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六十六章:那就找上面要

第六十六章:那就找上面要

  走了中航技的两个瘟神,会议室三个人现在是真的愁啊,刚才是爽了,现在就得面对现实了,中航技的路子肯定是走不了了的。

  而且那两个家伙搞不好还会在后续的捣乱,长年搞外贸的和海关进出口方面肯定是有关系的,现在有点难办了。

  白所长现在只能继续求助吴老了,看看吴老还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吴老,你看这个怎么办?”

  然而吴老也只是个人,不是神,现在的问题就只能先看看再说了。

  “先往民用的方面试着看一下,实在不行自己就只有豁出这个老脸,你们再放点血,找其他军工系统的进出口公司了。能搞军品外贸的也不是只有航空系统的中航技。”

  杨辉现在也还在到处想办法,但是就现在的条件来说,还很难想得出好办法,国家刚刚开放了那么一点,转空子几乎可以说没有。

  “那就这样吧,我晚上回去也问一下杨主任,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关系。”

  正在一片愁云的时候,一个和吴老差不多的老人打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来。

  “哎呀,老吴总算找到你了,你最近在干什么,现在南海里面的车又来接你来了。”

  南海的车又来了,三人对视一眼,看来是对昨天的问题有戏了。

  吴老突然下了决定,对着杨辉和白所长说着。

  “南海来人了,肯定是对昨天我递上去的问题有了结果。这样你们和我一起去,说不定加把劲能在上面要个弱化的进出口权,走吧。”

  说完就叫上两人一起往外面走,在自己办公室吴老见到了在等待自己的两个人,一个是司机,今一个是传达消息的。

  核对了吴老的身份,传达消息的那位立刻说。

  “你好,吴大观同志上面这次又要见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现在是要说明自己的想法的时候了,吴老马上解释着。

  “两位同志,这次上面要问我的事和这两位同志有很大的关系,我其实也是帮他们传达的问题是,所以现在可以带上他们吗?”

  听到旁边这两人是和上面要问的事有关的,负责传达消息的那人想了想,就要求杨辉和白所长拿出自己证明身份的材料。

  马上杨辉和白所长拿出自己的基地内部工作证,至于身份证,现在还是没有的,第一代身份证要84年才开始发放。

  看了工作证的资料后,就带上两人一起走,现在上面等着见人,时间刻不容缓。

  像杨辉他们这些小人物是要列行检查了违禁物品才行,而且现在上面还没有说要会见杨辉这两人,所以就只有在旁边的屋里等着。

  看着吴老已经进去了,白所长还有点忐。

  “杨辉,待会就还得靠你刚才舌战李进、刘达的本事,一定要说动总设计师,所里这么久的努力,现在就看我们这次了。”

  杨辉怎么敢不努力,这次若是成功了那就是一片坦途,光明的未来那就在不远的前方了,试想总设计师交代下来的任务,下面怎么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违抗,才暴打了越猴,现在可是总设计是权力最盛的时候。

  “一定,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一定要说服总设计师,拿到许可证。”

  两人就在不断的嘀咕中过去了,吴老才进去了没有十分钟,那位传达消息的就来这边找人来了。

  “走吧,两位同志,现在总设计师要向你门咨询点问题。”

  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在南海里面工作的都是深谙保密条例,轻易不会多说话。

  一路上杨辉自己还有点忐忑,毕竟是第一次见这位总设计师,虽然自己上辈子在出最后一次任务的时候也见过一位常委巨头之一,算是见过猪跑了,现在要形容杨辉的心里,简单点就是:小学生去见班主任老师。

  “邓总师好”

  “邓总师好”

  标准的官方见面问好语言,这是最符合现在的情况的。

  “好了,两位首先肯定你们的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你们两个很灵活,很有想法。今天我就想听听你们的具体想法。”

  白所长一大把年纪了,也是见过世面的,见了总师一点也不怯场,连忙介绍着。

  “总师,我们主要还是没钱闹得,现在所以没钱投给那些很有前途又必需的项目,所以就胆大的自己想办法,这个赚钱真的不容易啊!”

  没错,白所长这就是在哭穷,是说的事实,说的简直是那叫一个惨。

  那边的白所长刚说完,吴老马上又是跟上,继续上演悲情戏码。

  “对啊,总师上次你给我说的那个,我还没头绪,现在就找到他们这个项目,我这边就看他们能不能赚到一点钱了,现在真的是到处都要钱啊。”

  作为一个毁誉参半的人,当年砍掉31个重点国防项目,实施国退民进政策,总师怎么可能还会被这种低级的悲情戏感动,安抚两句后,什么也没有表示。

  看来是要自己出马了,对总师这个人就得要投其所好,毕竟现在是人家说了算。要想说服总师,准了这个项目的继续,就得要从国家经济大局下手。所谓上有所好,下有所效大概说的就是现在的杨辉吧。

  “总师啊,我说两句吧。我觉得就现在我们所里这个项目是有很强的示范带头作用的,只要我们这个项目成了,那么就算是在市场经济洪流中中,我们躺出了一条军工企业的新生路。”

  总师当年留学法国,对市场经济有着不同于国内其他同志的想法。说到底,法国回来的,总师是相信浪漫地爱情,相信市场经济也不是太坏的,总还是有它的作用的。

  说以听到这杨辉说的躺出新路子,总师虽然自己想到了这一层,但是总师还是想听听杨辉的想法,毕竟知音难觅啊。

  “那你说说你得看法,我听听你说的。”

  进去正题了,看来这个方法是有用的,杨辉继续侃侃而谈,大加忽悠,当然说的也都是事实。

  “首先,现在国内军工企业太多了,国家现在的施政政策养不活这么多的企业,所以就只有自某生路。而现在国内消费能力实在是还不太行,所以就要盯着国外市场,现在我们改革开放,和国外有了一定的联系。所以这条路理论上是可以的。”

  杨辉大谈经济,使得旁边的吴老和白所长大眼瞪小眼?这是杨辉?是个搞技术的?不是搞经济的?

  既然侃开了,杨辉就继续说,一定要说服总师。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现在我们大型军工企业向国外市场进军,将不可避免的带动各个方面的配套企业的发展。这是一本万利的事,外向型经济现在是最合适我国的国情的。”

  越听杨辉说的感觉越不像是个学工科的学生说的,总师疑惑的问。

  “你确定你是搞航空航天的,而不是研究经济学的?”

  听到总理怀疑自己,杨辉一下就打住不在说了,暴露太多容易被盯上,自己这样太危险了,马上机智的这自己解释。

  “总师啊,我就是搞航空技术的,闲下来没事的时候研究过牛克思主义经济学。”

  研究市场经济不可怕,只要挂上牛克思主义五个字就能解释了。听到这小伙子的解释还算靠谱,总师不在多想,对杨辉说到。

  “很不错,不管做什么,没有钱是行不通的,也就是说没有搞好经济是行不通的,你能有这样的眼光确实不错。年轻人却是有优势啊,比起一群老头子来是强多了。”

  总师这话说的有深意啊!莫不是大名鼎鼎的干部年轻化运动要提前了,这个政策是有利有弊,不过对于杨辉来说是一个机会了所以杨辉也就不多说。

  “所以,总理,你看我们所里的这个事怎么处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