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恩怨

  063恩怨

  深夜的叫喊是可以传得很远的,林天成拿起她的蕾丝内裤塞进了她的口里。他在她的身体里发泄着自己的欲望。廖珊的浪态使得他的抽插更加强烈了,因此,他也就动得越来越快了,不一会廖珊就在他的攻击下没有还击之力了。

  她大声的喘息着,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她的情欲已经被林天成全部的激发出来了,她脸上春情汤漾,双目媚眼如丝,彷佛能放出电来,屁股洒出一重又一重的波浪,欲网情丝将林天成的宝贝牢牢的套住。她胸口急速的起伏,双目眼波流转,媚态娇人,再加上那耸动的雪白的小屁屁,林天成看得有着一种要昏眩的感觉。

  在林天成技巧性的冲击下,廖珊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此时的她早已抛去了矜持,雪臀连扭,秀发飞散,脸上汗珠滚滚而下,脸上春情浓烈,一双星眸似开未开,似闭未闭,秋波流动,如烈火燎原,眼儿媚,脸儿俏,红唇鲜艳欲滴,还真有一种令人想要咬一口的冲动。林天成也不例外,拉出她嘴里的小内裤,也不嫌脏的含着她的红唇就吸了起来。

  廖珊的小屁股在一扭一扭着,红唇开合间歌声不断,不过都被林天成的嘴堵住了,只能传出咿咿呀呀的呻吟,两个肉奶在胸前弹力十足的跳动着。冰肌玉骨的细嫩皮肤如要滴出水来,闪出一阵又一阵的雪泽柔光,那么的光滑白晰,晶莹剔透。

  “你真行,我不行了没有力气动了”廖珊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呻吟着道。她躺在那里任由林天成疯狂的在自己身上冲击着。但她说是这样说,她的身体还在那里勉力的运动着,只不过那速度要慢多了。

  林天成这时也感到一阵一阵的快感汹涌而来,他没有刻意的去压抑自己,因为他也很想好好的发泄一下了,他任凭那快感翻山越岭似腾云驾雾,上上下下,越腾越高,然后将那滚烫的精华灌注在廖珊的子宫里面。然后用力将她的紧紧的抱住

  “啊”廖珊在林天成那滚烫的精华的冲击下又一次高潮了,她的身体都激烈的颤抖了起来,不一会就躺在那里不动了,林天成也爽得“唔”的叫了一声,全身的骨头都好像酥了一样。

  林天成任她躺了一会儿,他知道这个地方是不能久待的,抽出大懒鸟

  ,笑道:“你刚才叫得那样大,是不是除了跟老子在一起,以前没有这样爽过”

  “你还说,你就像一种马一样,我都被你玩的要美死了”廖珊娇羞地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她杏目含春,深情的看着他,那红得腻人地脸蛋好似一颗熟透了地鲜桃,让人不由的生出一种好好的尝一尝的欲念。

  廖珊有着一般女性没有的那种高贵典雅的气质,加上她那惊人的美艳,更是显得娇媚动人。她温柔贤惠,文静端庄,凹凸哨致的曼妙身材随时随地都散发着一股成熟妩媚的气息。

  廖珊似乎还迷醉在刚才的旖旎的欢愉中,她那雪白的身体浮出一丝粉红,映射在她那娇嫩如花般的身子上,似乎蒙上一层绚丽迷人的光环,她那娇羞的样子让人生出无限的绮念。

  廖珊优美的雪白娇躯似乎还在颤抖。心里却患得患失的在想着:自己刚才是主动要和他造爱的,他会不会觉得我很放浪,是一个靠不住的女人想到这里她红着脸说道:“我刚才叫得那么大声,你不会觉得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吧”

  林天成知道她在想着什么,当下就抱住了这个令人喷鼻血的娇躯,无比温柔地抚摩着她那有点发热的香肌玉肤。他的的手慢慢地抚摩着她,喃喃细语地在她耳边说道;“你就不要担心我会笑话你了,我就喜欢淫荡的女人,你越淫荡我越喜欢。”他感觉到廖珊的娇躯在自己的抚摩下又在不停地颤栗抖动,那迷人的样子又勾起了他原始的冲动。他不由的手指一勾,撩起了廖珊那圆润的下巴轻轻地吻了下去。

  廖珊刚想说什么,林天成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舌头撬开了她的粉唇,又一次肆意地滑进了她的嘴里挑逗着她的香舌。

  不一会廖珊又被林天成吻得鼻息急促起来,林天成开始轻柔地亲吻她的脖颈,时而用舌头轻轻地舔,时而用嘴唇在她的小耳朵上轻轻地吹,酥酥地刺激着她的情欲。廖珊被他吻得全身酥软,一丝力量都使不出来,只得任由林天成在那里肆扰着。

  林天成的大手肆意地在她娇嫩的身体上游走,搂着她细弱腰肢的手下滑到她圆润滑腻的雪白臀丘上揉动着。廖珊腰肢扭动,似乎在抵抗男人的魔手,又似乎在迎合着,嘴里喃喃地娇喘着。

  熟女多情,这是林天成从多个美艳的美妇身上尝到过的滋味,他知道自己以后也许没有机会采摘这朵娇艳的鲜花了。

  就在这时,廖珊的肚子里传出了一阵咕噜噜的响声,林天成一听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他在廖珊的嘴上吻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很饿了看来我们不能继续玩下去了要不找点吃的去”

  廖珊听了林天成的话感动得一塌糊涂,多么细心的男人,做他的女人真是太幸福了,她在林天成的唇上吻了一下说道:“我的确是饿了,但是我们我们应该分手了”

  林天成顿时有些不舍,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而且廖珊和自己不是一条线上的人,她是廖忠堂的妹妹,注定的事情无法改变

  不过这一刻,林天成见到廖珊雾水弥漫,拉起她的身体,点燃一支烟不说话,他的脸上有着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表情。纠结还是不舍,说不清楚虽然廖珊是廖忠堂的妹妹,但是也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啊如果真的有一天站在生死面对的时候,自己该怎么办廖珊会是怎样的选择

  廖珊整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衫,站在林天成的身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夜色下,她的身影是那样的迷人,也是那样的失落

  一支烟吸完,林天成又点燃第二支,这个时候廖珊终于开口问道:“你就不想问问我大哥跟谢云龙的事情”

  “我想知道,但是我不能为难你姗姗,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不恩能够让自己受伤,回到通源市,如果可以,把廖忠堂的势力交给别人,你不适合”

  “你以为一句话就可以”廖珊轻抚秀发,笑道:“我大哥当年跟谢云龙都是特种兵出身,而且出生入死多次,但是我大哥为了地位,出卖了谢云龙不知道是不是吉人自有天相,谢云龙不但没有死,反而因为那一次行动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然后,谢云龙为了一箭之仇找到廖忠堂两个人较量之下你大哥差点连命都没有了是吗”

  “不错其实谢云龙放过我大哥一马,已经算是对得起兄弟间那份情义了,但是我大哥离开吉峰省,这么多年,他都走不出阴霾,只想将谢云龙踩在脚下他会后悔的”

  林天成暗自佩服谢云龙,放虎归山的道理他一定知道,但是仅此一点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尽管现在廖忠堂如此暗暗操作,但是他病没有赶尽杀绝以德服人永远比暴力得人心

  至于那不曾见面的廖忠堂,从关云天和翟峰父子就可以看出,上梁不正下梁歪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姗姗,我很想离开这场游戏,但是就算我离开,廖忠堂也不会放过我,我现在也是被逼的我们该分手了你回去好好睡一觉,忘记今天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