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滋味

  053滋味

  廖珊的举动让林天成无比兴奋,享受这样美女技术的同事也没有忘记时时刻刻注意包房外面的动静,关云天依旧没有出现,林天成断定关云天在这里没有离开,而他也许正在会见什么大人物不过此刻,草人比杀人还刺激,还舒服

  “乖妹妹,你舔的不错,哥哥我舒服死了,真没有想到你会这样的乖巧。”林天成一边在她的头上抚摩着一边夸奖道。

  听着林天成的夸赞,廖珊含着德莱尼对林天成淫荡的飞了一个媚眼,那样子真的骚极了,而她也就更加的卖力了,含着大懒鸟吞吐起来。她一边吞吐着那几乎比自己老公一个半大的德莱尼,一边抬眼看着林天成,还不时的撩一下秀发,眼波骚浪淫荡无比。

  廖珊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自己一碰上这个小男人就这么乖了竟然在做着如此淫荡的事,以前在自己的老公面前都没有这样做过,不是他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而是自己不屑做这样淫荡的事。而这个家伙一说自己就乖乖的做了。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女人的克星。她又连想到自己的老公,是不是自己过于的古板才使他有了外遇

  林天成仿佛象一只在波涛中随浪起伏的小船,不断的从一个快乐的浪尖跌下,又被她那灵巧的小舌头舔上另一个更高的浪尖。他一见廖珊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就在她的脸上拧了一下道:“你是不是想你老公了在跟我做的时候不准想别人,知道了吗”

  廖珊红着脸说道:“我才没有想他,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我没有给我老公这样做才出轨的他对我提出过各种各样的要求,但我都没有答应他,有几次还说跟我脏话就跟一块木头在做一样。”

  林天成笑道:“正是这样,男人都是喜欢玩刺激的游戏的,总是做一成不变的体位当然会没有兴趣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你,男人如果有魅力的话,是可以让自己的女人做任何事情的,你不想做只是他没有把你征服而已。”

  廖珊红着脸捏了一下林天成的德莱尼,嗔怒道:“我也知道女人如果被一个男人征服了的话,是可以给男人做任何事情的,有的女人还不惜去做妓女来养活男人。看来真的是他不行我才没有动力。

  说完就含着林天成的大懒鸟用力的吸吮起来。在她卖力的吞吐下,林天成抑制不住的大口的喘着气,他的脸上的表情很是丰富,他一会儿皱着眉头,一会儿轻咬着嘴唇。

  廖珊见了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很爽了,也就更加用力的舔了起来。林天成被她这个淫荡的样子逗得情欲大涨,下意识的用力的挺起了胯部。廖珊猝不及防,大懒鸟一下就深深的顶入了她的深喉。她在喉咙里嗯了一声,眼泪都被顶出来了。林天成见大懒鸟顶在她的喉咙很是舒服,就双手抱着她的头不让她把大懒鸟吐出来,这样他的大懒鸟就更顺利的挺入了,膨胀到极限的大懒鸟把她那湿润柔软的小嘴和喉咙都胀得满满的。他来回的抽动着大懒鸟,敏感的大懒鸟躺在她那小巧的舌头上,然后一下一下的撞进了她那柔嫩的喉咙中。

  廖珊嗯嗯的配合着他吞吐着,光滑火热的口腔粘膜熨贴着同样光滑的宝贝。这样过了一会,廖珊的两眼都发白了,林天成见了这才把大懒鸟抽了出来,廖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那饱满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微微的颤抖着,林天成这才注意到她坐着的时候她的奶子竟然是完美的半球形,奶头粉红娇嫩,宛若处子,他把廖珊搂在怀里笑道:“你是不是怪哥哥刚才太粗暴了但如果不这样做一下就不是一次完美的造爱了,你刚才的表现很不错,要哥哥怎么奖励你”

  廖珊在他的怀里扭动了一下,然后懒洋洋的躺了下来,她把双腿伸得直直的,好象在展示自已那傲人的双腿一般,嘴里娇媚的哼道:“你太野蛮了,你的那家伙太大了,差一点就把我的喉咙挤破了。”

  女人的美腿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林天成一见她的美腿和她那白嫩的身体,那还没有消退下去的欲火就又一下烧得更旺了。大懒鸟也站得更直了。廖珊见了用手上下的套着说道:“这个家伙太厉害了,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

  林天成看着她那个淫荡的样子就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笑道:“有哥哥我在这里你是不会有危险的,我爱你都爱不过来呢,怎么会要你的命”说完就慢慢的分开她那修长的双腿,然后在她那粉红色的花瓣上揉了起来。

  廖珊被林天成这一揉那小溪里就泉水潺潺了,脸上也流露着媚艳入骨的春情。刚才虽然是在吸着他的大懒鸟,但那场面是那样的香艳,她的春情也被挑了起来,现在被他这一揉也就有点忍不住了。

  林天成一边玩着一边看着她那迷人的花瓣,她的花瓣白白胖胖的,中间那条粉红色的小溪里还在流着晶莹的泉水,廖珊见林天成看得很是细心就把自己那纤长的手指抚摩着他的头发,像是在无声的鼓励着他进一步的动作。

  林天成的鼻尖碰到了她的花瓣,在那里闻着她的花瓣的气味,廖珊的花瓣有一点的腥味,但是却很淡,而且还有着一种淡淡的清香。那一对轻轻抿合如含花苞一般的花瓣在眼前泛着粉红柔润的色泽,而那比桃花还娇艳的花瓣之间微露着一线,镶嵌在那两瓣花瓣的中间。

  林天成让她躺在沙发上,廖珊将她那完美无暇的双腿轻轻的绕在林天成的脖子,温柔的把自己的花瓣送到了他的唇边,她听了林天成的话以后决定让自己开放一点,把自己那个木美人的形象扭转过来。她从书上看到过男人吸起花瓣来有一种特别的舒爽,今天既然已经被他把身体都玩遍了,她也就想尝一尝被人舔的滋味。

  林天成似乎知道她的心意,就含着她的花瓣吸了起来,廖珊的身体也就在林天成那技巧的吸舔下开始象蛇一般的扭动起来。她那温暖而粘滑的甘露不断的流了出来,林天成把那些甘露都吸进了肚子里。

  廖珊被他吸得双腿不停的抖动,鼻中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她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林天成的头,好象担心林天成的嘴唇会离开她的花瓣似的。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玩过,身体还不是一般的敏感,原本夹紧的双腿也主动的慢慢分开了。她见自已的花瓣都被林天成看的一清二楚而产生了很大的羞耻感,但这样也给了她更大的刺激。她的双手抱着他的头,小溪里溢出了大量的泉水。

  “小宝贝,你的花瓣都湿了哦,原来你还是一个色女”林天成一面说着一面把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以方便自己的动作。

  “不要这样玩好不好我受不了啊,喔,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的全身都酥了。”廖珊发出了有如猫叫一样的呻吟。她觉得强烈的快感像涟漪般的扩散到她的全身,小溪里的水也流得更急了。

  林天成用舌尖轻轻挑动着她那花瓣上面一点的那颗凸起的阴蒂,他的舌头温柔的在那里舔着,她的那小小的阴蒂也在他的舔吸下慢慢的勃了起来。

  廖珊被他舔得娇躯不断的颤抖,蜜道里感到又酥又痒,而里面又觉得很是空虚,她忍不住的呻吟着道:“别舔那里了,呜,我好难受,我要被你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