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李静兰的危险(三)

  082李静兰的危险三

  原本并不熟悉的李菲菲,让林天成觉得这个女人还是很细心的。林天成笑着说道:“想不到你还停细心贤惠的,哎,老子何德何能让你这般抚触。快点做饭吧,我很饿,一会还有点事要办。”

  “哼,贪吃的恶狼,今天便宜你啦,我跟你说,以后可不准这么随便,要是让别人知道,你就死定了。”李菲菲说着,俏丽的脸上带着微笑走进了厨房。

  袁玉莎看着那么高兴李菲菲,心说:“这个林天成,真会哄女孩,看来菲菲已经陷进去了。”

  林天成果真很能吃,足足吃了一小盆米饭,一大盘红烧排骨,李菲菲虽然没吃一点儿,却看着林天成吃,很幸福地笑着,每一次都是她帮着林天成盛饭。林天成最后打着饱嗝,看着文文静静的李菲菲收拾着饭桌,忽然有了家的感觉,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心说:“看来我也应该会莲花村看看了,不知道现在王英她们在做什么”

  嗡嗡一阵刺耳的电话声让林天成从思绪中清醒过来,掏出电话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这个时候,梁环环与袁玉莎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林天成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但是却假装不知道的样子,迷迷糊糊地接起了电话。

  “林天成,你他妈的小心点,老子要你死无全尸“

  听着翟峰的语气,林天成就可以想到他妈比的德性,林天成恨不得现在就在翟峰面前,上去踹他两脚,不过眼下翟峰除了在县委可以看见,其他时间他还是很小心,而且现在惠南县的拆迁还并未动工,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生死较量,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哼哼,老子过阵子亲自去找你,老账旧账咱们一块算。”林天成说着,眼睛扫了出去,袁玉莎皱着眉头,李菲菲同样不明白他在跟谁通话,除了梁环环正视林天成之外,此时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哼,老子也很期待跟你对决的一天,我倒要看看是你死还是我亡”翟峰得意的冷笑着。

  “那咱们走着瞧。”林天成大笑着说道:“行了,没其它事你就快滚吧,别碍着老子的心情。”

  听到滚字翟峰气的全身颤抖,瞥一眼身边的保镖,咬牙哼道:“林天成,在外面我是老大,轮不到你嚣张。”

  林天成冷笑一声,说道:“翟峰,你他妈若是敢惹我,老子就让你吃屎。”

  “哼,有本事就先救出李静兰再说。”翟峰说着把李静兰提了出来,似乎他只剩这一张底牌了。

  林天成猛然间感到一阵恶寒,李静兰出事了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可会死翟峰已经挂掉了电话。

  这时袁玉莎凑上前,很是吃惊的看着林天成,低声道:“怎么了,天成”

  林天成揣起了电话,随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低声笑道:“没什么事,现在我头好痛,今天发生的事情怎么都不记得了。”说这话的时候,林天成显得很痴呆的样子,自己死活也不能承认自己是在有意识之下搞了梁环环,如果泄露,袁玉莎还不得跟自己拼命

  袁玉莎有些不相信,梁环环打量了几眼林天成,脸上纠结了好一阵子,这才走过来拉着袁玉莎来到了厨房,简单的将自己下药的事情说了出来。

  “妈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莎莎,妈妈也不知道林天成有没有那个能力去对付李市长啊“

  “哎,现在好了,还好天成不记得了,不然你让他怎么面对我们母女“袁玉莎说着叹了几口气,见到林天成还在寻思着,小声说道:”妈妈,你以后千万别跟李市长那个人渣来往了,至于你的把柄,天成会想办法解决的“

  梁环环母女在厨房窃窃私语,李菲菲累的已经回到卧室去休息,但是现在的林天成却极度的着急和担心,李静兰的电话关机了

  袁玉莎跟梁环环说了好一会儿,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简单哦啊林天成如热锅上的蚂蚁,还以为是因为着急想不起来而着急,于是走上前拉着林天成的胳膊晃了晃,笑道:“想不起来就不要去想了,你现在身体没什么事情吧”

  “没有就是头痛”林天成的演戏天分还真是不错,袁玉莎全然看不出他是知道事情原委的。

  “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莎莎,兰兰似乎出事儿了”

  “哪个兰兰啊”

  “就是李县长”林天成看着袁玉莎的脸蛋,轻轻捏了一下说道:“刚才打电话的是翟峰那个王八蛋,我想此时的兰兰不是被绑架就是出现了意外,水泥厂闹事,她应该过去了”

  “那你还在等什么,赶紧过去看看啊”袁玉莎也有些担心,若是李县长真的出事了,那么翟峰可就接管了这一次的拆迁,这个人自己已经打探到一些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等人顺利进行的,甚至还会找时机做掉自己等人

  “好,我现在就去,你们要小心行事,记得有事电话联系”林天成说完便急匆匆的离开袁玉莎的家。

  他这一走,梁环环算是喘了口气,面对这样的男人,她还真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莎莎,怎么了”梁环环来到窗口子见林天成下楼便驾车离开,轻声问道。

  “妈妈,李县长似乎出事了”

  “哦是不是那个翟峰搞得鬼”

  “应该是他”袁玉莎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自从翟峰出现在惠南县,表面上虽然没有做出过分你的事情,但是暗地里却没少做一些让人唾弃的事情,但是自己是商,人家是官,小胳膊拗不过大腿,再说他也没有直接对自己身边多险恶人不利。但是他是林天成的敌人,也就是自己的敌人

  梁环环点点头,惠南县以前的形势十分的不明确,随着张喜成的倒台,惠南县的形势已经完全是李静兰一人独大。但她却知道,真正可以左右惠南县局势之人是公安局局长刘水成,但她却不知道林天成可以左右刘水成

  梁环环母女相互安慰了一会儿也便各自去忙。林天成驾车离开之后,没有半点的犹豫,直接向城东水泥厂的位置进发。

  来到水泥厂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担心似乎被验证了在那水泥厂的大门口停靠的轿车正是李静兰的座驾,但是只有车没有人,而且水泥厂的大门也被锁上。四周静悄悄的,让人有点不适应。

  林天成又一次拨打李静兰的电话,接过依旧是关机,他咬着牙走下轿车,来到李静兰轿车面前之时才发现,轿车的玻璃已经碎掉,车内驾驶的位置还有一些血迹,车里凌乱不堪,显然是经过扭打。

  妈的,如果李静兰真的出事,老子一定要将翟峰碎尸万段林天成在心里狠狠的告诉自己。起身来到水泥厂的大门口,见到四下无人,攀爬着大铁门便跳进了水泥厂。

  漆黑的夜晚,水泥厂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林天成摸索着在水泥厂四处搜索,虽是多年的企业,但是水泥厂还真不小。林天成小心的找了好几处都没有看见一个人,一颗心也越来越紧张。

  又是十几分钟过去,林天成转过工人宿舍之时,忽然看见老旧的楼房一楼,也就是厂子保安的屋子里有灯光

  在灯光的照耀下,两个人影在交头接耳,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有人在就有希望。林天成屏住呼吸,放轻脚步,一点点向亮灯的地方小心潜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