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过分

  078过分

  霍艳悄悄来到卧室门口,刚想喊一声,却听清了里面是大姨的叫声:“不行了,我都听你的还不成吗,起来,人家真的不行了,会死人的。”

  霍艳这下可吓差点晕了,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恰巧这时,旁边的卧室门开了,李菲菲竟然摇摇晃晃走了出来。

  霍艳赶紧快步走了过去,根本没注意李菲菲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大声说道:“你快来,我姨和林天成在卧室可能出事了。”

  这也幸亏李菲菲昨晚听声,心里满满的装着男人的那事儿,吃早饭的时候,仅仅喝了一口米饭,发觉袁玉莎几个人趴在桌上,觉得不对劲,就觉得头晕晕的,接着也趴到了桌上。

  由于李菲菲喝的少,醒来的也快,本以为可能是食物中毒,想起林天成可是袁玉莎的男人,就摇摇晃晃地进入我是,发觉没有人着又走出来。

  李菲菲来到了霍艳身边,听到了一阵阵急促的娇喊,喘息中梁环环再次拼命地叫了起来:“救命,救命,菲菲,小艳,莎莎快来啊。”

  梁环环已经觉得自己真的快不行了,身子一阵阵飘飘然,太舒服了,可是自己却舒服的连一丝力气也没有,呼吸都困难起来,这样下去,估计自己真的死掉了,被这个男人折腾死了。

  “嘭”的一声,门被踹开了了,梁环环听到这一声,心说:“有救了。”接着她就觉得头晕晕的,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知道了。

  李菲菲钻进了房里,快速打开了门,接着紧走几步,来到床前,看到那纠缠在一起的一对男女,李菲菲心里很是生气,林天成你太过分了,对阿姨这么的祸害,你

  可是仔细看去,才发觉林天成双眼赤红,脸上狰狞无比,抱着早就昏迷的梁环环,还在可劲地进攻

  李菲菲伸手抓住了林天成胳膊,用力向自己拉,大声说道:“林天成,你怎么了”

  可是李菲菲使出了全力,竟然都没有拉动林天成,这时听见旁边霍艳的惊叫声,赶忙大声说道:“别叫啦,快过来帮忙,他可能发病了。”

  霍艳红着脸,心里很娇羞,可是看到这个男人压在大姨身上,不停地运动,不由得走过去,伸出小手去拉林天成。

  林天成被拉开了,却猛然抱住了李菲菲,开始撕扯她的衣服。李菲菲看着林天成那痛苦的脸,本想打晕他的,心就软了。

  “你出去吧,他发病了,我来帮他。”李菲菲说着竟然快速把自己的裤子退掉了,主动躺到了梁环环的身边,把腿分开了,还主动引导着林天成的进攻

  李菲菲开始太痛了,因为没有一丝的前奏,让她那里痛的要命,不过死死地咬着牙,承受着林天成疯狂的进攻。霍艳羞得不敢看,可是大姨还在床上,没有一丝衣服,白花花的身子,两条腿就那么分开,一点遮挡都没有,自己看着都害羞,可自己要是走了,这个疯了的男人要是再欺负大姨怎么办她红着脸看着林天成可劲地狂风暴雨,霍艳心惊肉跳,太凶猛了,这要换做自己在下面,还活不活啊,简直能把自己刺透。

  可是当她看到李菲菲苦尽甘来,主动抱住了林天成的脖子,身子还不停滴向上,小嘴里疯狂地叫着,两人身上那晶莹的汗滴,更是让霍艳看的淋漓尽致,心里竟然胆大地想到,我要是在下面,是不是也能这样,天,我怎么会想这个

  这时,梁环环慢慢地正看了眼睛,看到了这个男人此时正趴在李菲菲的身上,接着就想起了自己飘飘然的感觉,太美妙了。

  梁环环想坐起来,可是感到一丝力气也没有,心里竟然很是满足,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李市长那个混球,根本就不算男人,记得那一次也就是三分钟不到,莎莎的那个死鬼爸爸也从没有这么勇猛过,连五分之一都没有

  林天成全身颤抖了,接着眼睛慢慢变得清晰起来,看到李菲菲躺在自己身下,任凭自己乱动

  这时,大家都来了,梁环环也被架着进了自己的卧室,袁玉莎脸红的不敢和大家对视,没想到老妈还想着帮着李市长,却没想到那药物竟然让林天成发狂,差点折腾死妈妈。

  到了下午,林天成才恢复了力气,没想到脑子竟然清晰异常,袁玉莎轻声说道:“你这个坏人,瞪着那么亮的眼睛干嘛”

  霍艳的妈妈和霍艳被袁玉莎开车送走了,原因是梁环环不想让她们参与这件事。梁环环和李菲菲都还无力地躺在床上,此时就剩下袁玉莎看护着林天成,却没想到这个男人睡醒后,眼睛那么的亮。

  林天成看着袁玉莎小心翼翼的样子,就觉得好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那么的温柔,现在竟然这么的害怕自己。

  “过来,扶我起来。”林天成用眼睛盯着袁玉莎的眼睛,感觉到胸口一阵滚热,似乎可以催眠,浴室他一直看着袁玉莎,没想到袁玉莎真的慢慢移了过来,伸手扶起林天成的胳膊。

  袁玉莎猛然清醒了,原因对面的这个难人主动放了她。不过,这个难人却大胆地抱住了她,低声说道:“莎莎,我太高兴了,咱们庆祝一下,我帮你舒服吧。”

  “别,人家,人家”袁玉莎虽然推着林天成的大手,可是还是倒在了林天成的怀里。袁玉莎特意换上的长裤,被拉掉了,紧身小内裤也被大手在上可劲地揉着,最后袁玉莎忍不住,主动脱了下去,长长的白腿,让林天成再次满意地抱到了怀里,大手竟然直接碰到了那娇羞的地方

  “别看,羞死人啦,你这个坏人快些,一会儿,我妈吗她们快醒了”袁玉莎红着脸,轻声说道,任凭林天成抱着自己的腿,肆意地把玩。林天成坏笑了几声,才把袁玉莎推倒在床上,接着最快的速度,完全插进了袁玉莎的身子

  被林天成压在身下,不断颤动的袁玉莎,猛然睁开了眼睛,小嘴低声叫道:“起来。”

  林天成猛然就被推开了,而且还直接把毫无准备的袁玉莎扑在了身下,此时的林天成还在疯狂中,猛然失去了可以出火的地方,再次疯狂了起来,这次袁玉莎可惨了,现在的她被这个强力的男人压在身下,没来得及挣扎,就感到大手狠狠地抓在自己的乳房上,“刺啦”上衣被抓裂,一只白白的奶峰跑出来,被林天成张大嘴,上去就啃吃着。

  袁玉莎感觉到了前面山峰的温暖,一阵的无力,自己只是觉得刚才似乎可以任由林天成胡作非为,而现在清醒的时候想要阻止,但是他的速度太快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到下面一阵剧痛,太痛了,脑子一片空白,只留下了疼痛,居然比第一次还要痛苦,两条腿忍不住全力分开,想减轻一些痛苦。

  袁玉莎的惨叫,让林天成心里一阵的得意。袁玉莎睁着眼睛,无神地看着在自己身上,不停运动的林天成,任凭林天成可劲地折腾,只是身子不停地颤动。林天成好像全身滚热起来,脑子一阵清醒一阵迷糊,,不过却没有恢复一丝的理性,只是猛然把袁玉莎的腿抬起来,左手抬着她的腿,右手抓着那绝对饱挺的奶子,大脚狠狠地蹬着她的身子,身子一次次地向前,那个可怕的大懒鸟,完全充分地一次次地占领

  从那肉洞口,一直磨蹭着到了最里面,这个过程,让袁玉莎慢慢地有了感觉,身子里沉寂下来的渴望,被林天成彻底开发出来,这下子袁玉莎那风韵的身子,在颤动中,有了举动,竟然主动抱住了林天成的脖子,下面开始了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