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吸一下

  058吸一下

  廖忠堂,林天成记住了这个名字,现在的自己是四面受敌,不过对于自己来说,只要把他们踩在脚下,不给他们任何反击的机会就好而这个时候,他一边继续的在廖珊的腿上抚摩着一边笑道:“当然是这样了,我也是男人是不是我一进来的时候我就爱上你的美腿了,现在我都有点不忍松手了。你在大厅的时候那些人都盯着你的美腿在看呢,可见你的腿有多漂亮了。”他见廖珊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又慢慢的动了起来。

  林天成动了一会廖珊就开始反击了,她的双手抱着林天成的脖子,挺动着小屁股套动起来,她柳腰款摆,粉胯挺动,一点也不示弱的回击着,好象要把那虚度了这么多年时间在今天找回来。此刻的她充满着渴望和需要,她那绝色的俏脸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那神态真是风情万种,柔媚动人。林天成见了她那迷人的样子更加兴奋了,速度也就越来越快了。

  “好哥哥,好老公,你的大懒鸟太大了,你插得太深了,都插妹妹的肚子里去了。”廖珊娇靥晕红,娇羞无限地一边套动着一边娇啼着。她双颊晕红,已经沉浸在被林天成挑起来的熊熊欲焰之中了。

  林天成知道女人在上面会进去得更深,自己的大懒鸟又是那么长,如果用尺来量的话,还真的是插到她的肚子里去了,只不过自己也是知道大懒鸟是不会插到肚子里去的,他还真的想不到女人的花瓣的伸缩性会有这么好。

  这时的廖珊那美丽的娇躯更令人炫目了,丰肤圆润的娇躯由于激情的原因而蒙上了一层粉红,全身上下无一点瑕庇可寻。丰硕弹力十足的奶子在不停的起伏着,曲线玲珑的身材在激烈的扭动,平坦光滑的小腹上洒满了汗珠,肉奶随着林天成的动作一荡一荡着,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肥美玲珑。林天成看得欲火更加高涨了。因此也就又加快了速度。

  廖珊的芊芊玉手紧紧搂住林天成的虎背,她觉得自己就象一个面团一样的由着林天成在那里玩着,自己那高贵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了,小溪已是春潮泉涌,香汗层出不穷,她娇喘吁吁的挺动着小屁股迎合着林天成的进攻,她只觉自己的花瓣里充满了又胀又酥又麻又酸的感觉,随着林天成的大懒鸟的都变成了无可言喻的快感,她尽情的享受着这种畅快的感觉。她美臀款摆,柳腰蛇一样的扭动着,全力的配合着林天成的动作。

  “真舒服,好哥哥,哦,太棒了,太爽了,太美了”廖珊紧紧搂着林天成,媚眼如丝的娇喘吁吁地呻吟着,她拼命的抬高小屁股,使自己花瓣跟林天成的大懒鸟贴合得更密切,以获得更刺激的快感。

  林天成见了她这个骚样那欲火更加强烈了,他的嘴一边含着她那那凸起的乳珠吸吮着,一只手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则在她另一只的乳珠上捻弄着,他一边玩着一边笑着道:“你的奶子好美,我都有点舍不得松口了。

  廖珊呻吟着说道:“你还真真是一个高手,我都被你玩得成了一个淫妇了。”她说完以后觉得自己真的好淫荡,就和他做了一次爱,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自己所办的离婚案也不少,但都是男人不行才离婚的,怎么这个男人这样厉害

  林天成低下头含着她的乳珠温柔的吸吮着,不一会廖珊的奶头就涨大了,乳珠也骄傲的挺立起来,显得更加的饱满和娇艳了。

  林天成由于在玩着她的奶子,速度也就慢了下来。可能是刚才的那一场激烈的运动消耗了很多的体力,廖珊见林天成慢了下来也就慢慢的配合着,她的身上蒙着一层薄薄的香汗。嘴里呼呼的喘着气。林天成是为了让她休息一下才在那里慢慢的动着的。

  廖珊还没有享受过他这样刺激的吸吮,她连下面的动作都停了下来,默默的享受着林天成的温柔。那三面的夹攻使得她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她那温热的呼吸不住的往林天成的脸上吹拂着,那感觉就好像是天在动地在摇,令她的头都有点晕了起来。

  廖珊虽然想多享受一下他的温柔,身体却不听使唤的燥热了起来,盘丝洞里更是骚痒得很难受,她只得又快速的动了起来。她的双手紧抱着林天成,两条浑圆的腿勾住了林天成的腰,小屁屁快速的套动着。她的脸上春情洋溢,满脸通红,吐气如兰,星眼微张,在林天成的攻势下呻吟声也越来越娇媚了。这时她的花瓣一阵急速的收缩,一股温热的泉水直射而出,喷洒在林天成的大懒鸟上。身体也不停的颤抖起来。林天成知道她快要高潮了,于是在她那紧缩的花瓣内作最后的运动。

  廖珊无力的呻吟着,眼睛微闭着,两个乳房来回的抖动着,屁股乱扭着,那个淫荡的样子比那些三级片里的女明星还要迷人。

  林天成快速的进攻着,沙发都摇得“吱呀、吱呀”地响,和着廖珊的呻吟,以及宝贝和花瓣的碰撞发出的肉击的撞击声,形成了一曲美妙的协奏曲。

  他们的交合处传来阵阵“沽滋”、“沽滋”的怪响,就在这时廖珊突然激动的道:“啊,我又来了,我的小老公,你的小老婆被你快干死了。”她一边呻吟着,一边飞快地将雪白肥嫩的屁股上下地抛动起来。

  林天成又用力的干了几十下,廖珊“喔啊啊啊”的叫了起来,她的盘丝洞里的泉水大量的流了出来。人也爽得不知天南地北了,那花瓣内的嫩肉却还是不知疲倦地对宝贝作着最后的夹吸。

  廖珊不知道自己已经泄了多少次,连续的高潮和快感让她有点晕眩,有点受不了她勉力而为的猛然一收小腹开始做起了旋转运动,花瓣也跟着一紧将林天成的大懒鸟团团包住,还一缩一松的恍似小孩在吸吮奶头般在自行动作着。接着就伏在林天成的胸膛上不动了。

  林天成搂着廖珊的腰,亲吻着她那猩红的樱桃小口,然后吸吮着她那滑腻的舌头,大懒鸟则还插在她那春水横流的盘丝洞之中。

  廖珊经过这一次的高潮以后已经累得娇喘吁吁了,她一边勉力的挺动着小屁股一边呻吟着道:“你真的太强了,这一次我真的不行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的花瓣都被你干得肿起来了,要不我为你吸一下好不好”

  “好”林天成满意的捏了一下她的奶头,抽出大懒鸟,湿漉漉的大懒鸟直指廖珊的小嘴。

  廖珊羞得面红耳赤,急地翻身欲起,但她的身体被林天成跨着,而且爽得没有力气了,就是想站起来都力不从心,只得紧紧的抱着林天成,慢慢的张开了樱桃小嘴,伸出丁香小舌舔了一下林天成的鸟头,随后一点点的吞吃下去。

  看着这样一个女人为自己吹箫,林天成有些惬意,廖忠堂的妹妹又能怎样还不是臣服在自己胯下

  不过此刻他享受没人生疏的口活之际也没有忘记思考如何干掉关云天

  大懒鸟传来的快感无法言喻,廖珊那温暖的嘴唇不停地吞进去吐出来,而且还用舌头舔着马眼,她吃的滋滋作响,那陶醉的样子让林天成抓着她的头发把脑袋提起来,大懒鸟用力的顶了一下,顿时感到被喉管包裹起来。

  廖珊没有抵抗,双手死死的抓着林天成的腰部,大眼睛雾水弥漫,脸上的神情尽是一种哀求这一刻,林天成忍受不住她喉管的包裹,狠狠的又是顶刺一下,一股液体喷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