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李静兰的危险(一)

  080李静兰的危险一

  梁环环是什么人,一个官员,若不是以为内工作上被李市长那个人面兽心的人胁迫,自己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此时林天成这样的小男人居然这般对呆在家,不由得傲气顿起,身子猛地一挣扎,脱了开去,走到桌边说倒霉:“那就不来了,你以为我是什么,求你钗已剑衷谖铱墒窃诎锬闱毒,你憋死好了”

  林天成没有想到梁环环说变就变,不由的心里一慌,连忙赶过去,连声说道:“对不起,我开玩笑呢,开玩笑呢,来,让我亲亲,我求你还不行嘛”

  林天成双手搂着梁环环的腰肢,伸嘴要去亲她,梁环环摇头不让他亲,浑然忘记了此时此刻的林天成是很正常的白哦先。两人相持了一阵,梁环环略略一慢,嘴唇就被林天成盖住了。

  林天成这次可不敢玩了,上面亲着梁环环,下边利索的捞起她的裙子,把她压靠在桌边,抬起她的一条腿,挺着大懒鸟就往里插,梁环环待要挣扎,火热的大懒鸟已经顶着了她的阴唇,心里一荡,也不动了,双腿略微张开,大懒鸟立即插进来,长驱直入,已经插进去一大半,一种充实的快感立即从心底涌起,禁不住啊的一声哼叫起来。

  林天成的大懒鸟一插进去,立即挺动屁股快速抽插起来,一手提着梁环环的大腿,一手揉着她的丰乳,整个身体都贴在她的身上,只有屁股有节奏的动着。

  梁环环穿着尖尖的高跟鞋的单腿立在地上根本承受不了他的冲击,腰部靠着桌边,双手撑在桌沿,头向后仰着,一头乌黑长长的秀发披散下来,随着她的摇动轻快的飘荡,坚挺的丰乳向前突出,嫣红的乳头像刚绽放的花蕾鲜艳欲滴。

  大抽大插了几百下,梁环环突然止住林天成,说道:“停停,这个样受不了,让我换下姿势”

  林天成只好抽出大懒鸟,梁环环把被他抬着的腿放下,转过身来,双手撑在桌沿,俯下身子,翘着圆圆的屁股,转头对他妩媚的一笑,说道:“随你啦”

  “这样好”林天成情场老手,对这种背插姿势当然很熟,梁环环刚毅站好,他身体就贴了上去,扶着梁环环两篇圆鼓鼓白白嫩嫩的屁股,分开股沟,大懒鸟对准道口,往前已送,立即进入了一大段,再一送,大懒鸟全根没入。

  “怎么样,爽吧”林天成开始抽插起来。

  “好深,插到底了”梁环环摇着头,屁股扭动着,迎送着,长长的秀发从双肩披下,与两个白白长长的奶子一前一后的摇晃着,构成一副诱人至极的淫秽画面。

  比起林天成现在的舒服,李静兰却是为了拆迁之后的改革方案,没有回家吃饭没,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赶材料,在县委呆了几年,她靠着勤奋肯干以及廉洁走到了今天。不过她现在也知道,现在机关有一种现象,像她这种速度远远比不上跟在领导身边跑的生活秘书来的快。自己是靠实力爬上来的,可是自己的同学张梅都已经成了国土局局长,而另外一个大学时的闺蜜也成了镇长,虽然有些靠色诱,但是人家可比自己认识的人多太多了

  刚刚放下电话,李静兰长吐出一口气,电话是张梅打来的,如今她已经是市委有名的女强人,对于惠南县的拆迁也叮嘱了几句,无非是小心提防翟峰这个人写材料其实本可以用电脑,但是李静兰担心自己的电脑会被翟峰用手段窃取资料,只好用书写的方式。而写材料关键是要进入状态,李静兰对拆迁之后的建设和改革这个问题已经研究多时了,她写材料久了,养成了一个习惯。

  上面有什么精神,报纸上一出来,她就在心里结合惠南县的实际情况想思路,一旦弄到市里就要贯彻执行了,她脑力的思路也想的差不多了,所以写起材料是又好又快。别人常常想不通,李静兰这个女人的按哦子是怎么长的

  对于惠南县的改革上面已经喊了几年了,以前的口号三年完成,拖到现在成了历史。按现在的精神,是县乡以及三年完成分流任务了。虽然进展缓慢,但是也算小有成绩。至于这改革的范美感写起来当然驾轻就熟,知道思路,工作目标,步骤,要求,建设等等一条条写出来,异常的流畅。李静兰只想尽快的写完材料交给袁玉莎,毕竟她现在是这次拆迁的老板,自己需要简单的提出几点要求的。

  李静兰心里正暗暗兴奋的时候,刺耳的电话声在静悄悄的办公大楼里突然乍想。李静兰不禁一烦,谁又来吵拿起电话说道:“喂,你找谁”“李县长啊,看来你现在很忙啊”翟峰叼着香烟,喝着红酒,看着身边两个保镖点点头,接着笑道:“刚才我下班回来的时候,惠南县的老企业丰源水泥厂的拆迁似乎遇见了一点麻烦,我就是跟你说一下”

  翟峰阴狠的笑着挂掉电话哼道:“水泥厂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吧”

  “老大,安排好了,只要李静兰敢来,你放心”

  “是的,老大,李静兰会九死一生,保证万无一失”

  “嗯,做的很好他妈的,老子既然得不到,就他娘的辣手摧花,让她死掉算了”翟峰喝下一口红酒,痛苦了少许,叹道:“老子对李静兰是真心实意,可是这个臭娘们非要跟林天成在一起,跟我作对,我爸爸一再吩咐让我小心,要我做掉李静兰,现在也不能再拖了,不然当年的事情会被翻出,那个时候我们都不会有好下场”

  “老大,要不要告诉林天成”

  “等李静兰死掉的时候再告诉他,顺便一起解决了吧,一定要要万无一失,如果出现一点意外,你们两个都要死,下去安排一下吧我静一静”

  翟峰打发了两个保镖,暗自叹了一口气,起身站在窗口,叹了不知道多少口气。他知道,李静兰是一个心系市民的县长,水泥厂出事,她一定会去,但是自己早已在哪里布下了天罗地网,李静兰插翅难飞,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兰兰,对不起,我也是逼不得已”翟峰自言自语的说完,回到沙发上开始酗酒。

  李静兰坐在椅子上,考虑着翟峰的消息,水泥厂是多年的企业,解决了不少人的就业问题,但是现在已经被列入拆迁范围,那些工人对于突然之间失去的工作肯定有所抱怨,聚众闹事也可以理解

  要不要去李静兰在办公室里徘徊。想了很久,终于收拾好材料放进了办公包,确定没有留下一点有用的东西之后,这才拿着电话给没林天成打了过去。

  正在努力耕耘梁环环身体的林天成,早已经恢复了意识和理智,但是却沉醉于梁环环那紧凑的如处女一般的肉洞,她的呻吟是夺魂摄魄,她的身体嫩如少女一股热流喷出的一刹那,电话在袁玉莎的身边嗡嗡像饿狼起来。

  “啊,你怎么弄进我里面了我,我会怀孕的啊”梁环环大叫了几声,感觉到一股滚烫如火的热流窜进来,舒服的让人魂飞魄散。

  “我”林天成有点愧疚,干了袁玉莎这个极品处女血,现在有搞了梁环环,而且那边还有一个李菲菲,自己头脑清醒过来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是中了药物才这般如此。抽出大懒鸟的时候,几步来到昏睡的李静兰身边,拿起了电话心里便揪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