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三百一十七章:请你滚蛋

第三百一十七章:请你滚蛋

  第一次的接触因为埃及提出要采用竞标的方式,以及中航技的横插一脚,导致并没有什么大的进展,反而让杨辉、谢连发、陆、石两位总师很不高兴。

  “那我就说说对策吧,埃及提出要由中航技、中航政开技两家竞争,各自拿出最低的报价,不过在我看来这完全是可笑的。中航技的那帮家伙到底是什么德性,想必大家都知道,我们这次是由中航政开公司前期牵线搭桥的项目,若是让中航技插一脚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两位总师觉得对吧?”

  没错,杨辉这话就是说给洪都方面听的,毕竟埃及提出的要求,最后受损最大的是负责技术进出口的公司。

  而对于洪都来说,作为唯一的技术提供方,只要咬定报价之后,不管是哪家公司接下进出口任务,都没法在洪都身上在拔下一根毛,要取得竞争胜利只能是进出口公司牺牲自己的利益。

  中航政开公司作为事实上的西南科工公司的下属公司,杨辉绝对不能容许原本到手的利润被中航技插一脚之后,让埃及凭白得了好处。

  现在杨辉必须要先和洪都把该说的都说好,毕竟洪都和西南科工不一样,他们和中航政开技术进出口公司没有太大的利益关系,甚至可以说洪都和中航技的关系应该还更铁一些,毕竟洪都的强五飞机通过中航技已经出口了多国。

  加上中航技在技术进出口业务中更加有经验,若是没有西南科工的因素,恐怕这次的结果还真就不好说。

  现在好了,杨辉一打招呼,马上陆、石两位总师都明白了后文,看来杨辉是铁定的要扶持中航政策开发公司了。

  陆总师最先开口,既然明白了情况就不用多想:“这是当然,我们这次的项目本来就是由中航政开公司最先联系的,我们肯定不能让前面出了大力的公司最后被别人摘了果子,这说出去我们洪都也没有面子啊!”

  陆总师是个圆滑的人。不然在十年浩劫中也不可能存活下来,需知同样和陆总师一起出国到麦克唐纳,又到英国工作,最后两人都回到了共和国。同样参与到了歼教一的研制的徐顺寿,却是在十年浩劫中冤冤枉枉的死掉了。

  职位上可以说两人一直都是不分高下,在技术上恐怕也难以说谁更好,但不同的是陆总师在十年浩劫中活了下来,并一直担任着洪都的大梁人物。还研制出了歼12飞机。

  但徐顺寿这位却是没有这么好运,徐是一位刚硬的人,59年陆总师被调到了洪都远离了奉天所这个吃人的地方,徐却留了下来。在大浩劫刚开始的时候就被打倒,虽然被总理作批示勒令革委会放人,出来后又被调到了西飞,远离了当时的是非之地:最红最专的奉天所。

  但好景不长,就算是离开了奉天所,徐依然在到了西飞不久之后,又被奉天所的小将们跨境批斗。硬是把已经到了西飞的徐给逼死。

  这都是不该提起的陈年老事,对于特定背景下那狂热奉天所,也不好多做评论,之所以说出来主要还是做个对比,说一下陆总师为人的圆滑。

  杨辉现在说了要力保中航政开技术进出口公司,自然陆总师也不会多反对,不管是那家公司拿下这次的进出口任务,洪都都不会有损失。

  况且在新飞机的研制中,西南科工也是占了一半的投资比例,杨辉代表着西南科工前来。自然就更要听取意见。对于西南科工、中航技、中航政开公司之间的‘爱恨纠葛’,整个共和国航空工业都是清楚的。

  这些事不仅仅是陆总师知道,在陆总师表态之后,石屏同样也能想明白。紧紧跟随着陆总师的步伐。

  “陆总师说的对,我们绝对不会让出了大力的人最后被别人摘了桃子,对于中航技的行为我们同样也是极为不满,资本论说了:垄断是最大的原罪,中航技一家独大的时候应该画上句号了。”

  还别说,这石屏。石总师这话说的还真有水平,穿上西服,说不定还能冒充一下经济学家,或者是对马克思理论研究到极致的理论家。

  杨辉看了这情况终于放心了,洪都还是挺识趣的,只要洪都、西南科工定下来要让中航政开公司拿下这项目,那中航技还真就拿这没有一点办法,任凭你中航技再牛逼,你报价再低,没有得到技术拥有方的支持,一切都是虚的。

  还是那句话,技术进出口公司只是二道军火贩子,他必须依赖军火制造商存活,没有军火制造商的支持,你有订单也没有货交付,就准备赔死吧。

  “哦,那就要感谢洪都方面的配合,有的公司啊,就是这样只会窝里斗,看到别人有了好东西就眼红,现在我们有能力就一定要狠狠的打击这种不正之风。”

  杨辉把话说的那叫一个正气凛然,一看就知道这已经是占到了道义的制高点,若中航技敢来直接就喷死。

  谢连发这次坐在一边,看到杨辉如此轻而易举的解决了问题,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这简直就是**裸啊

  .......

  没有等到第二天和埃及再次展开会议,中航技的人终于姗姗来迟,看那漫不经心的表情,似乎早就胸有成竹,不过杨辉看到来人之后,真个人都笑了,真是冤家路窄。

  李进,杨辉当年刚到基地的时候遇到的那位空降的镀金子弟,被基地排挤之后,又被安排到了中航技,现在居然又遇到了。

  “你们好,我是中航技术进出口公司北非销售负责人李进,这次是来处理埃及和你们洪都的进出口业务,希望你们能配合,毕竟这是我们共和国开天辟地的第一次整机技术出口,并在海外建立生产线,是政治任务,所以你们洪都还是要有些为了大局吃点亏的觉悟。”

  听到这话,先不说杨辉和石屏,本来为人相当圆滑,从不爱得罪人的陆总师也怒了。把六十多岁的老人家给惹毛了,李进还是挺有本事。

  “小同志,我告诉你,首先你只是一家进出口公司。没有理由要求我们降价吃亏,另外这次的项目是们洪都自己凑钱研发,和国家扯不上关系,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

  说罢,连正眼都不瞧李进一眼。转到一边,继续做自己的事,后面的事自然有小一辈做,老人家不宜动怒,伤肝火。

  接着又是石屏的补刀:“这次我们洪都和埃及的合作没有你同样玩得转,一家只会窝里抢食的公司能有什么出息,你对的起‘进出口’三个字?我明确的告诉你,你们中航技已经被踢出了我们这次新教练机的对外出口代理公司的名单之中,没有你,我洪都厂一样把这笔单子做成。”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这让第一次出来做任务的李进赶到非常不可思议,以前自己当秘书的时候,公司老大到了下面的单位就是和自己现在一样的啊?

  奇了怪的李进东张西望中发现了旁边的杨辉,还有谢连发,这时候终于发现了什么。

  “呵呵,不要妄想了,我们中航技看上的单子,只要我们不松口,其它什么小杂鱼都没有权力做,这是上面总设计师定下来的。”

  听到这里。杨辉也是笑了,这李进也还真是一妙人啊,居然这时候了还没有看清形势。想了想,杨辉不介意帮助他一下。看清局势是必须要有的。

  “是吗?我记得,邓总设计的原话可不是这样的,他当时还说过,你们中航技只能是在国家投资的项目中能有这一待遇。现在我们的新教练机可并不是什么国家项目,说话之前先要调查清楚再说,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总设计师的政策更不能乱理解。”

  听了杨辉的指点,李进这才发现,好像总设计师说的这事还真就不包括下面单位自己凑钱研发的项目,如此看来或许这次的事还真有些棘手。

  不过这时候肯定不能弱了气势,中航技好歹也是一家做进出口业务的公司。

  “但那又怎样,我们中航技经验丰富,没有我们中航技的技术支持,想要做成这单生意,你们就是吃人妄想,埃及方面说过了是要进行竞标选择进出口商。”

  这样了都还没有搞清楚问题?杨辉不得不给他说的更明白一些,是要亮出这款飞机的投资背景了,如此才能让这中航技彻底死心。

  “是吗,你还没听清楚?刚才石屏总师已经明确表示把你们中航技踢出了新教练机的进出口代理公司名单中,若是你还不死心,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这款飞机的有一半的资金是我们西南科工投资,只要有我们西南科工在,中航技就休想染指这次的项目。”

  李进自然知道中航技和西南科工的恩怨,甚至这些恩怨还是由他引起的,听着这情况,李进已经有些放弃了。

  不过看样子还有些不太甘心,终于一旁没有说话的谢连发动了。

  “我们公司已经拿到了新飞机的技术进出口代理权,你们没有这项权利,恐怕连参与竞标的资格都没有,回去还是好好的反省一下吧。”

  听到这里,终于李进瘫了,这次是绝对没有机会了,本以为可以在后面的竞标中直接打败这陪太子读书的小杂鱼,现在没想到的是,这款飞机的背景如此复杂,自己代理权都拿不到,后面的一切都没有可能了。

  转过身,落寞的离开,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不过这次的事也让李进学到了些东西,或许以后的进出口代理中,需要先下手为强.......

  “好了,中航技被搞定,就只有我们一家进出口公司,我倒要看看埃及还有什么花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