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假条

  强力推荐您品读:|文字转换:

  恐怖悬疑:

  由于对齿轮传动技术给予厚望,本来杨辉是打算全程跟进其国产化进程,但基地的一堆杂事却把杨辉死死的钉在了常务秘书长的职位上,完全动弹不得。

  别说跟进齿轮传动技术,甚至杨辉想要在二所多待几天都不行、歼练七的设计已经进入尾声。虽然没有按计划装上涡扇10,只能用涡喷7暂时代替,但在军队和外方的要求下,先期采用涡喷7型号的歼教七a进入了最后的试飞定型。

  一款承前启后新飞机定型,自然引来了众多的大佬前来围观,杨辉需要负责这些大佬的招待工作,这不管在哪里,国内、国外都是一件大事,提前半个月的筹办是必须的。

  当最后一个架次的试飞完成,飞机滑跑到机库中,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历时两年半的研制,算是先期告了一个段落。

  上亿美元的投入,终于看到了成果,开始慢慢的收回投资,一款让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的飞机,今天就要定型投产。

  “聂帅,这就是我们的新飞机,前前后后一共投入了5.7亿美元的资金。从最基础的计算机辅助设计引入,到飞机的电传飞控的测试,配套发动机的研制,我们这款新飞机采用的新技术高达上百项。”

  这里的新技术可不是什么在原有的歼七上面简单改进,一般的小修小补,那肯定是不能算在这里面。

  听起来杨辉只是在给聂帅介绍,但跟在后面的可绝不仅仅是聂帅一人,海军刘司机没有来,不过阴差阳错的把杨辉未来的岳父派来。

  杨辉这毛脚女婿现在混的相当不错,这次来是要和杨辉摆谈摆谈的,但现在自己的工作却不是这些。

  “飞机不错,我们这次就等着新飞机的定型入役,海军急需这款教练机。”

  一来就猴急的要飞机,这肯定不能忍,空军、巴基斯坦方面紧随其后。

  “我们空军更加急需。我们的歼七、歼八两款飞机基数比你们海军大多了,我们才是急需。”

  “我们巴基斯坦作为投资方,有权利在第一批次中拿到飞机,如果产能不够。我们巴基斯坦正在建设的新生产线也可以用来生产。”

  巴基斯坦生产线现在还在采购生产设备中,重型高精度生产设备,都是接到订单以后才生产,这些东西很难有库存,不可能给钱就拿到设备。你还得耐心等待。

  因此巴基斯坦生产线建设起来,并投入使用,至少要等到86年底,而现在,则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当然,巴基斯坦方面大的新生产线能够按计划投入使用,我们肯定会把巴基斯坦的订单放在巴基斯坦本土生产,而现在恐怕还没法在巴基斯坦开始生产。不过我们已经和0132取得联系,由0132厂生产一部分的飞机,满足各方面的需求。”

  透出一条令各方都满意的消息。这才带着众人往生产线上去,最后的试飞项目已经在众人的见证下完成,第一架定型生产的飞机,那有相当特殊的意义。

  第一架飞机的生产,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一架飞机的生产周期从来就不短,从最初的下料,一直到生产出主要的机身承力构件,到最后完成制造交付试飞,中间的生产周期都是按照年来计算。

  而领导前来参见新飞机的首架次定型生产,肯定是不能让领导去看那些机身构件的生产。怎么也要让领导看到有飞机的样子。

  于是,新飞机的机翼制造就成了这次表演的重点,领导视察观看飞机的生产,单是从生产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影响生产效率是肯定。

  好在这次是新飞机的定型生产中,工人本身也还没有熟练起来,就算没有领导来看,效率也很难达到。

  杨辉权衡一番还是决定这次带着领导来看看,以满足一下众领导的好奇心。

  若是能引起上面领导的重视。多给拨点款,或者在以后政策上往基地有些倾斜,那就赚大了。

  走到机翼制造车间,看到的是典型的钣金工作环境,没有一眼看起来就觉得脏兮兮的机床,那明亮的厂房,给前来观看的领导们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至少看起来是相当的整洁。

  “聂帅,这就是新飞机的机翼生产车间,新飞机的机翼将会在这里制造成型,然后转移到旁边的总装线上,完成飞机总装下线。”

  聂帅走进来的时候早就看清楚生产车技里的情况,台架上的翼梁、长桁、翼肋部件已经固定连接在一起,大体上的机翼构架已经出来。

  最后剩下的也就是将蒙皮铆接上去,这道工序就是要在领导面前表演的,旁站着的工人师傅早就穿好工作服。

  工人师傅打理的干净利落,现在机翼框架前,而成形后的蒙皮被放在旁边,就等着一声令下,马上就可以准备打孔开铆。

  聂帅走在上前,来到机翼旁,看着和简单的三角翼翼型完全不同的新机翼构架,背着双手,弯下腰好奇的打量上几眼。

  “不错,是和歼七的机翼很不一样,开始吧,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们的第一副机翼下线。”

  说完话,给了负责开铆的工人一个鼓励的眼神,便和众人一起退后到一边站着,尽量减轻自己一行人对生产的影响。

  看着情况聂帅还真就是要打算等到机翼制造下线才走,杨辉没办法,只能是多招呼几位工人一起来,加快这第一副机翼的制造速度。

  “一起去,和你们班长一起把这副机翼制造出来,单给机翼上蒙皮倒也用不了多久,不过要注意质量,千万别给搞错了。

  ”

  嘱咐一番,几位工人又走上岗位,将蒙皮一起找准位置、夹紧,随后是铆接流程,用以将蒙皮固定在机翼框架的表面。

  机翼框架加上蒙皮,就构成板杆结构件、闭式盒段,可以承受飞机飞行过程中受到的拉、压、弯、剪、扭五大种类的力,抵抗高速飞行中的恶劣受力环境。

  但是,要将蒙皮完全和桁条、翼肋连接起来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铆接是最成熟、最经济的办法,但是铆接也有其本身的缺陷。

  固定一块蒙皮,要严格按照规定打铆钉,但是,在飞机上打个铆钉也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为了将重量减轻,需要严格控制铆钉的数量。

  甚至每一颗铆钉的位置都是严格计算过,该打在哪里,要承受多大的力,这都是有要求在里面。

  比如,经过计算之后,在一排铆钉中需要打上五颗,每一颗都要承受自己能承受的最大能力。

  这就要求在铆接的时候,每一枚要都能铆接到位,不能有任何的松动,或者错位。一但其中一颗铆钉在铆接的时候没有铆接到位,有松动,那就好玩了。

  本来该五颗铆钉承受的力,却让四颗铆钉来承受了,而另外一颗起不了作用,这就是最典型的连接失效。

  为了控制重量、本来就把每颗铆钉受力压榨到了极限,现在四颗铆钉承受着超过其本来该承受的力,提前断掉是再正常不过。

  这若是在飞行中,严重的就会导致蒙皮无法被固定在机翼的框架上,脱落是肯定的。

  蒙皮都脱落了,气动外形自然没法维持,后面的事,不用说都知道下场。

  反正不管最后能不能成功降落返回,这都是一次飞行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