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八百四十九章;无人机剿匪

第八百四十九章;无人机剿匪

  中航西南要想在90年代就大力发展无人机,走的路线肯定就不可能是全球鹰路线,那东西太高端,而且全世界范围之内除了美帝以外,你也没有其它的国家需要这种高空战略无人侦察机,包括共和国也是一样。

  既然没有客户需要全球鹰这种东西,那现在要是把这种东西给开发出来肯定就只有亏本,那这种事肯定是不能干啊,这种情况下就要转变发展思路,深入发展贯彻环境友好型绿色经济,走另外的发展道路或许就要更好。

  倚靠着家里的大床,这应该是杨辉第一次尝试着在这种环境中大谈工作上的问题:“我们在“炮侦-1”无人机项目上面已经积累了很多的经验,队无人机的远程遥控、地面目标侦查、势态感知方面都有研究,不过我们现在应该是没有必要再继续发展侦查能力更加优秀的无人机,转换思路,我们需要给无人机加上对地攻击能力。”

  给无人机加上对地攻击能力,这在2000年之后几乎是烂大街的想法,但是在90年代是杨辉现在所处的94年,除了美国在这个时候开始了MQ-1捕食者察打一体无人机前身的研制以外,全世界范围之内都没有同样作战要求的无人机项目上马。

  而且即便是这时候的MQ-1无人机在武装对地攻击的想法上面,也还属于是极为模糊的一个概念,甚至这时候的MQ-1无人机的编号还是挂着侦查无人机的RQ名头,这要一直等到2002年的时候,美帝才会给RQ-1赋予武装对地攻击能力,所以九十年代的察打一体无人机甚至还可以说就是处于萌芽状态。

  上一位面共和国的察打一体无人机大发展,那也是看到了美国在的MQ-1捕食者在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战争中大放异彩了之后,这时候的各大主机厂才开始针对察打一体无人机展开研制工作,翼龙、彩虹两系列的无人机就是其中典型。

  而现在的杨辉直接提出了察打一体的要求之后,一边的杨月倒是出奇的没有感到惊讶,反而还是神采奕奕地回应着。

  整个人蹭地一下就坐了起来,晃了晃凌乱的头发:“难道你也看好给无人机增加对地攻击能力?那这就是再好不过,我倒是不用再给你费太多的口舌解释,早在两年之前我们无人机研究团队也对这方面进行了很多的概念性研究,认为无人机增加对地攻击能力是以后,一定会成为小国的存在型空军主力装备。”

  幸好这时候的杨辉也是足够的见多识广,要换做其它人来恐怕直接就炸开了,这年头的无人机绝对是高科技象征,只有真正的大国才会研发并装备这种飞行器,小国那都是用巨嘴鸟涡浆教练机这种飞机来维持空军的常规存在和对地攻击,更进一步一点的则是装备一些二代机,这就算算初步具备了一定的存在感。

  但要说无人机,这年头你要是把这种东西摆在小国空军面前,他们都会下意识地认为这东西太高端,并不是他们能够玩儿得转滴,而这种想法主要就是源于无人机在各大强国的渲染之下,变得颇显各种神秘无比。

  来自2010年之后的杨辉则不一样,这家伙是亲眼看到共和国是如何把这无人机市场做成白菜价,从此将美帝多年营造的神秘感直接底裤扒光,一步到位的把察打一体无人机全世界叫卖。

  特别是彩虹系列无人机,那更是从东南亚的缅甸,又到南亚的巴基斯坦,再到中亚的xxx斯坦、伊拉克、卡塔尔,最后还有非洲的黑叔叔们,这家伙绝对在无人机里面能够算是一代名机,而同级别的翼龙无人机,那同样也是外销到沙特、XX斯坦等等国家。

  更无耻的是,共和国不仅能够出售无人机成品,只要你有钱连着生产线也能够一起出售,那丧心病狂的程度简直让全世界的无人机生产商欲哭无泪。所以,无人机飞入寻常小国、穷国也就再正常不过。

  “出售给小国用作对地攻击吗?你们又是如何想到这一点的,都说来我听听,要是计划可行的话,我们公司就需要提前展开系统配套研制工作。”

  尽管杨辉知道无人机的未来的确是察打一体,但是此时中航西南要准备在90年代就敢为天下先,甚至要抢在美国之前就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工作,那光有杨辉的金手指是绝对不够的。

  作为原创性的设计,这肯定就没有以前中航西南在研制飞机的时候那种便利,有人机领域的战斗机行业有美国在前面进行探索,并确定下设计标杆,那共和国自然可以有目的性地进行设计。

  但正如上一位面歼20的总师杨为所说的那样:“在歼20的时代,共和国基本在军用战斗机的设计上和美国追平到同一水准,而这同时也就意味着后续的战斗机研制当中就需要共和国自己进行新技术、新概念的研究,这一点才是新武器研制中最大的障碍,需知F-22项目在这一阶段也是整整用了十年的时间进行研究、论证。”

  而对下一代装备的技战术指标、作战任务定义错误所导致的装备研发失败的案列就更是数不胜数,最典型的还是要数米格1.44、苏47这两款飞机,那败的简直太惨。

  鉴于这种情况,听到公司的无人机项目部已经对察打一体无人机展开了长期的概念设计和研究,这就让杨辉在欣喜的同时还有些最后的担心,正是基于这种原因,才更需要好好地听听这次无人机项目部的设计定位。

  杨辉是摆出了一副我很认真听着的神情,两人也就进入了状态:“这察打一体无人机,还要说到我们前几年同洪都一次交流中得到的灵感,当时洪都就抱怨巴航的巨嘴鸟教练机在多用途对地攻击能力优秀,为此抢走了很多原本属于L-8这一级别的飞机订单。而当时我们得出的结论就是小国会越来越需要一款极低端的对地攻击型飞机,不过洪都那边却没有精力去开发这样的一款涡浆对地攻击机了。”

  眼看着杨月在回忆中缓缓地述说着商业化项目最重要的一点:发现市场。这时候的杨辉是对该观点表示绝对认同,巨嘴鸟的成功和后续超级巨嘴鸟的快速发展壮大,这就已经足以说明了该市场潜力巨大,也值得航空器生产商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