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吃里爬外

  074吃里爬外

  无风不起浪,树欲静而风不止林天成深知这个道理,袁玉莎的财力毋庸置疑,而且有金胖子加盟,这一次竞标大会也没有几个对手可以抗衡。但是在这会议室里的那个男人却让林天成有些怀疑,他的眼神漂移,尤其在看见自己的那一瞬间,脸色忽然苍白,尽管他很好的掩饰住,但是却没有逃过林天成的眼睛他的双眼在这个身穿高档服饰的男子身上看着,读心术之下,林天成的嘴角越发的邪恶起来

  妈了个逼的,果然是一个卧底读心术带来的信息让林天成有些愤怒,这个人吃里爬外,原本是袁玉莎公司里的骨干,但是为人没有主意,办事犹豫不决,又遇见翟峰这样心机颇深的人,几番说服与诱惑之下,一时间没有了主意,最为可耻的是这个人居然盗走了袁玉莎这次竞标大会的方案

  在别人眼里这只是一个方案,也就是全盘的策划以及竞标大会上出现的种种可能和对应措施,但是林天成可不这么认为,这是商业机密,一旦泄露可就不好应付了,若是落到竞争对手的手里也大可不必担心,可是却落到了翟峰的手里这个该死的翟峰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这次竞标大会,他也一定会找几个很有财力的帮手来竞标可是现在方案被盗,后果不堪设想啊

  翟峰的目的很简单,阻挠李静兰的一切计划和行动,破坏惠南县的秩序,扰乱安定,以此有借口让李静兰县长的位置坐不住这一点看来,李静兰父亲的冤案,翟峰父子是绝对的主谋林天成的眼光有些凶狠的盯着这个陌生的男子,甚至有一种立刻冲上去海扁他一顿的冲动他的这一眼神让这个坐在椅子上的陌生男子额头冒出了冷汗,开始有些坐立不安甚至有一种离开的冲动

  袁玉莎自然看见了林天成的异常举动,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这个男人,笑道:“郭经理,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有”郭振雄吓得身体不断的颤抖,林天成刚一进入会议室的刹那,他差点吓得晕厥过去,翟峰跟自己的交谈里,林天成的模样如烙印一般刻在心里,乍然一看见,魂飞魄散

  “莎莎,介绍一下吧,现在距离竞标大会还有一点时间,大家要熟悉一下,一会也好合作的默契一点”林天成说完走上前几步,对着在座的这些人笑道:“你们都是莎莎的得力助手,这一次竞标大会如果咱们成功的话,你们以后的薪水会翻一倍,你们要全心全力的协助莎莎,若是有人从中作梗,我林天成可不是吃软饭的人”

  “袁总平易近人,对我们都不薄,我们怎么会有二心”

  “不错,袁总是我们的东家,这么好的工作我们若是不尽心尽力,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岗位”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唯独郭振雄没有表态,他只是不停地拿着手帕擦拭着冷汗,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越来越抖颤

  林天成的读心术在这一刻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将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看了一遍,紧绷的心弦也微微放松下来,除却郭振雄,在座的人都没有二心,绝对的心腹

  “莎莎,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点事交代一下”林天成拉着懵懂的袁玉莎就走了出来。站在走廊上,林天成侧耳聆听了片刻,语重心长的说道:“郭振雄什么时候进入公司的平时工作能力怎样”

  “你说他啊”袁玉莎寻思了少许,说道:“这个郭振雄平日虽然有些畏首畏尾,不过为人还不错,我也是看着他老实才提拔他为开发部的经理,怎么了,天成”

  “这个人现在不是咱们的人”

  “咯咯,我早知道了”袁玉莎忽然能消除了声音,拉着林天成的胳膊小声笑道:“我知道他现在是翟峰的人,偷走了我的方案,你放心好了,我早有准备翟峰跟我斗,也许在官场我不是对手,但是在商场嘛,他可不一定会赢别担心,其实郭振雄也帮了我”

  “怎么说”林天成不得不佩服袁玉莎,自己有读心术才能看清一个人的内心,但是她却凭借女人的直觉将郭振雄看个透彻,而她似乎还留一手

  “这事儿也就是跟你说,在你没有来惠南县,我和金胖子便得知了惠南县会有拆迁,我和金胖子早有准备,虽然郭振雄偷走了我的方案,咯咯,其实哪一个方案是我故意让他偷走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翟峰一定会按照我那个方案来采取对措,而我手上的方案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厉害”

  “郭振雄给了我一个很好的信息,翟峰现在是胜券在握咯咯别担心”袁玉莎安慰了一下林天成。

  林天成捏着袁玉莎的脸蛋不停的摇头苦笑,他笑自己的能力,比起袁玉莎这个精明的女人,自己还真的很弱可是他清醒这个精明干练的女人是自己的女人

  回到会议室,袁玉莎简单的交代了一番,带着李菲菲和霍艳两个女人,在林天成的跟随下,四个人坐着轿车来到惠南县的县宾馆因为招标大会就在这里举办

  刚一停车,林天成便见到两个熟人,金胖子和杨大伟

  不过两人也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并没有走过来说话,原因也很简单,这个时候也来了几个人,林天成虽然不认识,但是在袁玉莎的解释下也明白了这几个人的来历全部都是商界的剧透,可是却是来自通源市

  “这几人应该就是翟峰拉拢来的”

  “也不其然”袁玉莎指着最后走进宾馆的那个男人说道:“这个人跟你还有点渊源呢,他是嘻嘻”

  “他是谁”林天成几人边向宾馆走进边问道。这个陌生男人走进不认识,但是袁玉莎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他是唐菲菲的亲生父亲”

  草林天成抹了一把冷汗,原来是老丈人有他在,这次招标大会又多了一份胜算

  进入县宾馆,林天成几人依次落座,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火热,反而很冷。前来参加竞标大会的商界巨头相互之间似乎存在着敌意一般,一个个在贴身保镖的保护下坐在椅子上闭幕眼神

  这种气氛林天成也见惯不怪,不多一会,惠南县的县长李静兰和翟峰,还有其他一些官员,比如建设局的局长,以及财务部部长等人依次落座在最前方的长椅上

  李静兰见到林天成在场,悬着的心安稳不少,她低头跟翟峰说了几句之后,站起身说道:“谢谢大家能参加这次招标大会,大家都知道,惠南县是老县城,这一次的拆迁将会带来全新的面貌,大家都是有实力的人,最终花落谁家,要看大家的诚意以及方案来评定现在,请你们把自己的方案送上来吧”

  袁玉莎在李静兰说完的时候,轻轻拉开办公包,取出一份资料递给李菲菲,小声说道:“送上去吧”

  随着袁玉莎的举动,在场的这些人一一将自己的方案松了上去,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李静兰几人依次将桌子上的方案看了一个仔仔细细林天成一点也不担心,他从翟峰那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就可以看出,他拉拢来的人要吃瘪了至于袁玉莎的方案,有李静兰在,还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