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飘飘欲仙

  055飘飘欲仙

  不一会廖珊在他的快速攻击下瘫软了下去,整个人趴在沙发上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底下的浪水一股股的冒了出来,她在这一轮的攻击中已经不止一次高潮了。

  林天成见她快不行了就暂时的停了下来,他知道她还并没有真的满足,象她这样从来都没有满足过的女人没有几次高潮是不能满足的。

  他抱着她坐在沙发上,廖珊尽量的把身体放松下来下来以尽快恢复自己的体力,她现在才知道这个男人的真实本事了,自己被他干得高潮几次了,但他却还是没有一回事一样,自已还真是小看他了。

  林天成的大懒鸟依旧留在她身体里,令她感觉的了里面的充实,她还真没想到他有这样厉害,把自己千得一点力都没有了。她知道自己现在之所以没有力气,主要是自己过度的兴奋,在精神和体力上消耗得太多而引起的。

  林天成一边摸着她的奶子一边笑道:“你看起来端庄高雅,没有想到在我胯下的风情比那些小姐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还真没有想到你骚起来会是这个样子。”

  “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看你也很舒服,你就不要来笑我了。”廖珊娇嗔道。她躺在林天成健壮宽阔的胸膛上,玉手轻轻握着林天成那在自己奶子上摸着的手幽幽的说道:“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要出轨的,没有想到今天就这样毁在你这个小色狼的手上”

  林天成笑道:“那是你太漂亮了,太讨人喜欢了,你长得漂亮不是你的错,还要把自己打扮得这样性感就是你的错了,我想,只要是男人就会想上你的,你没有看到酒吧里的男人都在盯着你看吗只不过是别人没有这个胆量罢了。”他的大手继续揉搓着廖珊的奶子,那两团嫩肉在他的手下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廖珊红着脸哼道:“我对男人的这些眼光早就习以为常了,就当他们不存在一样,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的女人了”她口里虽然这样说,心里却是暗暗的欢喜,女人都是喜欢男人的赞美的,何况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而且还把自己整个的身心都征服了。她眉目含春地问道:“那你说喜欢我是不是真话”

  林天成用色手在她的乳珠上一边捻弄着一边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你不但很漂亮,而且骚得这么厉害,我想不喜欢你都不行,你看你的花瓣居然能够流淌出来这么多的水,都已经泛滥成灾了,一般的女人可是没有这么多的,这样的小大懒鸟可是想找都很难找到的”

  廖珊娇嗔道:“还不是你胡天胡地闹的我都被你弄得成了一个荡妇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在林天成的手上掐了一下,却被林天成顺势搂抱住她的头亲吻住了她那湿润猩红的樱桃小口,廖珊也情不自地双手反过来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吐出甜美滑腻的舌头任凭林天成含弄着。

  “小大懒鸟,刚才舒服吗”林天成松开廖珊那火热的唇温存的问道。

  “舒服,你太强悍了”廖珊的唇在林天成的唇上温柔的吻着,媚眼如丝的继续说道:“我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快乐的感觉,我想,除了你以外,我是绝对尝不到这样快乐的感觉的,是你让我尝到了做一个女人的快乐,我真的好感激你。”

  林天成笑道:“你老公是干部,他不是很有工夫吗怎么竟喂不饱你”

  “他从来就没有给过我生理上的快乐,每一次都坚持不了几分钟,就是那一次吃了驴鞭才多坚持了一会,这也就是我不跟他玩花样的原因,他没有玩技巧都不行,如果一玩技巧不就更不行了”

  “可能是你的小溪和别人不同他才坚持不了多久的,既然吃驴鞭有用,你为什么不多给他吃一点”

  廖珊一听,顿时红着脸娇嗔道:“我见给他吃了也不能给我高潮,也就没有去弄了,因为吃了以后弄得我不上不下的更难受。”

  “难怪他要去外面乱搞了,其实男人能做几分钟就可以说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只是你的欲望太强了才不能满足你。象他这样的男人是不少女人的,把你和别的女人一对比就知道了。他在你的面前没有尊严了,也就难怪他要去找别的女人了。”

  “看来是你说的那样,我就看到那个他资助的学生妹被他弄得一塌糊涂的,连爸爸都叫出来了。要不是今天遇上了你,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你还真有点变态,我还没有玩二十分钟就被你玩得来了几次高潮了,而且人都被你玩软了。看来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是不能尝到这样的滋味的。我也是女人,女人谁不想有一个英俊强悍的男人带着她一起登上那快乐的顶峰我今天总算是如愿以尝了。”

  林天成笑道:“那我们今天就好好的来几次好了”说完就抱着她的腰就运动了起来。随着时间的过去,廖珊的体力也恢复了,她的小屁股也就又扭了起来。林天成见她动了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廖珊只觉林天成的大懒鸟运动之际,花瓣中的每一部分都磨擦到了,蜜道中的嫩肉在他大懒鸟的下一阵阵的蠕动着,一阵阵飘飘欲仙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袭上心头,再扩散到四肢百骸,那感觉还真非笔墨可以形容的。

  廖珊爽得头脑昏昏沉沉的,已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只知扭动纤腰,摇动圆臀随着大懒鸟的节奏而向后面耸动着。她白嫩的脸蛋就如早上盛开的牡丹娇艳欲滴,春意盎然,樱桃小嘴里吐气如兰,发出着近似低泣的呻吟声:“哦,亲哥哥,你玩得妹妹好爽,你太棒了小老公,你妹妹又快不行了。”廖珊只觉那一股接一股的快感向自己的四肢百骸涌了过去,使得她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她的身体在林天成的冲击下前后的进退着,头象鸡啄米一样的乱点着,乌亮的头发飞舞着,白净肥腻的粉臀频频起伏着,盈盈一握的纤腰狂野的扭动着。

  她的樱桃小嘴张开满足地啊啊地呻吟着林天成感觉她的蜜道里的嫩肉是那么的柔软,那一阵阵的蠕动磨擦得大懒鸟舒爽不己。他更为用力地狂抽猛插起来。

  廖珊在他的快速运动下高潮迭起。她纤腰如风中柳絮般的急舞,丰润白腻的身子频频翘起去迎合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她那荡的样子还真令人情难自禁,她那媚人的眼神饱含着春情,呢喃又似呻吟的娇吟声动人心魄,微开的香唇吐气如兰,丝丝口脂香自口中喷出更是中人欲醉,他还真的有点喜欢这个女人了。

  现在廖珊那令人不敢逼视的高贵形象不见了。她那惹火的娇躯在不断的扭动着,嘴里婉转娇啼着,那一阵阵的快感使她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器官的厮磨吻合使她的小溪里的泉水流个不停,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种说法可能就是针对女人这样的时候来说的了,林天成还真不知道她这么多的水是怎么来的。

  由于泉水的润滑,廖珊的蜜道虽然很紧,但林天成运动的时候也没有感到怎么费力,倒是那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水的“唧”“唧”声,再加上廖珊那性感的小嘴发出“唔”“喔”的娇滴滴的呻吟声形成了一曲消魂的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