒在大碗里的。

  袁州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袁州面汤就是听见了,还在垃圾站前的面条直接跑了过来。

  “别的听不见,叫你吃饭倒是跑的挺快。”袁州看着端坐的面汤,一脸无语的说道。

  “今天是年三十,大家都过年,你今天吃牛肉汤。”袁州指着碗里的牛肉汤说道。

  面汤听见袁州的话,又冲着碗里嗅了嗅,突然之间转头就跑。

  “喂,一起吃饭了。”袁州疑惑的站起身看着跑远的面汤。

  “什么毛病,难道看到太多准备去跑步消化一下再吃?”袁州走回自己店里,并没有多管。

  反正面汤总会回来吃的。

  不过,袁州坐下吃饭前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了酒馆的后门,这个后门就没开过几次。

  不过一开门,面汤冒着热气的牛肉汤碗就能正对袁州,因为袁州坐在小院的桌上吃饭。

  “这样也算一起吃了。”袁州很是满意。

  “爸、妈吃饭了。”袁州看看两个挨在一起,空空如也的位置,一脸认真的说道。

  说完,袁州等了一下,好似在等回答一般,这才端碗准备吃饭。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感伤。

  就在这时候,酒馆门口突然冒出两个狗脑袋,一个自然是面汤的,而另一个就是袁州不常见的,也许是面汤媳妇的土黄的颜色。

  两条狗一来到冒着热气的牛肉汤面汤,面汤还好,很是矜持,土黄色的小狗则呜咽一声,很是兴奋的样子,被面汤用脑袋拱了拱后才安静下来。

  紧接着两条狗就挨挨挤挤的,头碰头的一起低头喝着碗里的牛肉汤。

  那样子别提多温馨,多甜蜜友爱了,但袁州却只感觉到满满的卧槽。

  再看了看自己身边空空如也的位置,哪里还有伤感可言,只觉得好气又好笑。

  “这TM是纯狗粮吧,还是真正的纯24K的狗粮。”袁州一脸无语的瞪着那边亲热的两狗。

  ……

  ps:洒的一手好狗粮的面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