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无毒不丈夫

  068无毒不丈夫

  无毒不丈夫在这个世界,尤其是拼爹的时代,林天成一无所有,站在刀尖上过着嗜血的日子,虽然他有很多女人,但是他自己却知道: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死亡,而且会死的很惨自己能做的就是将那些想要弄死自己的人先弄死,只有死人最保险,也最安全他的几句话却让谢紫怡三人大为吃惊

  翟峰是谁不用细说,他有权有势,而且还是廖忠堂手下的人,林天成居然要将他的小命留在惠南县要知道翟庆柱可不是一般的狠人啊

  谢紫怡抿着嘴唇看着林天成,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情意刘水成除了吃惊就是震惊,虽然和林天成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但是从他的一言一行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说到就会做到的人三人之中,唯有谢彪对林天成还算了结,两个人毕竟弄死过斧头帮的老四

  三个人相互看着,可是这个时候市委发的一个人有点坐不住了

  翟庆柱把电话挂掉之后,心里很乱,虽然李静兰现在没有证据,但他冥冥之中觉得当年那事也是迟早的事情,可当年参与这事的人已经都让他们归了西,怎么会出了漏子难道还有人没死还是死之前把事情泄露了

  刚想到这,电话又响了起来,翟庆柱以为又是自己儿子的电话,于是连看都不看,皱着眉头躺在椅子上。然而电话铃声一声响个不停,跟叫魂一样,又搅得他心神不宁,于是伸手要毙掉它,然而一不小心掠了一眼电话号码,顿时让他大吃一惊,他怎么会打过来,不敢多想,慌忙接通,恭敬的对着电话说道:“老大,实在不好意思,刚刚出去了一下,请问这么晚了您找我有什么事”

  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廖忠堂,长远省政协主席,只听他低沉着声音,冷冷的哼道:“听说你们那出了一宗命案”

  又是命案翟庆柱脸色灰暗,弱弱的答道:“主席,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请主席放心,我会尽快处理”

  “你可知道死的人是谁”

  翟庆柱听到这,廖忠堂的话明摆的是要自己问下去,而自己也只能问下去,于是壮着胆子问道:“我真不清楚,最近很棘手,冒出一个年轻人,搅得我的计划有点乱,而且当年的事情李静兰母女一直在追查,老大交代的事情,我们父子一直在尽心尽力。所以死了谁,我真不清楚还请老大明示”

  这时廖忠堂幽幽的哼道:“死的人是云天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此事我也有了解,嫌疑犯林天成好像还是谢云龙的人,这事也许有蹊跷,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在我进军吉峰省的时候,必须把一些碍眼的人给我杀了否则,提头来见我一群废物”

  “死的是关云天”翟庆柱轻呼一声,额头瞬间冒出冷汗

  “不错,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情,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什么代价,林天成这个人我不想在听见关于他的事情”廖忠堂把话说绝了,一点都不给翟庆柱留一丁点的余地。

  “是是是,老大英明,这件事我会尽快办理妥当。”翟庆柱嘴上甜甜的回应着,一张脸却阴沉沉的,透着杀气。

  “我这也就是说说,如果你觉得哪里不妥,想怎么做去做就好了。不过记得处理干净”廖忠堂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翟庆柱手里提着电话,良久才缓缓放下来,在办公室走来走去,许久之后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几番交代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要惹毛了林天成

  “哼,我可不怕他,我要他死”翟峰挂点老爹的电话正气恼着,门外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他妈的,不用敲了,滚进来。”

  门外的三狗子吓了一跳,翟峰向来不发这么大火,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扫一眼正在气头上的翟峰,吓得不敢说话了。

  翟峰押一口茶水,见没动静,接着眼一瞪,猛的一拍桌子,吓得三狗子差点跳了起来。

  “呃,老大,汇报个事儿林天成没抓到,关老大却死了”

  “你说什么”翟峰吃了一惊,一个林天成竟然有这么大能耐,傻子都知道,关云天的死肯定跟他脱离不了关系

  “据调查,他是一个孤儿,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和谢云龙的女儿关系匪浅,而且昨天曾和关云天出现过同一个地方,但是关老大死了,他活着。”三狗子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妈的,死无对证”翟峰嘴里念叨着,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冷冷的说道:“想方设法把他每一天的行踪给我查出来,另外他和什么人接触,去了哪些地方也一一给我查清楚,查不清楚你他妈的就给老子滚蛋”

  三狗子听罢,两腿一打颤,差点跪了下去,慌忙的说道:“是是是,小的一定查清楚,那,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他妈吃屎长大的吗我现在不方便参与,只能暗地里运作,老子现在被拆迁也弄得焦头烂额,该死的林天成你们这些人老子让你们来可不是天天吃喝玩乐的,解决不了我的麻烦事是,我他娘的就解决你们,下去给我查”翟峰说完点上支烟,狠狠的抽了一口。

  “老大,要不直接杀了他得了”

  “放屁,要是能那么好做,让你们这些黑道的人来做什么”翟峰说完又猛吸了几口,缓缓吐着闷气,见道三狗子还站在那里,旋即骂道:“站在这干什么,还不快滚”

  林天成几人坐在轿车上,谢紫怡打量身边的俺男人很久,这才一挥手,坐在后排座位的谢彪拿出一份资料递给林天成

  林天成看了几眼点点头,资料上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翟峰进出的场合,接触了什么人,有详细的记载也有一些针对拆迁的各种可能发生事情的相对应的解决办法这是针对翟峰而拟定的

  “我不会借刀杀人”谢紫怡忽然握住林天成的右手,脸上一片红霞,小女儿的情态让谢彪和刘水成大跌眼镜这一刻两个人算是彻底明白了,大小姐是真心喜欢林天成这个多情的男人

  “什么意思”林天成侧头看着谢紫怡,如果不是谢彪和刘水成在场,林天成一定会强吻这个极品处女血

  “我的意思你懂,我爸爸也不是借刀杀人的人,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你跟翟峰之间的恩怨,而是我爸爸跟廖忠堂之间的事情,你无意被牵扯进来,你不要以为我们父女在借着你的手去铲除别人”谢紫怡说着话,脸上多少有些无奈和委屈,还有一丝歉意。

  林天成摇头笑了笑,自从自己进入莲花村,决心要弄死李大壮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已经注定虽然现在有点被摆上台面的感觉,但是也无可奈何,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自找的,怨不得别人不过此时看见谢紫怡脸上的表情,他幸福的笑着还有什么事情比去泡谢云龙的女儿还要刺激吗还有什么敢跟谢云龙叫板刺激吗自己有那一天,也许不会太远就会发生

  “紫怡,你想多了,我一直知道自己的分量和位置,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但是若是真的和我过不去,不管他是谁,我也不会低头妥协”林天成几句话说出自己的心声,他知道谢紫怡的心,为了不让她担心,笑道:“我答应你,我不会死掉就是了”

  就在几人坐在轿车里说话的这一刻,县委争夫慌慌张张走出一个人,谢彪见状,猛地说道:“这个小子昨天在酒吧跑了,肯定是来通风报信的,林老弟,跟着他不能让他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