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单挑关云天

  059单挑关云天

  “喔”林天成舒服的叫了一声,见到廖珊脸色涨的跟猪肝一般,这才慢慢的抽出大懒鸟,这一下,廖珊干呕不止,尽管她没连续作呕,但是还是把所有的液体都吞吃了下去,她猛地翻身起来冲进了卫生间。

  听着卫生间的水声,林天成不得不佩服酒吧的老板,这里虽是酒吧,但是很人性化,就如一个宾馆的房间一样,虽然是一张沙发,但是浴室之类的东西还是存在的,也许这就是为偷情所布置的

  “啊”

  林天成穿好衣服的一瞬间猛地听见廖珊从卫生间传来一声惊叫,他急忙来到卫生间,推门一看,忍不住傻笑,卫生间淋浴头还是开着的,固定在墙壁上淋浴莲蓬也是开着的,弄得整个不大的洗澡间,就像下起了漂泊大雨,廖珊还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林天成不顾淋浴头会淋湿自己的衣服,他冲进去,抱住廖珊,尽管廖珊此时,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布条,但是,这对林天成来说,就像丈夫和妻子,没有什么可以害羞的。

  林天成问道:“摔倒那里了”廖珊指了指自己的膝盖,林天成一看,膝盖那儿都变成了紫青色,显然已经是摔成淤血了。

  林天成心疼的问道:“还能站起来吗”廖珊皱了一下眉头,说:“你扶着我,我试试看”林天成伸手就去扶廖珊,林天成身上还穿着衣服,因为着急,林天成衣服都没有脱,直接冲进来的,廖珊忙把手上的淋浴头扔到浴盆里,然后指指头上的淋浴莲蓬,示意林天成先去关掉,林天成先把廖珊放到地上,再去关掉淋浴头,但是,为时已晚,身上已经都湿透了。

  没有了水帘的遮盖,林天成拿手抚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庞,拂去水珠,再看到廖珊,林天成几乎笑出来。廖珊真是太有意思了。

  她浑身是赤裸裸的,可是,她是由于浑身打了过多的洗浴液,弄得身体上下全是润滑的泡沫,脚下也是泡沫,巧的是,淋浴头冲出来的水流,冲去了廖珊身体其他部位上的泡沫,偏偏就是两腿之间,那片最关键的地带,竟然被残留的泡沫盖住了。像一个天然的白色三角内裤。

  伤了,身体不能动了,一动浑身就疼,身上全是润滑的泡沫,不能就这么穿衣出去啊,她对林天成说:“你把淋浴头拿过来,给我冲冲身体上的泡沫”

  林天成拿过来淋浴头,对着廖珊的身体就冲了过去,最先冲下去的就是遮盖在廖珊双腿之间,那片关键地方上的泡沫。泡沫冲下去,一个原装的,新鲜的,娇艳的,黑黑的,丰腆的私处显露出来,林天成看呆了,手上的淋浴头一直不停的就这么冲将过去,林天成忘记了再去冲其他部位。

  廖珊娇羞的叫了一声,身体动了动,娇哼道:“干都干了,看什么啊”

  林天成这才回过味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像是自言紫玉说道:“我现在才发现,其实,它就像一朵盛开的荷花啊”

  林天成给廖珊身体其他部位冲了冲,一边用手拂去她身上粘滑的洗浴液,最后,还是把淋浴头对准了廖珊双腿盛开的荷花,这个地方对林天成有天然的吸引力。

  廖珊小腹部下方,茂盛的毛发,就像被洪水冲过的稻米田,瞬间东倒西歪,一会倒到这边,一会倒到那边,当中会有一道明显的肉缝,透过这条肉缝,没有了毛发的遮盖,林天成得以仔细的端详到盛开的荷花的全部风采。粉嫩的唇,因为水流的清洗,变得更加粉嫩,微微张开着。像河两边的大堤。

  林天成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一种异样,有种饥饿了面对美味佳肴一般的感受,从内心最深处,竟然隐隐感到有一种馋馋的欲望,就想伸过去嘴巴,去廖珊双腿之间咬一口,才感到惬意和舒服。这难道也是一种男性本身就具有的生理本能。

  男人也是奇怪的动物,骨子里就有一种想要征服女人的欲望,廖珊的一举一动,林天成渴望他忍不住俯下嘴唇,亲吻了廖珊盛开的荷花。廖珊再次嘤咛一声,身子猛然颤栗了一下,两只手就自发的抱住了林天成的脑袋,用力把林天成的脑袋向下压去。

  “你有完没完啊”廖珊呢喃着。

  林天成看出来廖珊很享受这一个动作,当他把舌头轻轻的抵过去的时候,廖珊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和幸福。

  “好了,别搞了,我们出去休息一下好不好”廖珊温柔的哀求着,那眼神让人看了很心疼。

  林天成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梅开二度的时候,抱着廖珊光溜溜的身子便走出卫生间。廖珊换上衣服之后坐在沙发上发呆。

  林天成等了足足半小时,自己身上的衣服慢慢干了之后,双眼已经没有了情欲,而是一种嗜血的狠辣

  “你不打算和我说说吗”林天成站在门口,背着双手问道。

  “林天成,你让我感动,让我幸福,让我满足,可你这样对付关云天会死掉的”廖珊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宝珠林天成,低低啜泣了一会儿,哽咽的说道:“我我是大哥的妹妹,你是我心动的男人,你让我怎么选择”

  “自从老子无缘无故被卷入谢云龙和廖忠堂的明争暗斗,老子的命时时刻刻被人惦记着,姗姗,如果你不想我死,那么只有一个办法”林天成转过身擦掉廖珊脸上的泪水,紧紧的抱着她,轻声问道:“你愿意帮我吗”

  “什么办法”

  “那就是让关云天悄声无息的死在这里我知道对你很难,但是他如果离开,我想再找机会暗地里做了他可就难了翟峰现在处处挑事,李县长在压制,可是关云天是黑道的人,跟他讲不出道理我的意思你懂”

  “我要怎么做”廖珊抬头看着林天成刚毅的脸,苦笑了一声,叹道:“上辈子我欠你的我也不喜欢关云天,他一直垂涎我的身体,你说吧,我怎么配合你做完这件事,我以后不会再出现”

  林天成的心口忽然疼痛起来,廖珊既然有着这样的背景,廖忠堂一定会有眼线关注他,如果自己和她总见面,纸是包不住火的廖忠堂不敢明摆着跟谢云龙叫板,但是他可干弄死自己,就算自己躲过一劫,自己的所有女人呢

  “我在这里潜伏,你把关云天叫来,我相信以他的自信肯定是一个人来的,你放心,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他,做掉他之后我们在考虑如何善后”

  “他可是黑帮老大,肯定会点功夫,你行吗如果你没有必杀的把握,让他逃脱的话,这件事可就麻烦了啊你我都不会活着离开惠南县”廖珊的担心在林天成眼里却成了笑柄

  林天成自信自己的身体速度和过硬的功夫,面对张喜成那几个人都可以挺下来,何况是单挑关云天

  “如果他是一个人,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里”林天成给了廖珊一个必杀的微笑。

  廖珊犹豫了许久,笑道:“如果能跟你死在一起,我也不会寂寞,你躲起来吧,一定不能冲动,见机行事”

  林天成点点头,整个包房只有卫生间可以藏人,而沙发的位置距离卫生间只有十步左右的距离,这个距离想要冲出来控制关云天还不算难事其实,林天成心里也没有底,关云天这样的人身上一定带着家伙,能不能把他的命留在这里是一个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