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日照之城⑵

  不得不说,被晏安阳这小子给料准了!

  刚过午夜,我们便遭到偷袭。

  在此之前,我还在与晏安阳说着话。

  我对他出格的维护表示困惑不解的时候,他一副“我就这样”的模样,回应我说:“想杀你的人,被你们的人杀绝了;不想杀你的人,我已将她送回你们的队伍里!”

  不想杀我的人,他指的是陆海棠。

  我闻言,不自觉地瞟了一眼坐在人群边上的美人老板娘。

  她安静地坐在那里,与周围的事与物隔绝,不知思绪何处。即便一身黑色素衣,亦掩饰不住她天生的淡雅美丽,一如月下海棠静静绽放。海东青坐在离她不远的篝火旁,夹在弟兄们当中,一直托着腮痴痴地看她,却不敢越雷池半步。两人就这样你看此处的我,我看他处的风沙,保持着一种难以名状的胶合感。

  原来陆海棠会出现在黑叔他们的队伍里,是晏安阳的安排!

  我收回目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一时之间有些捉摸不透他银色面具下那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

  “啧,看你的表情……好像我在说着天荒夜谈似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有心事便会呈现在这张脸上,藏都藏不住,这点倒是千百年始终如一啊!唉,我真不知道数百年前,你是哪来的自信,以为当年我们在苍月谷外的路上相遇时,我会认不出你们的?!”晏安阳唉声叹气地摇头,啧啧道,“还记得吗?那时候你们从苍月谷里逃出来,易容成一对老年夫妇……”

  我怎么会不记得?当年的情形至今还历历在目。那时候,我引来雪巅的地下热泉毁了大半个苍月谷与龙腾堡后,族人们相继离开,我和陆吾以及罗隽之三人为掩人耳目易容成山野村人,雇了马车往东而去,路上与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相遇,被他们设下关卡拦下……

  “……”我瞪着他,一句话都不想说。

  “为了避开我,你们也算是费了心思啊!看着你极力扮演成一个老年妇人的模样,我实在不忍心揭穿你!”晏安阳有些狡黠地看着我,语气里透露着得意之色。

  我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面上继续保持沉默,心里却是极为惊讶。

  活见鬼了!

  他那时候,其实一眼便看穿了我们的伎俩?!那为何——

  “为何当时不动手对么?”晏安阳见我一副活见鬼的模样,便好笑起来,他的目光落在火光处,有团熊熊焰火在燃烧,“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在这世上,你们的对手,只能是我!可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趁我不留神的时候来招惹了我的……对手,我岂能让他过得轻松惬意?!”

  啧,我们的对手,只能是他?!

  我哼了声,嗤之以鼻。

  这么狂妄自大的口气,也只有他晏安阳才有!所以呢……

  “所以,我便将那个人以及他那破烂的城堡再洗劫一番!”晏安阳呵呵笑了起来,仿佛忆起当年自己做了一件甚为光荣的事,那殷红惊悚的半边嘴角处露出了残酷的微笑,他一字一句地告诉我,“我逼他吃下那颗令我生不如死的药丸,将他关进小笼子里,让他垂死着活得与我感同身受……”

  不用问都知道,晏安阳嘴里的“他”便是龙临渊了!

  “……”看着他这副残忍的模样,我想起了数月前在苍月谷里重遇上的龙临渊。

  不同于晏安阳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龙临渊那可是满心的“我不得安生你也必须垫背”的愤恨。莫怪龙临渊心理扭曲成那样,因为有个更变态的家伙将自己曾承受过的痛苦加以在他身上。

  虽说龙临渊居心叵测,可晏安阳也非善类,这两个人越是拼个你死我活,对我和陆吾而言便越好。可是,他们对付敌手的手段实在过于残酷极端,与我们终究陌路。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做过份了?”晏安阳见我不言不语,以为我对他这行为不屑一顾,有些不高兴了。

  “过不过份我说了不算吧!看你现在的境遇,难道不是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么?”我嘲弄地抿抿嘴,“事实上,你不觉得你自己跟龙临渊极为相似么?”

  “……”晏安阳被我这么一说,开始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才开口:“确实如你所说风水轮流转,多年后他找到了我,复活了我,同样也将我加以他身上的耻辱统统还给了我!”他仰望着苍穹,若有若无地叹息着,“我们生来相似,但却也极为不同!至少我没有他那么凶狠,亦没有他做事手腕那么高明。他的野心比我大,他要的是天下,而我要的……却始终是你……”

  “……”我一怔。

  “所以我才说,龙家小子要杀到了,你不如带着最后的钥匙,跟着你男人私奔去吧!”兴许是怕我尴尬难为情吧,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已经换了话题。

  他扫了一眼营地里的人们,忽然问:“看你们当中也算是人才济济,那些年轻人好歹也是曾参与封印过我的人的后人,虽然比不上我的聪明绝顶,但行事谨慎也是必要的,怎么就这么轻易被龙家小子摸清底细?你们的路径制定也算是随性而起吧,为何会被人知晓得一清二楚,处处受制于人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的队伍中出了细作么?”我挑高了眉头,有些怒了。

  我们这一行人,前有黑叔、吴勇、戴晴、海东青、符承志、莫云杉,后有罗门生、智戊、大花、黄莺、龙三宝,还有一个余山,跟美人老板娘陆海棠一样,都是晏安阳那边的人投靠过来的。按道理说,若是有细作,余山和陆海棠的嫌疑最大,可晏安阳的话里明显说的不是他们俩,那他说的是黑叔罗门生他们的咯?可放眼过去,有哪个不是一路相随出生入死过的?!我没有理由去怀疑他们当中的任何人,况且,与其贸然怀疑自己人,倒不如说——

  “你是在挑拨离间么?”我冷声问。

  “多留个心眼也是好的!”见我不信,晏安阳终究还是叹了口气,便不再说什么了。

  “你跟秦天也说了这事?”我犹豫了一下,问。

  晏安阳点点头,补充道:“他还谢了我照顾他陆姓后人!”他撇撇嘴,带了几分自嘲,说:“其实,我也不是因为她与你们有关系才特殊对待的,我只是欣赏她敢于对命运说不的那份勇气罢了!”

  “即便如此,她能安然无恙站在我们面前,也是多亏了你!”秦天要感谢的人,我自然也会感谢,就算是十恶不赦的晏安阳!只是,今日一番谈话之后,他似乎也没从前那么讨人厌了,而且听得出他是拿出诚意来与我们结盟。

  我见我们之间的谈话临近尾声,我便站起来,准备回到陆吾身边,不管龙临渊是否夜袭,这黄沙野外的,保持警惕也是必须的。

  “神仙姐姐……”他忽然叫住了我。

  我回头:“嗯?”

  他张了张嘴,欲说还休。最终还是选择了开口,他轻声问:“如果那时候,我没有选择攻城掠池,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

  他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我不忍心看,没有半点犹豫地回答他:“不会!若没有后来的事,你会一直是好玩伴、好弟弟!”

  失望爬上他的脸,他扭头不再看我,幽幽地说了一句:“起雾了呢!”

  宅男福利,你懂的!!!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