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四百四十章 杀气

第四百四十章 杀气

  早上一早,袁州照例在凌晨五点醒来,换上运动衣,下楼跑步运动。

  眼看身体素质越来越好,就连握刀都感觉更加轻松自如了。

  毕竟刀还是有那么重的,何况还能增加自身魅力,袁州自然会持之以恒了。

  跑完步回来,洗漱一番后,袁州看着镜子里利落的人影很是满意。

  “头刚剪的长短适中,挺干净利落。”袁州对着镜子左右晃头,看自己的型。

  “脸色也不错,看起来健康自然。”袁州看了看自己的脸上,满意点头。

  “身材匀净,有腹肌,好评。”袁州撩起衣服,满意的说道。

  回到房间,袁州开始选择今天穿的衣服。

  袁州的汉服早就做了许多,基本都是暗纹绣的荷花,附和店花的要求。

  “今天穿这件。”袁州拿起一件汉服,直接开始穿。

  今天袁州选择的是一件袖口一圈绣着暗银色荷花纹,领口是精致的荷叶,下摆也是荷叶纹路,腰带则是枝蔓,整体颜色是稳重的青绿色。

  要说为什么今天衣服都精心挑选,自然是因为,今天下午就是约定好的拍摄日期。

  作为一个男神,自然要有男神的气场,虽然袁州根本不在乎什么拍摄。

  一个小时的早餐时间,还真没有人夸赞袁州帅不帅气,毕竟眼前的美味才是吃货们早起的理由,虽然袁州老板也很帅。

  午餐时间倒是被注意了,只是都是调侃。

  “哟,袁老板你今儿个,这么帅,难道和我一样,要去相亲?”苏沐眨着好看的桃花眼,一脸的调侃。

  “不会,你小子因为太好看,女人不会选择你。”乌海摸着小胡子,先是反驳了苏沐的话,然后才笑的一脸的不怀好意,对着袁州说道。

  “我看袁老板很可能是要去约会。”

  “以我多年鉴定单身狗的专业眼光来看,袁老板明明还是一条正宗的单身狗。”凌宏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说道。

  “你知道的真多。”乌海看了凌宏一眼。

  “你也是单身多年的单身狗。”凌宏毫不犹豫的拆台。

  “关你屁事,喜欢我的小姑娘一大把。”乌海立刻爆粗。

  毕竟凌宏这样说,涉嫌看不起他的男性魅力,乌海自然要维护。

  “恩,没错,我也是。”袁州紧跟着点头。

  许多小姑娘喜欢,这么不要脸的话他说不出口,但有人说出口,他附和一下还是没什么的。

  然后话题自然就从袁州的新衣服上揭开,开去了不知名的地方。

  热闹的午餐时间也就很快的过去了……

  袁州习惯性的捋了捋衣服,这才坐下休息,就等着约定时间的剧组到来。

  不过先于剧组前来的是特意晚来的展厨师。

  “桃溪路十四号,在这个位置。”展厨师拿着手机,对照着低着。

  看到地方,这才抬头仔细的看袁州小店。

  袁州小店还是在那条曾经不繁华,但现在已经热闹熙攘的街上,只身下刘老板的五金铺,和袁州隔壁的童老板干洗店,其余的都是袁州小店红火起来后,再次入住的。

  因为这三家没变,也就是说这三家的招牌那是最旧的,看起来倒是有些物是人非,不过展厨师是感觉不到了,他可没经历这样的变化。

  他只觉得眼前没有招牌的袁州小店很Lo,非常1o。

  “居然连个牌子都不挂,乞丐还知道在面前写个亲身经历博取同情,这倒好,连个姓名都不要。”展厨师冷哼一声。

  又看了看门头,还是和以前一样,门外有个木架子,上面什么都没有,背后就干净的玻璃墙,透过墙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

  进深很长的厨房,看起来东西整齐,在外面看起来很是干净。

  右手边是一个两人桌,然后就是一个弧形长桌,安着八张椅子。

  另一侧是个墙景,里面养了些嫩粉色的小东西,一动一动的倒好似花瓣。

  “地方狭小,座椅狭小,这样的地方还能有好吃的美味?”展厨师嗤之以鼻。

  在他看来有手艺的厨师是不会缺钱的,几人屈居在这么小的一个地方那就说明是手艺不够。

  “来都来了,我就看看能有多烂,也算是开开眼。”展厨师语气傲然,很有前辈风范的走进小店。

  “不好意思,本店的午餐营业时间已经结束,请晚上再来。”袁州以为是哪个新食客,客气的说道。

  “我是鹅瑾轩的展厨师长,听说你这里鹅不错,你拿出来我尝尝。”展厨师根本不理会袁州的话,而是还算客气的报出自己的名号,准备吃鹅。

  展厨师自觉客气,但袁州可丝毫没感觉到,那骄傲自大的模样简直要满溢出来。

  论骄傲袁州可不输人,这不也声音冷淡的说道“不好意思,没听过,非营业时间不接待食客。”

  “呵,小子我告诉你,装没听过那是没用的,老头子做鹅一辈子,还从来没输过,你还不行,端上来吧。”展厨师大马金刀的坐下,眼神嗤笑,语气毫不客气。

  “我说了,请您出去,没有鹅。”袁州这次皱眉了。

  且不说态度问题,就是袁州的精品烧鹅还没达到最佳,根本不可能拿出来售卖,这对龟毛的追求完美的袁州来说,这绝无可能。

  更何况这人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模样,哪怕他是个中老年人,袁州也只能当他智障处理。

  “小子,现在害怕了?当初叫人去店里给老朽找麻烦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展厨师可是一直认为伍洲和庄心暮是袁州派去找麻烦的。

  至于姚青推荐这事,他已经忘的没影了。

  “请出去。”袁州站起身,皱着眉头,严肃的说道。

  “这对我可没用,你既然没这技术,那就该好好躲娘胎里再练练。”展厨师可不是怕大的,闻言也大声说道。

  “娘胎?”袁州一瞬间眼神犀利的看向展厨师。

  “啧,可不是娘胎,让你回去呆着练练。”展厨师身高没袁州高,气势却不弱,往前一步,毫不客气的说道。

  “很好,想吃鹅是吧,那就滚回去乖乖等着,明天中午十二点准时过来。”袁州说这话的时候脊背挺的笔直,眼神犀利仿佛带着杀气,很是凌厉的看着展厨师。

  父母那就是袁州的禁区,是以被触动禁区的袁州,一下子就拿出了所有的气势,直接镇住了展厨师。

  而袁州看了看愣住了的展厨师,再次说道。

  “对了,别忘记带上钱,我的鹅很贵,就怕你吃不起!”

  ps:求月票,菜猫都三十名了,拜托各位投喂一些月票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