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九十五章:拿技术来截胡

第九十五章:拿技术来截胡

  听了老爷子的话,杨辉本以为会有解决方案了,万万没想到这个老爷子现在也喜欢猜谜语这个调调了。

  无奈只有根据老爷子说的仔细想一想,这个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老爷子的办法到底是什么?

  开始回忆这个下午看到的老爷子下棋地路数:当时一开始老爷子好像是一直在和对面的两马纠缠,后来老爷子换了一个思路,然后战局就相当主动,捷报频传。

  貌似当时老爷子是没有管对面的两马,直接是大举进攻对面老王,然后是一步步的让对方自己把马放弃‘弃马保帅’。整个后期打法就是不管两马,猛攻老帅。这个思路好像有点意思,如果按照这个框架来套到现在的教练机项目上。

  基地想在占了一些先手,但是不太明显,对应起来应该就是老爷子所下的黑棋一方面;要截胡的就是一些相当难缠的家伙,这个对应起来应该就是那两马;最后的对面两个老帅是什么?

  老帅是对面两马的上司,那么现实中对应的就是截胡的这帮人的上司,仔细想来应该就是指航空工业部了。

  下细一想,可不是嘛航空工业部好像真的就是比较附和这个位置,其屁股偏向那帮预计要来截胡的人是肯定的,但是现在要想在航空工业部头上动土,这个真的好吗..................

  百思不得其解,杨辉想破脑袋也是想不出老爷子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后无奈只能投降,把自己的思路给老爷子说一下,看看自己想的是不是有一点靠谱。

  “老爷子,按照你说的意思,我将你的整个棋局带入我们现在的局势,我们基地就是你下午所操作的一.............对面的老帅就是航空工业部了。但是我现在还是一点也搞不懂你这个意思啊。”

  听完杨辉这个笨蛋的说法,老爷子差点是气得要用皮带抽这丫的,自己这么多年下来怎么就调教出来这么一个孙子,没好气的说到。

  “谁让你胡乱搞什么比着筐放鸭蛋了,我是让你体会我说的思路:见事不可为,局面难缠就换个思路,从别的地方迂回下手,以此达到自己的目的。”

  迂回?杨辉这下突然是感觉有点那个意思了,迂回考虑全局,那光是考虑到航空工业部就有点小家子气了,视野再继续看宽一点,那么在航空工业部更上面的就是......

  总算是明白了,更上面就是帝都海里的那些最中央的机构了,现在这个项目是基地和外方谈下来的,这个马上要上报,不仅要上报,还得要报道最上面。

  涉及到好几亿美元的大项目,更是国际合作的典范,到那和时候上面肯定就要重点关注了,想要暗中使绊子那就不好办了,要截胡就只有光明正大的来。

  明白了点子的杨辉再次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明白了,意思是要我们不仅不能把项目藏着掖着,还得要把项目马上上报,要大报特报,最好报到最上面引起上面的关注,这样暗地中的截胡就没法操作了。”

  早就想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的杨主任坐在一边,看到杨辉把这事终于想通了继续为杨辉解释这后面的教练机项目操作手法。

  “就是你说的这个意思,你想想现在全国做高级教练机项目的只有两家,就是你们和东北的那家生产歼教六的厂,来截胡肯定也就是他们了,其他的厂所都还是挺靠谱的,截胡这事还是不太可能的。”

  终于杨主任把这家要来截胡的厂所出来摆在明面上了,现在就是想办法要把这个厂截胡的成功可能降低到最低了。

  老爷子看到这里也是继续补充着,自己想出的点子,现在怎么还是要说上两句才好。

  “要对付明面上的截胡你们成功的可能很大,第一个来说,你们现在就正好在做这个歼教七的项目,和他们的歼教六有技术代差。”

  顿了顿又继续说:“第二:这个项目是你们辛苦拉到的,外国投资方对你们肯定更加熟悉一些,国内高层肯定也会为了鼓励你们这种走出去的行为而稍微偏向你们一点。这两点加上你们有备而来,到时候把项目初始方案做好看一些。最好稍微放出去一些边角项目给其他兄弟单位,那这个项目十有八九就是你们的了。”

  要说这些抢项目的事还是帝都这些‘老油条’来的老辣,这弹指间就想出了这么绝的一个办法,关键是这个一来还让基地处处落了好处。

  再也不用担心到时候把航空工业部凉到一边,从而导致航空工业部的不满,还光明正大的把项目可以揽下来。

  至于说是这个东北那边的厂所能不能从基地口中把项目夺走,这个就呵呵了,要正面在设计上打败截胡者实在是不要太简单,新教练机早就有腹案了。

  巴拉巴拉有开始继续讨论后续的事项该怎么做,如何防范未然。

  讨论到天都黑了,直到杨月和周奶奶招呼可以吃饭了,这才意犹未尽,末了杨主任又叮咛两句。

  “那就这样,我们准备去吃饭吧。小辉记得要给你们基地的领导说一下我们的想法,让他们明天就派人去将这个消息上报到航空工业部,这事这么大,我明天会将这项目和你们成立公司的事上报到最上面。”

  站起来活动一下杨辉满口得应到:“这个没有问题,我晚上吃完饭就去招待所把这事在重新和基地的领导合计一下,明天就派人去各个相关部委全部一起通知了。”

  大事商量完了,小事可是一点不少,这坐上了桌自然三个老人家就要谈到杨辉和杨月的事。

  一般谈论晚辈个人问题的事,自然是女性长辈开口了,周奶奶就是这样的。

  “小月啊,你们两现在相处的怎么样啊,在大西南我们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你们的消息,现在说说吧,我们也在心里好有个数。”

  在后世无数未婚男女吐槽在饭桌上被长辈逼问个人大事,而饭桌上逼问这种老套的情节其实一点也不老套,在现在1983年杨辉和杨月就遭遇到了,由此上溯到自人类有了在饭桌上吃饭的习惯的时候,那时就有了这种狗血而老套的情节,传承到现在已经成了一种文化基因了。

  这种时候杨月不好意思说话,杨辉就得要接受长辈们的拷问了。

  “这个嘛,我们在那边挺好的,两个所里的领导对我们都挺好。我这边白所长挺看好我,才接受我的建议做的这个航模项目,于总师人也好,把月月借调到我们所里做航模机体,可以说这个航模项目是我们两主持了大部分的项目。”

  想要知道两人得感情状态这个是有点难的,杨辉避开这个,大谈工作上的多么受到重视,以后会怎么怎么有前途。

  这个小滑头居然避重就轻,这个怎么可以容忍,老爷子不能淡定了。

  “杨辉,你给我说重点,我们问的是你和小月个人的事,你现在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看来这事是躲不过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吧。

  “这个问题嘛,现在我和月月在那边感情很好,没有什么挫折,互相扶持。这个航模项目就是月月来支持我......”

  这家伙怎么不到三句又要扯到工作上面来了,这简直是太能扯了,就连杨主任都不能忍受了,直接问三位老人都最关心的话题。

  “我说你们两这都是老大不小的了,一个二十二岁了,一个二十一岁,既然没有问题了,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你们的终身大事,不能老这样拖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