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计谋

  085计谋

  徐强叹息一声,若是自己兄弟两人在场,弄死齐文哲和李静兰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但是现在还有龙子兄弟二人,而翟峰的叮嘱也只有一点,不留一丝活口。如今齐文哲已经被绑,就算现在松开也改变不了事实,齐文哲若是脱困,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兄弟死掉想到这里,徐强狰狞着脸孔咬着牙齿,仰头大笑了几声,终于决定一窝端掉这两男两女

  这是一个大胆的决定,也是迫于无奈的选择徐强就这么一个亲弟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掉,如果做掉了这几人,只要不留下一点线索,只要不让翟峰知道,也没有什么大事

  翟峰的野心不会屈居人下,跟随他这么多年,深知他们父子跟廖忠堂的关系,表面上的确听廖忠堂的指使和摆布,但是背地里,翟庆柱父子可是培植了不少心腹,尽管廖忠堂也算一方人物,可以说双脚一跺,不知道多少人会为他卖命徐强将事情想了一个透彻,自己兄弟的保命底牌那就是做事一定要小心,不能留下任何一点蛛丝马迹,现在不是以前,廖忠堂几乎已经明摆着跟谢云龙叫嚣

  此时,徐强的心思没有放在李静兰和齐文哲的身上,两个任由自己兄弟二人宰割的女人不值得放在眼里,虽然齐文哲是一个出色的杀手,但是现在却被捆绑着,就算她有上天入地的能力也施展不出。比起这两个女人,现在要做的就是怎样干掉龙子兄弟

  龙子推了一下自己发呆的弟弟,龙哮瞬间回过神来。

  林天成躲在墙根睁着眼睛看着里面的一切,神色很自然,现在就要看龙子兄弟如何保命,如何让徐强兄弟大意

  齐文哲眼见徐伟朝自己走来,脸一偏,恰巧看见探出半个脑袋的林天成,她在心里低声自语:“这小子还有些头脑,竟然想用出其不意用手段,可是他是谁,明明是第一次看见,为什么有一种很亲切熟悉的感觉”

  这时,龙子的声音响起:“强哥,只是两个臭女人而已,咱们可是兄弟,要不要我们兄弟出手解决了她们两个”

  齐文哲的谩骂声小了,看着缓缓走来的徐伟,眼里泛着浓浓的杀意,徐强兄弟没有出声,李静兰的脸上也满是绝望,成王败寇,这是铁定的规矩。

  “徐伟,你给我等着,下次,我必定要你的命。”齐文哲说完,感到脑子一阵的恍惚,身子都有些站立不稳,强咬紧牙关,好像受了很重的伤。只有她自己知道,徐强那一脚已经伤到了自己的肋骨,现在不能倒下,不然徐强兄弟搞不好会做出什么事情。

  徐强看了看龙子,没有说话,看着龙哮把地上的短刃捡起,心说:“是不是该让他们留下那两把刀自己可是想顺水推舟一起干掉龙子兄弟,自己空着手,同样是练家子,若是动手可就真的吃亏了。虽然还有手枪,但是枪声一响,万一招惹来什么陌生人,那就不妙了徐强的心思很缜密,表面上没有任何异动,心里却在想着万全的计策

  龙哮捡起了齐文哲的短刃,几步来到她的面前,一伸手握住徐伟伸出去的打手,笑道:“伟哥,这个臭娘们想要对你不利,要不要杀了”

  “妈的,老子都说了,要他妈先奸后杀”徐伟咧着嘴大笑着,甩手脱离龙哮的右手,舔了舔嘴唇,色眯眯的看着齐文哲,笑道:“老子还没有玩过杀手,尤其像你这样漂亮的女杀手,你刚才不是很装逼吗现在倒是跟老子n瑟啊嘿嘿,待会有你爽的”

  “王八蛋,徐伟,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

  “他妈的,你都要死了,还敢跟老子叫嚣”徐伟甩手就是一巴掌掴在了齐文哲娇嫩的脸蛋上,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齐文哲忍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事到如今都怪自己大意了,如今成为阶下囚,她没有指望徐伟兄弟会回心转意,反而是期待外面的林天成会有怎样的举动他是无心路过这里,还是有意来到这里他和这几人是什么关系敌人还是朋友

  一刹那,诸多的念头浮现出来,齐文哲偏头只是又看见林天成的半张脸,见到林天成摆了一个手势,这一次算是明白了,原来他是来解救身边的李静兰

  现在的林天成可不是那个自大的林天成,从目前的情况,林天成收起了骄傲的心,自己若是一个不小心都可能被徐强兄弟把命留在这里。

  “龙子啊,时间不早了”徐强笑着来到龙子身前,搂着他的肩膀说道:“李县长是绝对不能留着,这个齐文哲的身份虽然特殊,但是我二弟的性格你也知道,你们兄弟以后还有大好前途等着,我们做掉这两个女人,我相信你们兄弟会保守秘密”

  “强哥,这是当然,现在就动手”龙子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打起了精神,时时刻刻都在提防身边的徐强

  说起别人自己可能不了解,但是徐强兄弟做的事情可是不少,多少还是知道他们兄弟二人的为人,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人

  “龙哮,你们兄弟二人在这里碍事,老子要奸了这个齐文哲,那里有铁锹,你们哥俩出去挖一个大坑,老子爽够了就宰了她们两个,然后给埋了”徐伟满脑子都是欲火,根本不知道自己大哥的意图,他一句话正好给了龙子兄弟离开的机会他说完走回一张破桌子面前,弯腰蹲下打开桌子上面的一个皮包,邪笑着从里面掏出一个药瓶,拿在手里大笑了几声回到齐文哲面前,

  噗嗤徐伟轻轻按了一下药瓶,一股浓烈的药味顺着齐文哲的琼鼻钻了进去。

  “徐伟,你做什么”齐文哲感觉到一股特别的药味钻进了鼻孔,瞪大眼睛看着徐伟。

  “嘿嘿,那可是好东西,一会儿你会欲仙欲死,老子这东西,就算在贞烈的女人吸进身体也会变成荡妇你这臭娘们就等着临死前老子让你爽一把好了”徐伟收起药瓶看着一脸苍白的李静兰,他可不敢对李静兰动手,虽然翟峰不在,可是万一自己搞了这个女人,哪天醉酒失言,自己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翟峰砍。他来到李静兰面前,二话不说就举起了手臂,猛地在李静兰的脖子上一拍,李静兰瞬间晕厥过去。

  龙哮捏了一把冷汗,他也知道徐强现在想斩草除根可是他现在还没有动手,因为他在寻找自己兄弟放松警惕的机会。同样都是练家子,都清楚一点,如果不能一招毙命,那就给了对手要你命的机会他手里拿着铁锹看着一动不动的大哥,眼前离自己最近的便是徐伟,他只能笑嘻嘻的与徐伟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个距离要足够自己铁锹一挥下去就能砍到徐伟的脑袋

  徐强将龙哮这一个举动看在眼里,心里暗骂自己的弟弟粗心本来还搂着龙子的肩膀,只要自己两手一动便可以瞬间扭断他的脖子,但是只要自己一动手,龙哮也会瞬间动手,那时定是鱼死网破的场面他只好松开手臂,轻轻拍了拍龙子,笑道:“小伟说的对,你们兄弟出去挖个坑,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挖好回来帮我们抬尸体去吧”

  徐强知道现在想动手已经不可能了,只能从长计议,反正距离天亮还有时间,在龙子兄弟离开之后自己还可以重新思量一下计策能做到自己兄弟二人没有性命危险的前提下解决龙子兄弟,需要一个万无一失的计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