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逆推

  088逆推

  这是真正的狠人出手一点没有留情的余地龙子看着林天成将匕首在徐伟的身上擦了擦,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并没有脸色惨白,也没有惊恐万分的模样,这会也知道林天成不是善人了

  林天成起身踢了一脚徐伟,说道:“老子做人将心比心,只要你们兄弟不在背地里做着对不起老子的事情,我们今生就是兄弟”

  说完,他握着短短的匕首向李静兰和齐文哲走了过去。近距离看着美女杀手齐文哲,林天成暗自偷笑,这个齐文哲还真是漂亮,此刻她中毒颇深,还真的便宜了自己

  “救我”齐文哲杏眼朦胧的说出这两个字,虽然娇躯被绳子捆绑,但是仍旧在极力的扭动,林天成一眼便看见齐文哲的下身似乎已经湿透了,但是此刻却不是救人的地方他走上前去,深呼吸几口,忍住立刻解救齐文哲的冲动,双手啪啪在她的几个穴位上点了几下,知道自己只能暂时控制药物的循环速度,但是能控制多久自己也不清楚

  “你死不了,因为有我在”林天成没有给齐文哲松绑,从她充满情欲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如果自己现在给她松绑,齐文哲一定会不管不顾的扑上来,搞不好会逆推了自己现在身边可是还有龙子兄弟,再说现在徐强兄弟已经死掉,要尽快离开这里才算安全

  齐文哲也觉得很委屈。自己忍了大半天,这种滋味实在是难受。身边没有别人,虽然还有龙子两个男人,但是说救自己这话就是说给林天成听的,现在的自己已经近乎疯狂,虽然自己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有机会真正深入交流。齐文哲觉得自己的身子简直要冒出火来了,她一见到林天成的影子,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恨不得把自己扒得光溜溜的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

  “林天成,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龙子说这话的时候可没有在乎齐文哲是怎样一副模样,他和龙哮两人拖着徐强的尸体就向外走去。工厂的地上也因此被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你们先处理好尸体,别留下一点线索,对了,把徐强兄弟电话电池抠出来,这样翟峰打电话会一直无法接通老子要把李县长弄醒”

  林天成虽然如此说,但是并没有将李静兰弄醒,在龙子兄弟二人拖着徐强的尸体离开的一刹那,他看着满脸扭曲的齐文哲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辛苦,来,我给你揉揉奶先放松一下,这里不是救你的场合”林天成来到齐文哲的身后,将一双大手牢牢的覆盖在那对傲人的雪峰上。

  “你疯了啊,当心让他们看见”

  “看见就看见呗,我这是给你按摩,又不是挤奶,谁好意思往歪里想啊,嘿嘿”林天成的手慢慢的揉动起来,把那对雪嫩的奶子捏出各种可爱的模样。入手之时一片弹性,他腾出一只手挑开捆绑齐文哲身上的绳子,虽然不确定齐文哲会怎样,但是她是自己的第六滴极品处女血,有合欢铃在,她是不会对自己下杀手的

  “嗯”齐文哲的身子往后一仰,将头枕在他的身上,情到酣处忍不住伸出手来勾住他的脖子,让他俯下身来接个火。林天成吻着她的唇,吻着她的前胸,隔着衣服吻着她漂亮的奶头,吻着她可爱的小肚脐儿,她的衬衫已经遮不住那些呼之欲出的雪嫩丰腴了,他甚至还想在这里把她的裤子扒了,抱着她肥美的大屁股狠狠的吻上去

  “尸体还没收拾呢”齐文哲说完摇摇晃晃的迈着脚步向工厂门口走去,她可不敢在这里让林天成把自己给扒了。这里是危险的地方,再说这里也不是自己喜欢的,若是现在交欢,龙子兄弟回来一眼就能瞄见光屁股的女人了她感激的看着林天成,在林天成的点穴手法之下,那股让自己癫狂的感觉有些安静下来,作为一个杀手,她现在还能暂时控制自己的情欲

  可是齐文哲觉得十分的奇怪,面对徐伟,自己没有那种立刻想要的感觉,面对龙子兄弟,自己也提不起半点情欲,哪怕是催情药在作祟,自己还是能忍住,但是一面对这个陌生的林天成,自己的情欲就像泄洪的水,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她现在只能靠着自己仅有的一点体力尽量离林天成远一点齐文哲终于走到了工厂的门口,娇躯靠着破旧的门,红着脸喘息了半天,刚刚把胸前的扣子系上,林天成却走了过来。

  “现在感觉怎么样能不能压制一会儿”

  “我不知道,你别靠近我,你一过来我就控制不住,这种感觉好奇怪”

  “那我帮你收拾吧”林天成从后面一把抱住齐文哲,双手伸到前边刷的一下将她刚刚系上的衬衣扣子扯了一个满地花,那一对娇嫩肥美的奶子兴高采烈的从齐文哲的怀里跳了出来,尽管有着胸罩,但是依旧在林天成滚烫的大手里又颤又摇。

  “大坏蛋,你怎么这么大胆子啊”齐文哲被他吓得心里怦怦乱跳,脸上桃花乱飞,她想转过身子狠狠的捶他一把,可是他那条火热的大家伙竟然已经深深地撞击自己粉嫩嫩香喷喷多肉多汁的臀缝深处,顶得她浑身一阵酥麻,早就失去了抵抗的力量。

  “我知道你中毒了,你是老子的女人,我现在就想要你”林天成轻轻咬着齐文哲的耳垂,邪魅的说道。

  “不要啊,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

  “没事儿,兰兰现在昏迷着,龙子兄弟还没有回来,只要你别叫得太浪了,就不会有人知道的”林天成已经憋不住了。如今一见到第六滴极品处女血,又是如此美艳的齐文哲,他就色胆包天再也熬不住了。

  “我的祖宗,这里真的不行,我还能压制一会,等我们安全离开再说这个好吗”齐文哲的声音激动的发颤。

  “等我们离开也来得及”林天成的鼻子里呼呼的喘着粗气,像一只闭上眼睛横冲直撞的野牛。

  “你去把那个女人弄醒,我们赶快离开时候我再跟你说我到底是谁”齐文哲极力躲避着林天成,她几乎是哀求的语气,如果林天成再不离开,自己真的会忍不住扑上去了

  林天成看着齐文哲那哀求的脸蛋,回头见到李静兰还昏迷着,妈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急也不能急于这一时,于是他来到李静兰身边,用地上的匕首割断捆绑着她身上的绳子。轻轻在李静兰的身上拍了几下,李静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鼻子里立即扑进血腥味。她看着地上那一大滩的血迹以及死掉的男人。吓得紧紧的抱住林天成。

  “我死了吗”李静兰声音发颤,搂着林天成的身体生怕一松开就会失去依靠一样。

  “怎么会,你现在身体没事吧”林天成搂着李静兰,心里不是一个滋味。如果不是翟峰,自己已经离开惠南县,回到莲花村去享受新鲜的女人,那里可是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小萝莉吴敏儿等着自己去开垦如果不是翟峰,李静兰也不会遭受这样的性命危险,她可以高枕无忧的处理惠南县的事情,可以小心的去翻查她父亲的案子如果不是翟峰,自己也不会被逼到杀了徐强兄弟

  不过林天成却感谢翟峰,因为有这样一个对手,自己的日子才不会寂寞

  这时,龙子兄弟走了回来,见到李静兰已经苏醒,拖着徐伟的身体又离开了工厂,林天成松开李静兰,安慰了一番,见到工厂有一些废料,于是拿起开始收拾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