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面汤的身世

第四百二十四章 面汤的身世

  晚餐时间结束的时候,吴宏还是没走,等袁州一出来,他立刻开口了。

  “师傅,请收我为徒。”吴宏这次的说话的力度没有那么大了,却还是认真的。

  而袁州先是诧异的看了看吴宏,确定是叫他后才开口“我记得我没答应你。”

  “是的,所以请收我为徒。”吴宏用力的点头。

  “那你叫我师傅做什么。”袁州皱眉。

  开玩笑这一声师傅一叫,袁州差点以为自己得了老年痴呆,徒弟都收了却忘了呢。

  “你肯定会收我的,所以我就先叫了。”吴宏看着袁州,满脸都是坚定。

  “不好意思,我没有收徒的打断。”袁州再次说了一遍后就进屋了,也没在出来。

  回到店里的袁州看着还在坚持的吴宏,略微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只是很快就自言自语道。

  “他小姨应该回来劝他。”袁州想到这个又送了口气。

  “袁老板袁老板,能在你这里看球赛不?”乌海一脸兴奋的跑进来。

  “今天有球赛?”袁州并不了解这些。

  “对啊,今天有意大利杯的亚特兰大vs佩斯卡拉,我很喜欢亚特兰大的门将利尼,他可是可以用脸接球的男人。”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的兴奋。

  “足球现在可以用脸踢了?”袁州惊讶的问道。

  “袁老板我这只是比喻。”乌海一脸你不懂的样子。

  “可以看,自带设备。”袁州并不理会乌海,而是回答了上一个问题。

  “至于电费,今天心情好,那就免了。”紧接着袁州就继续说道。

  “也就是说,心情不好你要收我电费?!”乌海问。

  “当然。”袁州坦荡的回答。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袁老板,我就看个球赛居然还想收电费。”乌海指着袁州,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次给你免了,不用谢。”袁州毫不心虚的说道。

  “……”乌海内心台词是:我还要说谢谢?

  “恩,带来的设备记得带走。”袁州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一会郑家伟负责送来,然后再送回去。”乌海挥手,一脸轻松的说道。

  袁州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哎,终于赶上了,可以边喝酒边看球赛,还是亚特兰大的好。”乌海惬意的说道。

  “哼,亚特兰大有什么好的,还是佩斯卡拉的好。”随着这话一出,乌海的惬意瞬间被打断。

  “佩斯卡拉都不知道输过几次了,有什么好的。”乌海立刻不甘示弱的说道。

  说完后才发现原来是常来喝酒的小说家。

  这话一说小说家瞬间不愿意了,敢说自己的本命球队不行,那就只能最底下看真章了。

  “你个画画的居然喜欢看球。”小说家哼了一声。

  “你还是个爬格子的呢,居然能看懂球赛。”比最毒乌海自然不会输。

  “毕竟比你有文化。”小说家不甘示弱的说道。

  “我那是艺术,你一个爬格子的当然不懂。”乌海看都不看小说家一眼。

  这么一会功夫,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两人就吵了起来。

  而且乌海为了那个能用脸街球的球员也是拼了直接约战了。

  “今天晚上赢的肯定是亚特兰大,我出一杯酒,来战!”乌海摸着胡子,颇为豪气的说道,这时候居然有几分四条眉毛陆小凤的爽朗。

  “你想多了,今晚上赢必定死佩斯卡拉,一杯就一杯。”小说家也立刻同意了这样的比赛。

  “袁老板你做见证。”乌海直接拖出袁州。

  “好的。”袁州一脸严肃的点头。

  毕竟这可是事关一杯郫筒酒的大事。

  这边袁州小店正因为酒的事情在商讨,那边小街上也有人正在打这个酒的主意。

  “老公,听说那个小店的酒也特别好喝,我们去试试。”女孩穿着高跟鞋,一袭丝质长裙外罩黑色披风,整个人看起来高挑而美丽。

  “上次让你来还不来,现在倒是朝着要来了。”被叫老公的也是年轻人,身材壮硕,手上拿着宝马车的钥匙,笑着说道。

  “这不是不知道这么好吃嘛。”女孩闻言也没不好意思。

  “人家那酒听说是早就定好的,我们只能碰碰运气。”壮硕的男人无奈的说道。

  “没关系,我们看看,等等,老公那是什么。”女人本人正要撒娇,突然看见门口趴着的面汤,惊讶的扯住男人的袖子。

  “就是一条狗,这有什么。”壮硕男子本来还疑惑,看到后不在意的说道。

  “我上次来怎么没看见,长得好像乖乖。”女人神色还是很惊讶的。

  “那就不知道了。”壮硕男子皱眉。

  “你说会不会是乖乖?”女人走进了,看着面汤蓬松柔软的灰色长毛,疑惑的说道。

  “不会,那乖乖放走的时候身上都烂了,这看起来不像。”男人拉住女人,一口否定。

  “汪。”面汤对于人群的靠近很少叫唤,这次难得叫了一声,只是声音并不大,趴在地上,一双黝黑的眼睛就这么看着面前的两人。

  “它都对我叫唤了,我觉得这脸挺像的。”女人被拉进小店的时候,还是犹豫的说道。

  “好啦别伤心,乖乖得了皮肤病放出去的时候就快不行了,实在伤心过段时间再养吧。”壮硕男人温柔的安抚着身边漂亮的女人。

  女人的神色看起来确实挺伤心的,

  她想起了那时候带去玩总是抱着,哄着怀里棕色的泰迪,不是叫它去爸爸那里,就是来妈妈这里,那时候的泰迪是多么可爱。

  “有没有可能它还活着呢。”女人带着希冀问道。

  “不会,医生都说金钱藓很难治好,别想了,我们去吃酒。”壮硕男人拍着女人的背部安慰。

  壮硕男子并不相信面汤是乖乖,毕竟他们把狗扔外面的时候,已经换过两家宠物医院,但是金钱藓让乖乖一直舔伤口,致使它怎么也好不了,而且随着洗澡增多还发现是假的泰迪。

  这些种种的原因,就让他们把它放了出来,让它自由。

  而门外的面汤却连头都没转,并没有其他的反应,还是尽忠职守的看着袁州小店的大门。

  ps:关于面汤这个身世,是菜猫亲身经历,那时候有个同事就是养了这样一条狗,生病了,那时候还是冬天就被扔了,可惜菜猫知道的太晚,不然拿去老家养着也是好的,只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菜猫希望大家可以爱护他们一些,毕竟生病不是他们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