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四百二十五章喝水送客

第四百二十五章喝水送客

  “你看现在这个狗看起来真的有点像乖乖,要不我们领回去。”女人拉住壮硕男人的胳膊,语气略带撒娇的说道。

  “不行。”壮硕男人想都没想的拒绝了。

  “为什么。”女人不解的问道。,

  “这是流浪狗,肯定很脏的,我们去宠物店买,乖,就这样。”壮硕男人安抚的说道。

  “好吧,那我要喝酒。”女人娇哼一声。

  “行行行。”壮硕男人无奈的应下。

  “那你快去问呀。”女人示意壮硕男人上前。

  店里现在喝酒的早就已经上了酒馆的二楼,一楼只有袁州在处理食材。

  袁州的习惯就是每天把能整理的食材整理一下,以此来熟悉这些食材,加深了解,做出更好的菜色,现在这已经是他的乐趣。

  所以现在店里一共就三个人,小夫妻两个和袁州。

  “哎呀,这不是袁老板,你好你好。”壮硕男人点头,然后上前大声的招呼。

  “你好,现在已经过了晚餐营业时间,恕不接待。”袁州点头,然后直接说道。

  “这我知道,听说你这里有酒,所以我来打听打听。”壮硕男人点头,然后委婉的说起了酒。

  “是的,每天提供三壶酒。”袁州点头,同时示意一旁墙壁上的菜单。

  “那太好了,袁老板的手艺这么好,就肯定也好喝。”壮硕男人继续夸奖。

  “谢谢,天色不早了。”袁州客气的道谢,然后委婉的送客。

  只是说出这句的袁州一下子想到了古装电视剧里的,端茶送客。

  只见袁州默默的拿起琉璃台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

  “喝水送客,也是挺优雅的。”袁州心里暗自满意的点头。

  “别别别,我们今天来就是想喝酒的,5888是吧,转账可以吧。”壮硕男人拿出手机笑眯眯的说道。

  “不好意思,酒已经卖完了。”袁州认真的说道。

  “通融一下,老板你每天三壶也太少了。”壮硕男人边上的女人,声音娇柔的开口。

  “这是本店的规矩,每日三壶。”袁州淡淡的说道。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还是可以通融一下的。”壮硕男人也一脸笑意的说道。

  “不好意思,小店的营业时间已经结束,两位轻便。”说完,袁州再次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这下端茶送客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真的不行?”壮硕男人这下的语气有些生气了。

  “这是规矩。”袁州淡淡的说道。

  “哼,算了。”女人忍不住说道。

  “那行,我们走。”壮硕男人不满,但又不能做什么。

  毕竟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买卖自由这是通用的规矩,总不能强买强卖。

  “嗯。”女人点头,漂亮的脸上还是有些怒容,但是很好的压下去了。

  “踏踏踏”两人迈着比来时钟的多的步伐快步走出门,路过面汤的时候,连头都没没回,更别说想起要领养面汤的话了。

  而趴着的面条则是看着两人走远,然后轻轻的“呜呜”两声,声音很小,小到店里的袁州都没听见。

  不过这只是小小的插曲,只有面汤和那小夫妻才知道,至于门口的吴宏则是上厕所去了,回来后,还没来得及看刚刚到来的面汤就被自己小姨叫住了。

  “吴宏,你别闹了!很晚了,回去吧。”吴倩看着站了许久的侄子,有些无奈的说道。

  “小姨,我还没成功呢。”吴宏不愿意,但却真的有些累了。

  “明天再来,你看人家现在都准备关门了。”吴倩看了看空旷的。

  “这样师傅会不会有理由不收我?”吴宏一脸纠结。

  “你都叫师傅了,肯定不会。”吴倩肯定的说道。

  “真的吗?”吴宏看了看毫无反应的袁州,在看看自己小姨,有些不敢置信。

  “对啊,你刚刚不是叫师傅了吗,说不定他只是想考验你。”吴倩并不清楚事情,也就这样顺理成章的解释。

  “可是程门立雪里,那两人都等了很久。”吴宏想起自己的雄心,有些不甘心,说话的时候故意大声了些,想引起袁州的注意。

  “但你也等了快四个小时了,咱们明天再来。”吴倩深吸一口气,继续劝说。

  “那好吧,明天再来。”吴宏再看了看根本不看门外的袁州,垂着头说道。

  “那就好,我们走。”吴倩高兴的上前就拉着吴宏。

  “慢点,小姨我腿酸的厉害。”吴宏惊叫一声说道。

  “你看看你,站了这么就,回去吧,小姨买了很多好吃的。”吴倩很是心疼吴宏,立刻放慢了脚步。

  而店里的袁州却松了口气。

  “终于走了。”袁州庆幸完又想起了吴宏最后的话。

  “站三个小时就累了,有些娇气了。”袁州轻轻活动了下自己的腿,然后嗮笑一声。

  厨师这个行业本来就辛苦,忙起来站上一天那也是寻常的。

  比如刚刚得到系统的袁州,一天基本都站了十二小时,还好小店是袁州自己的,而且现在袁州已经习惯了。

  “哈哈哈哈哈!”二楼传来一声爆笑,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乌海。

  “哼,无趣。”紧接着就是家的冷哼。

  “我就说赢的肯定是亚特兰大赢,来来来,酒给我。”乌海一脸的得意,唇上小胡子都要飞舞起来了。

  “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家不甘愿的端过一杯酒,很是嘴硬。

  “对对对,2:o和2:1的死耗子,哈哈哈。”乌海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继续得意。

  “哼。”这下家无话可说,只能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球赛完了,营业时间也差不多就到了,看了球赛心满意足的酒客,纷纷离开。

  觉得自己丢了面子的家心里很是愤愤不平,毕竟他一直喜欢的是佩斯卡拉。

  直到回到家,洗漱完了,还有些不能接受,坐在床上想着比赛。

  “算了,睡觉睡觉。”家叹口气,躺下。

  另一边的乌海却很是开心的睡去了。

  一夜好眠的乌海照例一大早的就去了袁州小店,等着吃早饭。

  而家也是,一大早起来就往袁州小店赶去,现在基本每天这样,就盼着能喝上酒。

  袁州小店的就弄的家的作息都规律了不少,毕竟睡晚了就起不来去抽奖,那就意味着喝不到酒。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