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三百三十五章:来自西飞的函件

第三百三十五章:来自西飞的函件

  回到西南科工安瞬总部也有超过半个月时间了,在这期间,杨辉到还时不时的参与到了一些研发任务中,特别是关于di进气道的研制,那更是让杨辉恨不得天天往项目组跑。

  上次诺斯罗普威胁要撤出所有在西南科工合作专家甚至销毁资料,好在最后双方又达成了协议有了大家都满意的结果,诺斯罗普也知道等双方完成对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的入股之后,在合作关系上会更加紧密,自然这边的di进气道研制也受到更大的重视。

  只要西南科工这边的大致气动数据一出来,马上就能拿到诺斯罗普进行超级计算机计算,双方合作可谓是得心应手,已经是相当熟练到一定程度。

  而几年前诺斯罗普和西南科工刚开始合作的时候,所承诺在三年之内让西南科工国产电子化座舱系统也还是比较准时的。

  有长红厂鼎力提供电子化座舱显示系统显示器,西南科工自己国产的其他零部件,再加上其他电子工业单位提供配套,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除了机载计算机这东西以外,其他的都能完成过产。

  至于这记载计算机,杨辉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这实在不是西南科工的菜,再怎么都没法插手进去,万幸的是共和国这时候863计划中把电子计算机放在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军用的机载计算机也在进行攻关,相信再有几年时间也能拿出一些刊用的机载计算机使用,大不了也就是成本高一些,有的地方性能低一点。

  而这些都不是太值得关注的事,至少西南科工对计算机方面还是鞭长莫及,现在杨辉则是关注着这批有些与众不同的歼七四战机下线。

  单从外表上是很难看出这款歼七四的不同之处,唯一能看出些门道的恐怕也就是发动机尾喷口上的巨大差别,毕竟这款歼七四是为泰国量身定制,404发动机的尾喷管的确在外型上和涡扇10相差很大。

  站在杨辉旁边的不是别人,正是从泰国赶来的泰国空军司令汶津。这家伙早就对歼七四t流口水好久了,当然,也可以说是对西南科工答应的那些回扣比较有想法。

  看着这两架一起下线的歼七四t战机被牵引车拖出最后的装配车间,汶津在这一刻也是喃喃不断。

  “好东西啊。这款把越南海军打的落花流水的战机也终于要交付泰国了。杨总,你是不知道泰国做为越南的邻国,可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现在有了歼七四这款威名赫赫的战机交付,相信我们泰国可以高枕无忧至少十年。”

  这话是汶津打心底里面来的。以前采购歼七四t或许还是西南科工答应的回扣占了很大的原因,但自从共和国海航在416海战中用歼七四战机把越南打爆之后。泰国国内对这款战机的呼声机一浪高过一浪,特别是当泰国政府宣布定下来歼七四t采购案之后,泰国国内上上下下都显得无比踏实。

  而一手促进了歼七四t进入泰服役的汶津更是被吹的神乎其神,一位有先见之明的空军司令都已经是最委婉低调的赞美,其他诸如什么:神机妙算、能掐会算......

  等等赞美之词充斥了汶津的空军司令生涯,就连汶津也都潜移默化地认为自己好像真的是很有先见之名一般,一时间甚至也是充满了干劲,这就来到西南科工接收第一批歼七四t战机的下线、交付。

  杨辉自然是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也陪着一起赞美着:“对。我们的歼七四在前不久取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到时候泰国也装备了这款飞机之后,想必越南是不会再对泰国有任何非分之想。”

  “那是、那是,现在整个泰国上下都等着这款飞机飞抵国内,到时接受万众的欢呼。”

  说着,一队人就来到了这两款战机前面,这飞机毕竟是头两架下线的,又值泰国空军司令亲自到场,一个小得欢庆仪式还是有必要的。

  杨辉、汶津、以及诺斯罗普驻西南科工职位最高的诺斯罗普公司副总,三人坐在条桌前。看着那两架在雷达罩上面各自都挂喜庆大红花的歼七四t战机,一种浓浓的喜庆感油然而生。

  “来来,我们人一起为了这两架首批歼七四t战机送上祝福,一起送它们到试飞站。”

  就这样。三人站起来笑呵呵的走到一边,在杨辉的带领之下,就这样爬上了被当做牵引车使用的大解放a10‘牵引车’。

  没错,尽管现在的西南科工也算是过得很不错,但牵引车这东西还真就没有更换,这种使用老款解放卡车当牵引车也是共和国军队、军机制造厂在2000年之前的特有景观。

  没办法。谁叫这年头的共和国还真就没有一款真正大规模定型使用的飞机牵引车,这种事杨辉也只能是将就着凑合,反正用起来效果也都差不多,后面的货车车厢拉人、设备、武器都可以,最主要人家可以和解放a15油罐车后勤通用。

  就这样,在杨辉爬上了这车的车厢之后,一旁的诺斯罗普公司副总好像也早就习惯了这种敞篷车,自然也是身手敏捷地爬上了车厢,唯有汶津一脸呆滞地看着这两人,最后还是狠狠心,在杨辉的接应下爬了上来。

  三人扶着车厢的高栏一时间感慨万千,这车绝对是二战时候的老型号了,源自苏联的吉斯150的老型号的确只有在共和国才能看到。

  驾驶员驾驶着牵引车载着三人、牵引着一架战机,后面一架车也是如此,载的人似乎还要更多一些,就这样居然也还能跑的飞快,往一旁的试飞站而去。

  .........

  试飞的任务各种进行中,杨辉也仅仅是参加了第一天的交付试飞工作,后续的试飞虽然不多,但大多都相当繁琐,还需要有泰国方面的参与验收,算算时间还至少需要半个月之后才能交付第一批歼七四t战机。

  但就在这半个月的时间中,杨辉却接到了来自西飞公司的一封函件,打开看过之后才明白这东西居然和p75项目有关。

  仔细浏览之后,又随手把函件放在办公桌上,沉思良久之后这才拿起电话拨通了远在涪城的624所,距离624所承诺的中推核心机大致测试数据定型时间也差不多了。

  现在的西飞方面开始要求愿意提供发动机的三家供应商一起参与竞标,看样子是要准备初步的将发动机型号定下来,杨辉这边也不得不慎重起来。

  “喂、刘总工吗?我是西南科工杨辉,现在想问问核心机的进度到了哪里,西飞方面已经开始催我们发动机供应商,现在情况有些不容乐观,我们的进度是最慢的。”

  而电话另一边的刘总工也很有信心的回答杨辉:“没问题,初步的核心机数据我们已经定了下来,昨天就已经整理好往你们那边启运,还有一台剩下一百小时的寿命的核心机也随着资料一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