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舒服极了

  056舒服极了

  林天成这时没忘了要照顾她那对晃动的奶子,他趴在她光滑的背上,伸手抓住她的奶子轻轻的搓揉着,嘴里淫邪的笑道:“小宝贝,你觉得这个姿势舒不舒服,爽不爽这个姿势是不叫狗爬式”

  廖珊眉目间浪态隐现,樱口半张,她娇喘吁吁的哼道:“嗯,不要叫狗趴式好不好我如果是小母狗,那你就是小,小公狗了。我可不想被狗插哦。”

  林天成被她这样一说还真不好怎么说她了,就在她的小屁股上拍了一掌笑道:“你以为我是要占你便宜是不是我可不是要骂你,我只是问一下你而已,你是做律师的,对社会上的事情都是有所了解的,应该知道还有别的什么名称吧因为我也觉得这个名称不是怎么好,如果就这一个名称的话,那不是连自己也被骂了”

  廖珊被林天成那一掌打得“啊”的叫了一声,她一边向后面耸动着一边着呻吟着道:“当然还有别的叫法了,照现在文明一点的叫法是身后位,以前的叫法是隔山取火,这个什么狗爬式是那些骂女人的人说出来的,这么说虽然是很形象,但却不知道自己也被骂了。”

  她那丰硕圆润的小屁股摇摆晃动着,荡漾起一层层的乳浪,整个人被林天成顶撞得身体狂颤着,小嘴里娇喘吁吁,白嫩的娇躯香汗淋漓。她用力的耸动着,将压抑多年来的原始情欲尽情的宣泄着。

  林天成见她那汗淋淋的样子就知道她等一下就会不行了。他一边继续的运动着一边笑道:“这样的叫法还真的要文明多了,看来你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说着就加快了攻击的速度。

  廖珊被他玩得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她已经被那一波波的快感给淹没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象在飞一样。

  林天成一边玩着一边用手轻抚着她那凹凸分明,玲珑有致的娇躯,他由她那白腻细嫩的颈背逐渐滑到她那纤纤的柳腰,另一只手则在她那对坚实的奶子顶部缓缓的揉捏着。有时还用指头捻着她的乳珠旋转着。

  廖珊在他的顶撞中早已迷失了自己,小屁股拼命的向后面顶着,林天成见她在自已的冲击下还如此的疯狂,也就他快速有力的运动着,不一会廖珊在他的冲击下终于出现了不支的迹象,她的身体痉挛着,身体无力的抵挡着他抽动的动作,呻吟声也越来越弱了,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有过多少次了,身体软软的趴在沙发上都没有力气动了,林天成见她没有多少力了也就慢慢的停了下来。

  廖珊的身体上布满了汗珠,她这时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地消失。没有痛苦和忧伤,有的只是无边的愉悦和无法描述的快乐。

  林天成知道她的体力被消耗得快差不多了,就抱着她坐在了沙发上以便她尽快的恢复体力。廖珊在休息了一会后就在他的怀里的娇媚的道:“好舒服,我已经够了,没有力气再做了。”

  林天成笑道:“你不是说你很行的吗怎么我还没有一次高潮你就不行了你不是说你不行了的话就让我开后面的吗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们等一下就做后面好了。”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的太大了,我的后面还没有被人干过呢,要不我休息一下再和你做一次好前面了。”

  在她想来,林天成做了这么久也应该差不多了。如果多做一次他就肯定会不行了的,而自己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再来。

  林天成笑道:“你的小屁股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的菊花不但那些皱纹有条有理的,那粉红的嫩肉也很鲜艳,还真是没有被人动过的样子,我看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就你一个人要我把金子吐出来是不可能的,如果再在前面做一次的话就真的会没有一点力气了,那我在后面做着你不能动也就不怎么好玩了。”

  廖珊听了林天成的话以后红着脸道:“你真有点变态哦,这么脏的地方也要玩,看来我不想给你都不行了,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给你吧只不过就是给你也要休息一下才行,我现在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

  林天成可不管那些,既然现在关云天没有出现,而这个美女律师又是这般的风情,如果不好好享受一下还真对不起她,于海一边捏着她的奶子一边笑道:“做也得做,不做老子也要破了你的菊花”

  廖珊象看一个怪物一样的看着林天成笑骂道:“你还不是一般的变态,不过,那滋味我还真想尝试一下”

  廖珊说完就红着脸趴在沙发上抬起自己的小屁股说道:“是不是这样啊”

  林天成见她摆好了身体就站到了她的后面,这时廖珊的小溪已经被她自己的泉水弄得湿漉漉的了,他用大懒鸟刮了几下,用她的泉水把她的菊花也涂得润滑一点,然后大懒鸟慢慢挤开软肉,进去一点就退一下的玩着。他一边玩着一边笑道:“真的好紧啊我们还是好好的玩吧”

  他知道这样慢慢的进去女人就不会感到很痛苦了,而且还会有一种又痒又涨又舒服的感觉。这可是他从实践中得来的宝贵经验。

  廖珊的菊花还真没有很疼痛非的感觉,只有一点点的疼,还有着一种又胀又酥的感觉,只是她一想到他的大懒鸟那样大还是心有余悸,她一边忍受着那几种难受的感觉一边说道:“不说就不说,我就是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好处,只是你要轻一点哦,你的大懒鸟这样大,我真的好怕。”

  林天成搂着她的腰肢笑道:“你放心好了,不会怎么疼的。”为了减轻她的痛苦,他的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握着自已的大懒鸟在那里进退着,一只手则从她的腰下伸下去,玩着她花瓣上一点的那颗阴蒂,他这样一玩廖珊就是有一点点的痛苦也就被那里的快感给抵消了。

  不一会林天成的大懒鸟就进去了一大半,他知道最难的地方已经过去了,因此就加快了前进的步伐,不一会他的大懒鸟就全部进去了。由于他的大懒鸟太大了,每次的进出括约肌都要被带出来一点粉红色的嫩肉,然后再随着他的大懒鸟的进入再塞回去。

  廖珊开头觉得又痒又涨,但他的大懒鸟一进去就有点疼了,她强忍着没有叫出来,直到他的大懒鸟运动以后才没有觉得很疼了,不一会就觉得直肠里又胀又酸的,隐约的还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她不由的摇动着小屁股向后面顶了起来。

  林天成知道她不疼了就慢慢的加快了进攻的速度,廖珊也配合着他的进攻挺动着她的小屁屁,这么一来那结合处就传出了“叭叽”“叭叽”的响声,而那个沙发也被林天成冲击得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叫声,廖珊的嘴里也爽得发出了“唔”“哦”“唔”“哦”的叫声,几种声音混在一起,好似一个乐队在演奏交响曲一样。

  林天成慢慢的加快了速度,不停的冲刺着美女那滑腻的直肠,随着林天成的缓缓挺动,大懒鸟在她的菊门里进出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那强烈的紧迫感差一点就让林天成叫了出来。

  廖珊的菊花被林天成那火热粗壮的大懒鸟冲击着,那股酥痒酸麻的滋味使她感到舒服极了。随着大懒鸟在她的菊门里的进出,快感以菊门为中心慢慢的扩散到了她的全身。她的叫声越来越大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菊门被插的感觉会是这样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