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袁州的系列纪录片

第四百三十三章 袁州的系列纪录片

  “这小伙子终于走了。”看到吴宏跑走,一旁的童老板走了出来。

  “童阿姨,午好,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袁州语气温和的点头,微微带着歉意。

  “嗨,那倒没有,只是小伙子啥也不会,就知道叫唤。”童老板的语气里满是嫌弃。

  而袁州并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听着。

  “这孩子太年轻了,想拜你为师哪行,一点不用功。”童老板说起袁州的时候,那自豪感,好似面对自家的小辈。

  “确实是年轻。”袁州对于这点还是很赞同的。

  “可不是,就是那程技师本身自家也是厉害的厨师,都要拜你为师呢。”童老板一脸与有荣焉的说道。

  “谢谢夸奖。”对于食客的夸奖袁州还是毫不客气的收下的,但童老板这样夸,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走了就好,走了就好,我看他挺影响你做生意的。”童老板还是很护着袁州的。

  “谢谢。”袁州诚心的道谢。

  “不用客气,说起来小袁你的衣服咋没拿来洗了?”童老板想起了正事。

  “我最近已经会自己洗了。”袁州的脸极不明显红了一下才说道。

  说起来童老板和袁州熟悉也是因为袁州是个不会自己洗衣服的人,所以一般衣服都是交给童老板的,当然以前为了省钱,冬天的外套才是这样,夏天的随便搓一搓也就可以了。

  只是最近为了像男神进化,袁州已经get了这样的技能。

  “哈哈,会就好,不过不会也没啥,将来找个贤惠的老婆,不就都有了。”童老板笑眯眯的调侃。

  干瘦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

  “嗯,我会努力的。”袁州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小袁那是来找你吧。”童老板眼神还是很好的,她看见了对面小街上过来的路主持一行人。

  “可能吧。”袁州转头,也看见了路主持,只是有些疑惑。

  毕竟片子已经拍完了,而且达到了双赢的目的,应该不用再来了。

  “袁老板,袁老板好。”路主持语气温和客气。

  “你好。”袁州点头。

  “我知道您早上忙,这才下午来的,别介意。”路主持说了下午才来的原因。

  “什么事情?”袁州心里也挺好奇的。

  “确实有事情想和袁老板你商量。”路主持本来作为主持就长得不差,这样阳光灿烂的一笑,到还真有一些阳光帅哥的范。

  “你先说说看。”没有雕刻的袁州,虽然说话直接,却也理人。

  而路主持看袁州没有一口拒绝,心里也松了口气,语气更加亲和。

  “是这样的,那期节目播出后,袁老板您专业的雕刻技术一下子就折服了观众,您看我们能不能做一下系列的节目。”路主持说的话,吐字清晰而语气温和。

  “系列节目?”本能的袁州就像拒绝,毕竟他还真不会上节目。

  “对对对,就是系列节目,这样也能推广厨师这个行业。”路主持知道袁州小店的价格和知名度,当然知道推广打动不了袁州,也就说了比较高大上的理由。

  “这样。”袁州不置可否,正准备拒绝,路主持继续说道。

  “我知道您做菜的时候不喜欢多说话,您放心,我们肯定不打扰您做菜,只需要您偶尔回答一下就可以了。”路主持一下子就看出袁州是怕麻烦,立刻说道。

  路主持不愧是干主持的,这两句话一下子说到了袁州的心坎上,这下袁州还真不好一口拒绝。

  看袁州面色有些犹豫,路主持不禁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这次的策略用对了。”路主持心里有些安慰。

  是的这次来袁州这里,路主持也是做了策略的。

  先他作为一个主持,本来情商就不低,反正对于袁州来说那是高出一大截不止。

  所以他先做到礼貌、客气、谦和,认真的听袁州的意愿,同时随时注意袁州的表情,做出相应的调整,现在看来这计划很有用。

  “我不太喜欢拍摄。”袁州皱了皱眉,还是委婉的拒绝。

  “没关系,我们可以像上次那样不打扰您,只是时不时您抬个头,给句话就行,特别简单,不会麻烦。”被拒绝在预料之内,路主持也没气馁,还是努力的劝说。

  怕袁州再说出拒绝,路主持再次开口“这样您考虑一下,我明天再来,就不打扰您了。”

  “好,再见。”袁州本想再次拒绝,但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在一旁安静站着的殷雅,也就作罢。

  “这路主持还真会察言观色。”袁州心里咕哝一句,这才看向殷雅。

  “还没到营业时间。”袁州对着殷雅开口就是这句。

  “你当我猪,才吃完没多久呢。”殷雅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说完后,殷雅想一想好像再吃一次也没问题的样子,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

  “那你有什么事?”袁州誓他问这话,就是字面的意思。

  毕竟殷雅这个时间过来还是第一次,所以袁州比较好奇,只是殷雅好似有些不高兴了。

  “没事,漫漫让我转交的东西,拿去吧。”殷雅收起脸上的笑容,硬邦邦的说道。

  “嗯?什么?”袁州下意识的接过问道。

  “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殷雅作为一个美人,即便是翻白眼那也是美的。

  “这上面没有字。”袁州有些尴尬。

  袁州拿在手上的是个温润的白色瓷瓶,上面除了一些花纹,还真没有任何的字。

  “咳咳咳,是貂油,看你烫伤了,挺可怜的,拿去用吧。”殷雅听袁州这么一说,这才想起,这是分包装,确实没有字,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这才漫不经心的解释。

  “谢谢漫漫,也麻烦你跑一趟了。”袁州脸上露出一点点笑意,温和的说道。

  “难得见你说句好听的。”殷雅哼了一声。

  “不会,我觉得我说的都好听。”袁州想都不想的直接说道。

  “想太多了,赶快擦吧,有技师做徒弟的大厨居然还会烫伤。”殷雅本来说话是很温和的,只是对着袁州还真挥不出来。

  毕竟袁州分分钟可以把她噎死。

  “这是意外。”袁州看着手上的水泡有些皱眉。

  “是是是,那就擦药。”殷雅说完转身就走。

  “谢谢。”袁州再次说道。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