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败露

  067败露

  马翠娇的娇躯在颤抖,那亮晶晶的美目闭得紧紧的,呼吸也越来越粗重了,她的玉臂将林天成抱得更紧了。现在的她已经是粉面生春,媚目含情,而那迷人的桃源早已酸痒难耐了,茸茸的柔草就像刚被露水浸润过,那两片匀称略呈淡红的晚荷,像带雨的莲瓣似的红艳欲绽,令人陶醉,令人着迷。她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叫道:“我们一边吻一边做好不好我的下面好痒”

  林天成笑道,“你不是说不要的吗怎么吻了一会就忍不住了”说完就将大懒鸟插了进去,然后快速的运动了起来

  马翠娇也快速的耸动着小屁股配合起来,那柔若无骨的美妙娇躯,愉悦地随着林天成的抽动而蠕动起伏着。林天成见她这样骚了,他的充斥也越来越快了,撞击也越来越重了。马翠娇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快感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秀美的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

  马翠娇闭着眼睛享受着林天成给她带来的这种异样的感觉,随着林天成时快时慢的运动,她感觉自己飘荡在大海上,一会起一会浮,一会像飘上了云端一般,她尽力的配合着他的动作,两人在尽情的厮杀着,彼此的身体互相冲击着,整个房间传来醉人的声响。她的喘息越来越强,身体的撞击声回荡在房间的每一处角落。不一会她就躺在那里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天成见她这时的模样还真的是别有一种风情,她那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一副欲语还羞的样子。小巧笔直的鼻子,细腻的皮肤,曼妙的身材前凸后翘,该大的地方大,该苗条的地方苗条,脸蛋娇艳欲滴,十足的一个美人。长长的睫毛,小小的鼻子,微张的小嘴,红润的脸颊,每一个部位都在向他展示着她的美丽。

  她那娇小的双肩上雪肤光滑柔软,饱满却不失坚挺的奶子像玉碗一样倒扣在小巧的躯体上,随着她的呼吸荡起层层的乳浪。恰到好处的乳晕上是挺立着的小小的乳珠,乳珠是处女特有的粉红色,显得格外的迷人。纤纤的细腰堪堪一握,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小小的肚脐圆巧可爱,漂亮的三角区令人神往.奶子圆润结实,没有一点松垮的现象.翘起的小屁股象两个半球,她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那么令人着迷。

  也许是她注意到了林天成的目光正凝注在她的盘丝洞上,马翠娇满脸羞红的将双腿分开,将她神秘的宫殿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那里微微隆起就像个小包子似的,显得很是可爱,而且林天成的大懒鸟还插在里面,她的这个样子带给了林天成无比强烈的震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马翠娇竟然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将她那最隐秘之处都露在了自己的面前.

  马翠娇的花瓣给林天成看了一会以后就又把腿夹拢了,嘴里娇嗔道:“你好坏,看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她带着娇软的尾音,说完就抱到了林天成,把自己那两片芬芳的软唇盖在了林天成的嘴上,她的柔唇让林天成顿时感觉口齿生香,舌根生津,鼻子里也满是女人的体香。她的动作比起以前要熟练多了。林天成的双手抱住了她的螓首痛吻起来。

  两人如胶似漆的热吻着,林天成那灵活有力的舌尖侵入了她的口腔,并含着她的舌头吸了起来。亲吻带来的感觉是那么的温馨和舒服,马翠娇只觉得整个身体缓缓的放松了下来,整个人也逐渐陶醉在愉悦的梦幻之中。在林天成娴熟的持续的热吻之下,她只觉得酥软,身心俱迷。就这样的被林天成按到倒在床上。

  不一会马翠娇就被林天成吻得几乎要窒息了,她不得不推开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娇喘道:“我不行了,你快点”

  林天成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快速的挺动起来,一波波的快感刺激着马翠娇,一波波的撞击声弥漫在房间,混合着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喊,林天成终于喷出了精华

  “啊”马翠娇双腿紧紧缠着林天成的腰,大叫了一声。

  高潮过后,林天成见到唐小翠和马翠娇都是筋疲力尽,杏眼迷离,娇躯抖颤着似乎已经渐渐昏睡,这个时候的他抽出大懒鸟,套上四角裤,赤裸着上身躺在两个女人的中间,也是建军爱你入睡。

  天一亮,林天成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一个麻利的起身盘膝坐在床上,掏出电话一看,嘴角挂着一抹弯弯的效益,不过很快的就变成了一种很正常的表情。

  “喂”

  “林天成,你现在在哪”

  “我在洗浴中心休息呢,怎么了”

  “你现在出来一下,我在县委门前等你”

  “好”林天成挂断电话穿上衣服,谢紫怡为什么会在县委门前等自己

  “谁啊”马翠娇慵懒的坐起来,羞红着脸看着林天成问道。

  “是啊,你要出去吗”唐小翠也是缓缓的坐起来。经过一夜的休息,两个人的体力已经完全恢复,不过脸上却是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一个可以决定老子生死的人小翠姐,你们两个在这里要好好帮助思思,乔晓倩也要照顾一下,最近惠南县可能会出现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你们千万不要乱走”林天成洗漱了一番吩咐道。

  关云天已经死了,这件事一定不会隐瞒太久就会被发现,一个黑老大离奇死亡,不说惠南县的人,仅是翟峰就不会袖手旁观

  “那你小心点”

  林天成带着两个女人的叮嘱来到洗浴中心一楼,乔晓倩已经准备好早点,林天成简单的吃了一些,同样叮嘱了一番,走出洗浴中心之时又打电话询问了一下李静兰几人的情况,放心不下的吩咐着杨婷几人不要出来乱走,做完这一切,他驱车来动惠南县县政府门前

  车子刚停下,林天成便看见谢紫怡跟谢彪以及刘水成三人就站在惠南县县政府门前

  嘎吱林天成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一夜的造爱并没有让他浑身无力,反而是生龙活虎

  “你来了”谢紫怡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逐步而来的林天成。她的身边一左一右站立着谢彪跟刘水成,两个人友好的点点头,目光便子啊四周巡视起来。

  “找我有事为什么来这里”

  “昨晚,关云天被杀了”谢紫怡说完便一眼不眨的看着林天成,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林天成故作惊讶的说道:“谁有这么大的单子,居然杀了他”

  “不是你干的”谢紫怡追问道。

  林天成脸上很平静,生死场面也经历了几次,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昨夜临走之时,刀疤那一声“姑爷”已经证明是谢云龙的人,想要瞒天过海都不可能他只好点点头

  “哈哈哈我就说老弟是个狠人不错不错”谢彪走出几步,重重的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赞赏的说着。

  “事情败露了”林天成担心的问道。死的可不是小虾米,那可是关云天啊

  刘水成这时随意的摆摆手,笑道:“善后已经处理完,在惠南县,如今只有翟峰和关云天有关系,而他现在就在这县政府里”

  “他也必须死”林天成眼光凶狠,咬着牙齿怒哼道:“处处跟老子作对,当老子是一个土包子,老子不会让他活着离开惠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