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停飞

  听说飞机出问题迫降了,不仅车间里的人惊讶的放下了手中的活,望着前来报信的那人。连杨辉也都停下脚步转过身向车间里那人望过去,希望得到更多的消息。

  不过显然要让众人失望了,报信的知道的也就刚才那一点。说完后什么也就没说了,看着于总师。

  知道事情重大,于总师迅速叫上几个技术人员便向车间外快速走来。

  “你还没走?”看到杨辉还没有走,于总师问到。

  “嗯,刚才听到飞机出问题,我是二所的,能一起去看看吗”杨辉急切的看着吴总师,毕竟听刚才报信的说飞机出问题问题,杨辉也非常切。

  “嗯,于总师,他的确是第二研究所的。”杨月听了给补充一句。

  “嗯,行快跟上一起吧。”说着便不管杨辉,快速的向外面牵引飞机的的卡车走去。

  爬上车,迅速向跑道开去。厂区很少有车,整个车一直喇叭不停,到了跑到更是快,简直就是在来飞机而不是汽车。速度飙的要赶上后世的飙车党了。

  随着“吱,吱……”的刹车声,车厢里的人七倒八歪的。

  第一个跳下车,映入杨辉眼中的是一架歼七迫降在跑道一边,机头已经冲出跑道,因为冲进松软的草坪轮胎有一半陷进了土里,遇到阻力起落架被巨大的惯性所折断,轮胎也爆炸了。进气道狠狠的撮进泥土里,坐舱盖看起来是正常打开的,看样子试飞员是没什么问题的。

  的确试飞员没有受伤,旁边一群人中穿着飞行服的应该就是飞行员了,不过看样子很沮丧。抱着头盔坐在离飞机十多米远的跑道边。

  回过头继续看到飞机的后面部分时,杨辉有些不能淡定了。

  一边的消防车已经扑灭了大火,但是后机身依然冒着青烟,不时还有电线短路产生的火花冒起,恐怕一遇到易燃物又会燃烧起来,不过已经没有了燃油应该是燃烧不起来了。

  机身后部的发动机舱已经被撕开了一大片蒙皮,露出里面残破的发动机,左侧平尾已经不知道被飞到哪里去了。主翼上的后缘襟翼也被撞击出了一个印记,看起来是有些变形,想来应该是已经不见了的平尾擦出来的,不过应该还能操纵,起一些控制作用,不然就完全是没法迫降成功的。

  此时众人都下车了,看着触目惊心的飞机残骸。对,就是残骸,这飞机恐怕想修复要花大力气,修好有些不划算了,看来只有拆零件来进行利用了。

  好多人都是第一吃看到这种惨烈的样子,话都说不出了。杨辉上辈子在试飞院看的飞行事故多了去了。中国自成立试飞员大队六十一年一共牺牲了27人,加上那些成功迫降的,飞行事故有多少可想而知。对这种场面虽然不适应,但还是能保持基本思维。

  “这位试飞员很英勇,他安全的把飞机开回来迫降了,这是最重要的。”杨辉淡淡的说到,听不出什么感情来。

  于总师也接过杨辉的话说“发动机坏了,平尾飞掉了一边,飞机能艰难的控制住飞回来本来就是奇迹。”边说边把目光投向坐在跑到边上的试飞员。

  作为飞机总师和试飞员都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感应,在于总师把目光投向试飞员时,试飞员也把目光投像了于总师。目光相交双方心里都明白了什么。

  “飞机都成这样了,还能飞回来么?”杨月第一次见到这总情况,思维有些混乱了,看起来傻傻的。

  慢慢走过去安慰一下,杨辉轻轻的说“飞机都飞回来,在这里了,你说能飞回来吗。”

  看到杨辉过来了,杨月感到了一种坚定,不过发现自己问了这么弱智的问题。杨月也有些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向前面走去。

  看到有人向前走,一起来的几人都回过神,随及一起向人群走过去。

  这时试飞员取下手套,放在头盔里,一起放在跑道边的草地上,站起来向于总师走过来。

  “于总师,飞机我给你飞回来了。”

  一句话胜过千万言语,年过半百的于总师伸出双手和试飞员拥抱在一起。拍着着试飞员的背。

  当两人放开来后于总师打破沉默,看着试飞员坚定的说“你放心,我一定查出是什么问题,不查出问题坚决不放任何一架飞机上天。”

  说完吴总师便转身向飞机走过去。

  “于总师,飞机现在还危险,有可能爆炸,再等一下吧。”旁边一位现场负责人拉住吴总师的手劝导道。

  “等什么等,这不能等,马上给上级报告情况,看样子这是一个大问题。”绝对不能等了,必须马上处理,你放开。

  说完便挣来手来,向冒着电弧的飞机走过去,没有一点犹豫。看到五六十岁的总师要亲自过去,马上旁边的人给拉回来了,开玩笑现在还是相当危险的。

  杨辉此时已经走到飞机边了,看了看飞机,默默的走向一边车里带来的工具箱边,弯腰提起箱子向飞机走去。

  于总师诧异的看着杨辉。一个二所的工作人员我这么卖力?是个好苗子。

  箱子放地上,拿出工具熟练的找到维修口打开,一股线缆烧焦味冲出来,转进杨辉鼻子中。

  杨辉皱着眉头,本以为机身中部应该要好一些,没想到里面还是烧焦了,应该是迫降后起火烧了的。

  于总师还是不放心,但也只能在远处问到“怎么样,里面如何?”

  “很糟,迫降后起火,随后火势串到了机身中部。里面线路都烧成了一团,我先把电源取出来吧。”摇摇头,双手伸进飞机里面开始清理烧成一团的线路。

  一起来的研究所的人都开始忙碌起来,有得拆卸,有得拍照,有得在一旁递工具。

  杨辉终于拆下最后一根电源上的导线,将电源取了出来。

  “好了,这下就没有问题了,可以处理飞机了。”拍拍漆黑的双手,杨辉如释重负。

  不过等他一看飞机边都是人时才发现自己说了废话,几步又向后面的尾部走过去。

  从破口往发动机中看,发动机机匣也是被撕开大口子,中间的整个高压级压气机叶片全部打坏了,想来应该是叶片击穿机匣,随后分布在机匣表面供油管断开,燃油泄露引发爆炸。

  这简直是出大问题了,发动机压气机叶片脱落是相当危险的,而且脱落的可能性也相当多,要查出来还不知道要多久。当年f15还是机库皇后的时候,就是因为发动机掉链子,经常是叶片打坏发动机,击穿机匣,到最后普惠不得不加上个更坚固的发动机外罩,保护飞机,以免发动机坏了打坏飞机。这种情况可是持续了好多年的。

  现场就杨辉一个人懂发动机多一些,于总师看到杨辉面对发动机发呆,便走过去“这发动机问题很大?”

  杨辉这个时候也不想推托说自己不懂什么的,自己有想法就要说,能交流一下也是不错的。

  “这么说吧,这次发动机问题,明显就是是飞机出问题的关键。”

  于老这么多年的老航空人了,多少还是能看出来是发动机的问题。摇摇头叹道“哎,我看就也是这个原因,而且看样子应该是压气机叶片问题。”

  杨辉听了后突然坚定的对于总师说到“于总师,这次发动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叶片制造不合格,也可能是设计问题。所以我建议想上级提议,停飞这批装有涡喷7乙b的歼七战机。”

  点点头,虽然杨辉没有这个上报要求停飞的权力,不过飞机总师是有的,于总师认可了杨辉的建议,转生向现场指挥走过去,看来是要打电话要求空军停飞了。

  这时从机场一边又来了一辆货车,杨辉定眼一看是章队长的车,看来章队长也过来了。

  随着刹车声,章队长跳下车向飞机走来,不过看到杨辉倒是有些诧异,不过马上又反应过来了,杨辉是二所的,这边这么大的事没来才是不正常。

  看着飞机残骸,章队长双手搭在机翼上,看着发动机残骸,他明白飞机哪里出问题了。

  “杨辉同志,你能看出问题吗?我不懂,我只是负责运输的,刚才这边已经拒绝接收发动机了。要求查出问题再说。”

  这种事却也正常,毕竟出这么大的事,谁还敢接受,万一这批发动机就有问题咋办,接收了就是飞机厂的了,虽说还能返修,但那时候谁还知道,现在就直接不接收,到时候免得麻烦。

  这时来了个平板车,和吊车,随着天渐渐黑下来。众人将飞机残骸装车运到空旷的车间。等待后续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