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五百八十六章:这样的设计局难怪不得

第五百八十六章:这样的设计局难怪不得

  光是说西南科工是巴航的大股东这一点可还完全不够,说的再多也最多是让这位更加对民煮的社会主义更加狂热而已,也就是说西南科工入股巴航是对这在位思想上产生了冲击,会认为现在苏联已经有了体制问题。·

  但这还不够,杨辉需要的是让这位在原有的思想上更加的“利己”,只有真正被一己私利完全控制的人,才对杨辉此行有用。这样的人才有可能被展成伊夫琴科设计局内部的带路党、宣传队、播种机。

  而要彻底的改造思想,那就需要不断的下猛料:“所以,我们西南科工借助这种优势,合同巴西政府一起成立巴航公司,指定由这家公司提供145的动力系统,到时候就算是你们伊夫琴科抓住机会拿到了动力系统提供合同,但依旧还是得要由巴航剥削一遍。”

  这同样还是杨辉在吹牛逼,但这种事也不是没有依据的,包里就躺着巴航工业提供的145客机动力系统研、采购订单影印件可不是假的,唯一有假的只是上面没有写巴航提供什么型号的动机而已。

  所以,杨辉说话的时候也是相当的有底气,听得雷布诺夫是一愣又一愣的,就连开车都有些不稳,老司机的小车差点儿就给开翻了。

  “还还可以这样来?你们这不是明摆着......”

  “明摆着借自己是巴航工业大股东的事实,来为西南科工揽取利益吧!其实你也别惊讶,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资本主义社会,它和苏联现行的这一套完全不同,只要你有能力,敢想、敢做,什么都是有可能的,只要抓住了机会,只需要一次就能赚得盆满钵满、几代人都可以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这话说完之后再想要继续忽悠下去已经没有必要了,雷布诺夫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沉默。看起来他已经被杨辉所描述的美好所迷惑了,一路上也不再有什么多余的话,在半天之后,终于到了位于第聂伯河东岸的伊夫琴科设计局。

  车开进大门内之后。苏式风格的大红墙随处可见,不同之处在于伊夫琴科设计局现在这情况看起来并不是太好,本来是一年最好的春季的时候,这设计局的大量工作人员却都在室外晒太阳,这可是一家苏联航空动机工业挂的上号的设计局了。就这样子.....

  或许是看出了杨辉的想法,一旁的雷布诺夫有些无奈地解释了两句:“你知道,苏联地处高纬度带,天气寒冷,现在虽然已经转暖一些了,但像今天这样的天气难得,大家出来享受一下阳光而已,平时的工作可是非常的繁忙。·”

  就这话,不仅杨辉不相信,就连谢连都不相信。这位是在全国各处倒腾,当二道贩子的。和共和国最北边的冰城飞机厂也没少打交道,就冰城那样的环境都没有见到过有这种现象,几乎是大半个设计局近千号人一起躺在太阳下晒太阳,你就算是毛子国情再特殊也不会有这么闲的时候吧!

  单就是看这些人晒太阳晒出的那些印记、以及大量的简易固定享受设施都无不表明这绝对不是临时性的举动,恐怕更多的是因为现在伊夫琴科设计局无事可做才导致的,不过人家都给出了解释,但还是要给个面子信一回不是,虽然的确是有些不靠谱。

  “原来如此,不错、不错。会生活的人才会工作嘛!西方的那些资本主义国家可是比你们更加懂的生活的,上班听歌、喝咖啡、健身都是再正常不过,我们早就见惯不怪了。”

  不管什么时候,杨辉都不会忘记给这位宣传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腐朽、如何舒服。反正这已经是杨辉顺口就能吹出来的牛皮,上一位面国内的那些公知编出来的段子可从来不少,杨辉也不知道看了多少,现在都能够融会贯通了,完全不用改就能用来给毛子下药。

  而且看雷布诺夫的表现,这副药的效果绝对是不错。听过了杨辉所描述的美好之后,眼睛又亮了一些,心中对西方资本之一国家的憧憬更加强烈,表现在行动上就是对杨辉这一行人更加热情。

  毕竟现在的他没有其他的渠道了解到西方,也就只有杨辉这一行人是从西方国家过来的,在他的眼里,能够多靠近杨辉这一行人更近一些,混的更久一些,好像自己就能更多的呼吸到民煮与滋油的气息一样,至于杨辉等人的东方人面孔早就被它选择了无视。

  没看到这巴西人都是对这位服服帖帖的吗!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西方国家足够开放、有实力就能有地位,连东方人种都能混的风声水起,那要是自己也能到西方国家去,是不是也能凭借着一身所学,混的各人五人六?

  这时候的杨辉在雷布诺夫眼里看来,就是绝对的偶像啊:“这可真是够令人羡慕,真不敢想杨工程师和诸位在巴西那边过的日子得要有多舒服、多自由,可惜我这.....”

  说到最后又及时的停止了,不过这次的原因就不是在上次的那种因为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而及时住嘴,而是欲言又止的试探,想要迈出这一步却又因为心中的不确定而犹豫。

  对于这种心境,杨辉不用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国内这些年的改革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想要踏出去却又各种担心。倒是王成在这个时候心里是一番苦涩,一路上所见的都是那么的可笑。

  整个国家展陷入迟滞,连伊夫琴科设计局这样的单位都是无所事事,整所的技术人员成天在太阳下沐浴阳光,慢慢地等待着科研任务、或者说是等待科研资金更多一些,最可怕的是国民思想已经极度混乱,在稍加鼓动、诱惑之下就毫无底线了。

  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国民还会有未来吗?如果有的话,那么他们的未来又在哪里?

  看来苏联的这些情况,突然有些悟了国内去年那次行动,仔细想来才现确实是对的。国内现在虽然还有很多的不足,不过高的展至少要比这里一派死气沉沉要好太多,这可不是正常国家该有的样子。

  没时间管王成的心理波动,杨辉先要给这位有潜力展成带路党的雷布诺夫一个回答:“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这次不是来浅谈合作嘛,若是合作成了你不就能够有机会看到了西方世界吗?就算不行,其实也还有很多的办法实现你所想的,一切就要看你自己愿不愿意努力了。”

  听到这样的暗示,满心欢喜的雷布诺夫在前面更加卖力的带着杨辉往伊夫琴科设计局的当家人办公室而去。

  鉴于设计局实在是太大,一路上又是走马观花的参观了各种试验设备,看起来是要比联合航空动机公司的那些设备更加齐全些,不过在效率上倒是部分有些不如,毕竟西南科工的那些设备可是崭新的好东西,才刚刚过了磨合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