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三十一章:这就是宿舍

第三十一章:这就是宿舍

  当把做什么种类发动机定下来后还是并不能开工,还有其它的要求比如说就还有,

  “做什么发动机定下来了,下面就好说了。我要在这里定下一个硬性的条件,那就是:发动机只能用汽油或柴油作燃料,航空燃油在这里是绝对行不通的。毕竟就算在国外航空燃油也是不好找的。”

  这一点一想就能明白,当然是没有异议的。记下这点要求,继续讨论。

  既然是一个系列的发动机,那么就得有个基本型号,说到这个的型号研究又是一个问题了。

  “我们要先研究一个基本型号,基本型号确定后,根据这个型号来一步步增推。”这个是最常规的系列化研究路线,也是一众人想的最多的方法,包括杨辉也是这样想。

  不过很快就有人提出不一样的建议了,钟建设就提出了一个不一样的想法。

  “我觉得我们该换个思路,我们做的是离心式,不是轴流式,不能用轴流的思路来做离心,轴流式可以增大函道比,但离心式则不行。”

  钟建设这话说的倒是也不无道理,轴流式涡扇可以将最小推力的发动机,通过增加函道比,增加推力,从而形成一个系列。不过在离心式上就行不通了,离心式怎么扩大函道比?

  “说的,挺有道理,继续说。”

  看到钟建设停下来,杨辉要他继续说到,毕竟杨辉自己以前也没玩过这么小推力的发动机。没经验这时候就得靠大家出力了。

  看到。大家这时似乎都有些认同自己的想法了,钟建设大些胆子继续讲。

  “我认为,到了这个时候,既然离心式没法用增加函道比的方法来的话,那我们就只有换个方法,用增加涡轮总温的方法。”

  这话一出,一下就是恍然大悟,有拍脑袋的,有拍大腿的。反正各总表情,各种动作,表示自己明白了。话说增加涡轮总温也是增推的一个重大法宝,在涡喷发动机时代最为流行。在涡扇时代增推能力就不如涡扇扩大函道比来的明显了,这时候杨辉想通了钟建设所有的想法。

  “你得意思是,先做整个系列推力发动机的靠近中间推力的发动机,然后通过更换不同材料的涡轮,改变发动机的涡轮总温的方法来改变推力。”

  这实在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想法了,到时候只要做出一款发动机,后面系列发动机就可以不用改设计,只需要改涡轮材料,根据材料总温,改变一下火焰燃烧的力度,从而改变发动机的推力,这两点的修改实在是不要太简单了。

  听到杨辉道出了自己最后的想法,钟建设很惊讶,也很高兴。

  “是的,杨组长,我的意思就是这样的,按这个方法的话,我们几乎可以用开发一款发动机的钱开发出一个系列的发动机。换我们已经有的材料比不断改发动机函道更简单,这是最适合我们的现状的了。”

  马上,杨辉将这个要点记下来。边写边说道“钟建设对吧,我给你记下了这个功了,到时候我给你向所里请功,一定要好好奖励你,这实在是太经典的想法了。”

  这是一位有想法的年轻人,中国科研人员并不是什么缺乏创新意思,后世之所以看到中国产品多山寨货,全是因为科研人员没有创新的动力而已。

  杨辉相信只要有条件,科研人员有动力,加上自己的指点一二,要想让中国航空也挤身世界航空产业的第一梯队也并不是太困难,一切只需要一个好的开始。

  不再多想,杨辉打算继续将剩下的几个重点确定下来。

  “好,我们再继续谈谈,整个发动机尺寸需要控制到多大,重量要控制到多少。”

  “我觉得我们应该……”

  …………

  看了看时间,再看看记下的笔记,杨辉总得看了后觉得整个需要确定的数据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给所长汇报一下。然后就可以根据这些要求开始做工程设计了,当然了设计中由于一些原因肯定是会导至最后数据和现在的数据有所差别,但是肯定不会太大,这是一定的。

  合上笔记本,杨辉活动一下脖子。

  “好了,各位,这些关键的数据就定下来了,现在离下班时几分钟了,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了,早点下班,明天早点来上班,我们就下班吧。”

  “好,好”一阵复合声后,都站起来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都先等等,我宣布个好消息。”这时杨辉才想起还没告诉大家宿舍安排下来了的消息。于是马上拿出兜里的名单宣布到。

  看着杨辉手中的单子,大家都在疑惑是什么东西。好在杨辉也不会吊人胃口,继续拿着单子说到,

  “这是所里面给我们安排的宿舍出来了,我给大家念一下,谢连发,单身宿舍306;钟建设,单身宿舍307……”

  念完宿舍安排后,听到的是一阵欢呼与呐喊,杨辉也情不自禁的一起笑了。

  “好了,下班后就可以搬了。我去看过宿舍,我们都是三楼,全是单人间,所里对我们项目组还是很照顾的。”

  这里杨辉耍了个心眼,实际上是所里对这几位所里来的大学生很照顾,只不过现在所里新来的六个大学生都集中在一个项目组了,当然也就可以说是对项目组很照顾了。这样也是为了增加项目组的凝聚力。

  “对对对……来,我们走,去搬家,杨组长要不一起搬吧。”

  笑着摇摇头,自己早就搬进去了,现在哪里还要搬,自己事还没完勒,杨辉拿起笔记本就往外走。

  “我就不了,现在我去看看所长走了没,没走我就去把这边我们商定下的数据给说一下。”

  “这杨组长过去所长那里还真勤呐!”龙德荣看到杨辉走了小声打趣着。

  “别这样说,好歹我们这次也是为了所里的经济来源,别想那么多,多汇报,稳妥些为好。”从小在基地里长大的钟建设对基地里的一切大多都挺熟悉,知道这次机会来之不易,努力帮杨辉维护项目组的团结。

  “啊哈,我也就是说着玩玩,别当真啊!”龙德荣马上改口。

  …………

  从招待所里出来,五个大学生,一人背着一个打包,手里同时也提着一大包。看起来挺重,不过这几人跑的还挺快,只不过一路上沉重的喘息声,还是清楚的表示他们很累,不过再累马上就有自己的宿舍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啊,终于上来了。看起来这栋楼还挺新的啊,所里对我们还真的是不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潘文终于吐出一句话了。

  放下手中的包,摸出刚从楼下领到的新钥匙,顺溜的打开房门,刘旺提起东西往里走。同时其他几人的头也升进来了,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新宿舍了。

  “还可以了,至少比大学的时候要好了不知道多少了,实在是不错。”龙德荣用有力的大手怕的桌子啪啪响。看起来是要试试桌子牢固不牢固。

  “哎,别给我拍坏了,到你房间去拍。”刘旺连忙阻止了龙德荣的行为。

  “嗯!是不错,我也回去,要先收拾一下东西才好。”看到了宿舍还不错,钟建设说完就离开刘旺这拥挤的小屋,提起包便往外走。

  “对对,我也走了,你慢慢整理啊,”说着一群人在看了宿舍的样子后也相继回宿舍整理自己的东西去了。

  花费十来分钟将房间打扫好,钟建设幸福的躺到床上。

  这单人间真是不敢想啊,还是楼房啊。爸妈厂子那边还是当年刚开始搞建设时修建的房子,那时候北方人过来不知道这边的气候情况,修的都是平房,没几年就成了一下雨就开始漏,真的艰苦啊。

  想到这里钟建设又想到杨辉:这真是一个有想法的年轻人,为什么同样大的年龄,别人就这么能干,而自己·······

  想不通,钟建设决定不再乱想了,只要所里有钱,以后有项目就好,到是候上面安排项目就做好就行。钟建设不知道就是应为他这种不多想,做好自己的事的思想,在后面深受杨辉欣赏,一直走到项目总师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