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神门 > 第九百六十章 重开,另一个世界!

第九百六十章 重开,另一个世界!

  而且,最主要的是平**本不知道要跑去哪里。

  毕竟,她怀里的方正直已经快要不行了,如果再不能得到救治,那么,会有着什么样的后果,谁也不知道。

  平阳有些不知所措。

  并不是她太笨,而是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她的思维已经无法再去思考更多,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救方正直。

  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听出了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她也反应了过来,叫她跑的正是伏羲谷谷主墨山石。

  “墨谷主,蒙天真的要……”

  “快跑!”墨山石看着平阳依旧愣在原地,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非常的紧张,只不过,却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在他再次开口的时候,一个身影也飞速的朝着平阳冲了过来,并且以一种快到恐怖的速度拦住了平阳的过路。

  “跑?呵呵……跑得了吗?”声音响起的同时,一个身影也慢慢的显现出来。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金丝白袍的男子,面如冠玉,头上还束着一个闪烁着莹莹光华的宝玉金冠。

  很漂亮的一个男子。

  之所以用漂亮来形容,是因为男子的身上有着一种极为阴柔的美,无论是五官,还是脸上的轮廓,都非常圆润,唯一有些异样的是,在男子的额头上有着一缕雪白的发丝垂落下来,一直垂到胸口。

  “你……”平阳的目光看向面前拦住自己去路的男子,然后,又下意识的望向墨山石还有一个个“蒙天”的周围。

  一瞬间,她也反应了过来。

  因为,在墨山石等人的周围,此刻正围着几个同样“与众不同”的身影,每一个身影都与蒙着黑巾的人类联盟不同。

  妖异,冷漠。

  在那些身影的脸上,平阳看到了完全与人类不同的气质,那么,这些身影的身份,她自然也可以猜得出来。

  神境强者!

  而且,还足足有着五个神境强者!

  恐怖的力量。

  如雨的冷汗侵湿了平阳的后背,她终于明白墨山石在看到她的时候,为什么会第一时间叫她跑了。

  必须要跑啊!

  可是,现在的她,又如何能跑?

  “看来,其它人应该是提前进去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也在不远处响了起来。

  接着,一个身影也从一只有着一双巨大金色翅膀的凶兽背上轻轻的跃了下来,然后,慢慢的走向场中。

  而在这个身影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的男子,冰冷的脸庞,冰冷得让人心颤的气质。

  “云轻舞!”平阳自然是认识云轻舞的,因为,云轻舞的气质实在太特别,那种淡漠,还有那种冰山雪莲般的脱俗感是其它人根本不可能具备的。

  “少主!”

  “少帝!”

  “……”

  很快的,站立在墨山石等人周围的身影,还有拦住平阳去路的白衣男子也对着走出来的云轻舞轻轻喊道。

  “是云轻舞!”

  “妖魔之子,云轻舞!”

  “还有一个神境强者?!六个!!!六个……神境强者啊!”

  站立在墨山石周围的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在看清楚了出现的云轻舞和跟在云轻舞身后的麟雨时,一个个的脸色也是再变。

  事实上,当他们看到五名神境强者的时候,就有了一种不好预感,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云轻舞会与五名神境强者同时到达。

  而且,身边还带着一个。

  这样的结果……

  也似乎在告诉所有人,妖魔两族的大军已经到了。

  墨山石的脸色现在相当的难看。

  在他被道魂强行安排在黑石宫殿外守护的时候,他的心里其实就已经想到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妖魔两族会来得这么快,而且,竟然一次就出动了六名神境强者。

  如果再加上天道阁山上的那个神境强者,一共就是七个!

  七个啊!

  这简直差不多就是妖魔两族所有神境强者的数量。

  云轻舞这样做,已经可以肯定,这是要利用这一切的机会,一举将人类联盟全部彻底消灭啊!

  “为什么会到这么快?情报不是说的是午时吗?现在还只是清晨啊!”墨山石有些不甘心,他是真的不甘心。

  在他的计划中,云轻舞的妖魔大军到来的时候应该还有近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的时间……

  人类联盟已经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了,即使,两个时辰的时间不够,他也可以再拖延一些时间。

  可现在呢?

  云轻舞来了,而且,还有六个神境强者和无数涌过来的妖魔大军,他就算再抵挡,又能抵挡多久?

  最主要的是,圣天战神蒙天,人类联盟的最后希望,唯一可以与神境强者相抗衡的存在,现在居然受伤了。

  而且,还是昏迷不醒!

  墨山石突然觉得这些“巧合”来得实在太过于猛烈,猛烈得已经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让他根本无法承受。

  “伏羲军听令,拼尽最后一口气,给蒙天前辈杀出一条血路!”墨山石没有去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做。

  因为,眼前的一切已经告诉他,这一场战争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希望,人类联盟一定会土崩瓦解。

  所以,他已经不需要作过多的思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牺牲”,用他的“牺牲”来换得人类最后的缕希望。

  蒙天,一定要救下蒙天,即使是将眼前这些人的性命全部拼尽,也一定要给蒙天制造出逃走的机会。

  “是!”所有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听到墨山石的话后,也很快的明白了过来,他们已经知道墨山石心里的决定。

  没有人不怕死!

  可是,再怕死的人心里也会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这些事情,有些是情,有些是爱,但现在,当整个人类的生存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同样无法逃避。

  “杀啊!”

  “杀!”

  一言不合就开杀,这种事情很多都是发生在两个实力相对平衡的人身上,可是,这一次,情况却显然并非如此。

  平衡?

  六个神境强者,再加上妖魔两族大军,这种实力已经打破了平衡,但所有伏羲军的弟子们却还是率先出手了。

  没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后退。

  因为,这是一场不可能后退的战争,而且,注定是一场不死不休的血战。

  “人类有的时候,还真是愚昧。”站立在人类联盟周围的一个身影看着率先冲过来的弟子们,嘴角也都笑了。

  作为经历过上古战场的妖魔,他见过太多太多的鲜血,在他的手里,有着太多太多死去的亡魂。

  那么,他又岂会在意多上几个,甚至几百个?

  “不是愚昧,是无知。”

  “强大的力量,会告诉他们,无知有多么的可怕,我只希望在他们死后,这无知的灵魂可以得到一些教诲。”

  “你们在杀人之前,一定要讲这些废话吗?直接杀掉不就完事儿了吗?讲这些废话,他们就能明白了?”

  其它三名神境强者此刻也都是各抒己见,有直白的,有文艺的,也有粗鲁的,这便是上古战场中的妖魔。

  “唰!”

  “唰唰唰……”

  一道道气息在场中闪过,有璀璨的光芒,也有悄无声息的动作,甚至还有一个神境强者至始至终都是闭着眼睛。

  可是,在他们的面前,却有着一个个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倒了下来,鲜血不断的在空中飞溅着。

  残酷的一幕。

  而相对这边战场中的残酷,站在平阳面前的白子男子却相对平静很多,一双阴柔的眼睛只是静静的盯在平阳的怀里。

  “这个就是那个圣天战神蒙天?”白子男子开口,然后,脚步也缓缓前行,慢慢的朝着平阳一步一步靠近。

  “不是!”平阳坚定道。

  “呵呵,可你刚才好像说是?”白子男子微微一愣之即,也笑了起来,笑得脸上都有着两个浅浅的酒窝。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你不要再过来,再过来本神可就要出手了!”平阳一边往后退的同时也一边说道。

  “本神?呵呵,难道你才是圣天战神?”白子男子继续笑道。

  “没错,本神一巴掌就可以拍死你!”平阳点了点头,接着,一只手也极为隐蔽的放到了身后。

  “噢?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那么,你要怎么样一巴掌拍死我呢?”白子男子似乎一点都不急,并没有马上出手的意思。

  而看着这一幕,站立在云轻舞身边的麟雨也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眼睛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寒芒。

  “琴闲,速战速决!”

  “麟雨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不惹魔喜欢,你知道我赶到这里花了多少时间吗?不要急,难不成你还怕她长翅膀飞了不成?”白子男子琴闲听到麟雨的声音后,嘴角也似乎泛起一丝不悦。

  “你……”麟雨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终究还是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因为,他非常清楚眼前这些妖魔的身份。

  直白一点说,这些妖魔神境强者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控制,太多的诡异性格,太多的诡异爱好,也只有云轻舞,才能将他们聚在一起。

  但他也知道,即使是云轻舞也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真的让这些妖魔完全听令,这里面需要时间,太多的时间。

  这也是云轻舞一直慢慢布局的最重要原因。

  如果不是这一次突然间传出来的“传说”,云轻舞是不可能从十里大泽出来的,更不可能将这么多的神境强者聚集在一起。

  原因很简单……

  妖与魔,在上古战场中同样有着杀戮与恩怨。

  就像仇七!

  仇七在上古战场中可以说是一个异类,而且,还是一个极度热爱杀戮的异类,这样的异类在上古战场中到底杀过多少的妖族与人类甚至是魔族,已经没有人能知道,因为实在是太多太多。

  而眼前这五个。

  同样存在着某种异类。

  琴闲!

  便是异类之一!

  “轰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大的雷响也响了起来,接着,一个人影便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到了平阳的正前方。

  那是携着紫色天雷的一击。

  黑色的巨锤,从上至下,缠绕着紫色的雷霆,带着震耳欲耸的响动,在一瞬间也到了琴闲的头顶上方。

  墨山石。

  他出手了。

  而有些诡异的是,其它四名神境强者拦下了所有的人类联盟弟子,却独独没有一个前去阻拦墨山石。

  琴闲的脑袋在这个时候抬了起来,望向头顶上方落下的黑色巨锤,阴柔的脸上,笑得就如同一朵桃花般灿烂。

  然后,他的手身体也缓缓的俯了下来,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墨山石手中的黑色巨锤一样,静静的俯低身子。

  这一刻,时间似乎停止。

  琴闲俯身的速度看起来非常的慢,甚至于连那边正不断拼杀的人类联盟的弟子们都可以清晰的看清每一个动作。

  但诡异的是,墨山石快如雷电的一击似乎也变得很缓慢,不单是这一击,就连墨山石睁开的眼睛都变得非常缓慢。

  “墨谷主!”平阳望着久久落不下一锤的墨山石,心里要说没有一点急切和惊讶是不可能的。

  毕竟,琴闲现在正在俯身,只要墨山石这一锤砸下去,绝对可以将琴闲的脑袋砸得爆裂开来。

  为什么会这样?

  平阳不太明白,但有一点她和别人不同,那就是,她距离墨山石很近,近得足以看清楚一切。

  她可以看得出来,墨山石正在奋力的想要将手中的黑色巨锤砸下来,可不知道为什么,那速度却慢得如同龟爬。

  如果不是她亲眼看到,根本就不可能相信这一幕。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墨山石眼睛中闪烁出来的神情,在那里似乎依旧有着落下之前的愤怒。

  诡异的感觉。

  就像是墨山石和她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而就在这个时候,俯身的琴闲也慢慢的重新站了起来,在他的手里,还捏着一朵刚刚采摘下来的野花,一朵随处可以看得见的野花,秋天生长,临近冬天的日子,已经快要凋谢的野花!

  “花儿重开。”就在平阳不知道琴闲要干什么的时候,一个明显带着笑意的声音也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