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三百九十八章:我们要的不多

第三百九十八章:我们要的不多

  “啥?三千万美元!”

  布朗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本来以为这次的一条消息也不过就是几百万美元顶天了,但布朗听到的报价已经是他自己心理预期的十倍有余,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中的狮子大开口嘛。【】

  似乎是气急了,布朗反而笑了起来,那种表情实在是不足以用语言来形容,反正是再怎么形容也绝对形容不出。

  好在杨辉也并没有打算真的要这笔钱,相比这三千万美元,杨辉更想要得到的是一些西南科工急需的技术。

  抛出三千万美元的高价只是先来个开胃菜,刺激刺激通用来谈判的这位布朗先生,算是后面的要求先探探路。

  一言不发地坐在一边,看着布朗做着各种搞笑的表情,单就以现在表情丰富程度来看,布朗在这几分钟之内的表情绝对可做出一个大卖的表情包,当然也可以是滑稽的动态图。

  演完这一出精彩的表情包变换术,布朗发现并没有人搭理自己,似乎是在对瞎子抛媚眼一样。良久之后才安静下来,出声询问。

  “额,我再次强调一次,我们通公司是本着节约宝贵的时间的出发点才来向你们购买这个设计缺陷,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通用公司就一定要被你们吃的死死的,你们对泰国的军售案同样也需要f404发动机,大家都希望几个月后提供给泰国的发动机是没有设计缺陷的。”

  这话中倒是隐隐有了一丝威胁的意味,不得不说通用这样的老牌公司确实能量够大,西南科工现在也的确不能和通用把关系搞僵了,以后双方还需要继续合作。

  “好吧!本着我们双方未来的友好合作,我也认为我们不应该谈钱,这种时候谈钱的确伤感情,我们对泰国的军购项目是需要一款安全的发动机。”

  见杨辉改口了,居然还说不要钱,这前后的变化是不是有些太大了,搞的布朗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些华国人还真是古道热肠啊!

  有便宜不占那就是王八蛋,布朗抓住机会,马上就顺着杆子要往上爬,这速度也是相当之快。

  “对对。谈钱多上感情啊!中美之间友谊源远流长,万古长青,同样我们双方也有着深刻的合作背景,那贵方是愿意把这个消息无偿提供给我们咯?”

  这种贱贱地表情看的杨辉一脸不爽,还好杨辉并没有要无偿提供则这个设计缺陷的想法。开玩笑,这天下怎么可能有免费的午餐,之所以不要钱,是因为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

  “不不,布朗你恐怕是想错了,我们的确可以不要钱,但我们要其他东西,比如一些技术资料,这也是我们比较感兴趣的。至于f404发动机的设计缺陷,我们甚至有了一个非常好的整体解决方案。到时候通用可以直接用这个方案进行改进生产就行。”

  说一千到一万,这才发现这个鬼西南科工是在打通用公司积累的各种技术主意,这倒是让布朗有些刮目相看了,这这个到处到急缺美金的国家,这家公司放弃美金不要,反而要技术这本来就是不正常。

  对西南科工不要钱要技术,布朗倒是有些自己的想法,若仅仅是单纯的某项技术,只要不是太敏感一切都比较好解决,在通用这样的巨头眼里看来。单一的某一项技术转让还并不是不能接受。

  “你们要技术资料?这可要想好了,要了技术资料就意味着你们不可能再要到美金,这可是国际硬通货,我想你们肯定更加需要这些绿色的美元。”

  布朗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规劝着。他的眼中这个贫穷的国度,现在更需要的是美元、美元、更多的美元,因此才不断的重申这一点,希望能对西南科工有所帮助。

  “我们想好了,不要钱,就要要两项并不是非常敏感的技术。我相信通用公司是不会吝啬这两项技术的,它们是航空发动机用的长寿命珠主轴生产技术.....”

  刚说完第一项目技术,布朗就不淡定了,这家伙居然要发动机主轴生产技术,还要长寿命,这就有些怪了。

  一根主轴生产起来并不是多困难,最简单的只要有一根棒料、一台车床,就能车出一根主轴,但问题是这种主轴几乎没有使用的价值。

  单说一根主轴,其实西南科工自己也能够生产,用起来也还算是可以接受,在共和国的军用航空发动机中,由于对寿命要求不高,主轴和整台发动机可以是同时报废。

  就拿现在西南科工生产的涡扇10来说,一千多个小时之后,整台发动机就可以直接报废。

  看起来涡扇10发动机比以前的涡喷7发动机寿命长了很多,但这比起国际主流的航空发动机寿命却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和主流的民用航空发动机相比就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简单的拿国外主流的商用航空发动机cfm56做对比,这时候会发现,一台cfm56发动机寿命可以打破万小时记录。

  这种上万小时的寿命和现在西南科工生产的涡扇10发动机一千多小时寿命相比,好像涡扇10发动机落后人家十倍有余。

  究其原因固然有涡扇10发动机本身是军用发动机,为了高性能、造价等方面考虑,正常使用寿命的确要比民用发动机低。

  但这种影响并不大,真正把共和国发动机和西方航空发动机寿命拉开的是西方航空发动机在制造中一方面是不惜血本,使用很多的高端材料、复杂的处理工艺。

  另一方面在于国外人家的发动机设计思想和共和国不一样,特别是民用航空发动机中,国外的发动机采用单元体设计。

  整个航空发动被设计成十多个单元体,每一个单元体都是一个可以快速更换的整体,且整个单元体中所有的部件都设计成相同的使用寿命。

  只要时间到了,马上就要把这个单元体换掉,然后整台发动机又能继续工作,由于每一个单元体之间的使用寿命不同,为了an充分榨干发动机的油水,就需要想各种办法。

  一款发动机中各个单元体的不同寿命差距很大。比如a单元体寿命是两千个小时,但其它的单元体b、c、d寿命是三千、三千五、四千各不相同。

  要想充分用完所有单选体的寿命,这就只能把寿命到了的a单元体换成新的,然后继续投入使用。用上一断时间之后b单元体的寿命又到了,但这和时候再一看,a、c、d单元体的寿命都还没有到,没办法只能继续换掉b单元体继续投入使用。

  如此循环往复,一直可以使用下去。直到整台发动机个单元体刚巧就在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点寿命都要到了,然后整台发动机就可以说报废了。

  这个比较合适的时间点就是十多个单选体寿命的公倍数,这个公倍数就是最经济的使用寿命。

  这样不断换单选体换出来的发动机自然是寿命很长了,真正算起来发动机在整个寿命周期中,最开始的单元体早就在时间的消磨中报废了。

  一款发动机中,最长的单元体寿命也不过就是三四千个小时而已,最后发动机使用至报废,早就物是人非。

  说这是一台发动机,实际上除了发动机整机出厂编号以外,百分之九十都不再是出厂时的原装货。所以,在这里要说西方的航空发动机都是虚假的长寿。

  一切都是采用单元体设计之后在作怪,杨辉承认西方的工业技术发达,制造的工业产品要比共和国这个后来者制造的产品好、寿命长,但这并不是如同江湖上吹的那样。

  简单的用双方发动机最后报废的时间来比,然后粗暴的得出结论:“哎呀,你看看,人家西方工业就是牛*,发动机寿命是共和国发动机寿命的十倍。”

  这是由双发航空发动机寿命控制方法不同,再加上实际工业差距一起作用后的结果。

  到这里就有人要问:那为什么共和国不使用西方航空发动机寿命控制标准来计算?

  这又得要面对现实。西方国家人家之所以用这种方法,那是因为他们要设计民用航空发动机,竞争大,需要把自己的航空发动机的寿命做的更长。

  加之人家各个单元体的寿命的确要比共和国做的部件寿命长一些。同样是单元体设计,你的部件寿面都要小一些,数字小的算公倍数自然就比较小,更加靠近本来的零部件寿命,有可能就只是最长命单元体的本身寿命小时。

  但西方国家的单元体因为寿命长一些,数字大。计算公倍数就要更加大一些,甚至是最长命的单元体寿命两倍往上。

  这不是什么技术代沟,仅仅只是一个数学问题,采用这种方法之后可以把本来寿命相差不大的发动机,人为虚假的拉高到一个很大的差距上。

  这就是西方国家使用的障眼法,一切都是因为人家要数据好看,所以就发明这种东西。而共和国、苏联都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发动机产品也不大面向民用市场,就算用上单元体设计这种虚假放大寿命的方法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加上本来对发动机的设计思想就不同,比如苏联就要求造价低廉,人家认为战争中一款飞机就只能存活最一千飞行小时,自然就要控制造价,反正寿命要求不高。

  共和国又是师从苏联,在还没有走出自己的风格的时候,各方面自然就有苏联影子,发动机自然是寿命短。

  现在不同了,杨辉要从新走出一个路子,特别是以后要向民用航空发动机发展的西南科工,自然就要走上西方的单选体设计道路。

  现在问题来了,要走西方那种单选体设计思路,若是各个单选体的寿命依然是共和国的老样子,各个单选体的实际寿命本来就不长,你就是想要用单选体设计来装饰一下发动机的寿命数据都不行。

  一句话,要想用上高大上的单元体设计思想,你就必须要有一两个单选体是寿命很长的那种,只有这样才能人为的把发动机的寿命拉长。

  这也就是杨辉为什么要发动机主轴制造技术,同时又为什么要加上一个长寿命的要求。

  这些都是西方航空发动机制造设计中的猫腻所在,西方国家天天说**洗脑强,对宣传看的非常紧。

  但实际上,真正对宣传无比重视的恰恰是西方国家,他们总是会用各种障眼法来欺骗民众。

  还别说,人家骗术确实高明,总是能整出各种花样,而且让人看了还挑不出刺儿!

  既然挑不出刺,那么就只能按照西方国家的规矩来办事,毕竟你是要进入人家的传统优势领域,一切规矩都是人家早就定好的。

  现在的布朗不知道杨辉心中的各种小算盘打的啪啪响,也不知道一根长寿命主轴生产技术可以让西南科工实现如此大的突破。

  布朗乃至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杨辉这厮居然如此狡猾,在他的眼里单元体设计思想,恐怕华夏共和国听都没听说过,很不要说是实际运用起来。

  没有想到太多,自然对杨辉所提出的长寿命主轴制造技术不以为然,大不了也就是能提高一点共和国航空发动机的寿命罢了,在共和国现在的发动机寿命计算方法中,长寿命主轴影响并不是太大。

  于是,布朗几乎是没有要几分钟时间就有了决定:“主轴制造技术可以给你们,但只能是单转子主轴制造技术,若是双转子主轴制造技术,这就是另外的算法!”

  听到这里杨辉算是服了,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现在国际主流都是双转子发动机,通用给单转子发动机主轴制造技术,这还有什么意义。

  也许能对西南科工有所启发,能对西南科工的航空发动机主轴制造技术有所提升,但这远远不够,长寿命双转子发动机主轴制造技术必须到手。

  “这绝对不行,必须要双转子设计的主轴,单转子要之也没有任何意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