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愿赌服输

  051愿赌服输

  林天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来是我猜错了,据我看来,你大可不必为这样的人难过,他如果去找别人我还不会这样反感,但他这种挟恩图报的人我最看不惯了。你拿酒来麻痹自己的心灵我可以理解,不过酒绝不能替你解决问题,借酒消愁也不适合女人,你这是一种自甘堕落的表现,因为受过伤害而自甘堕落绝对是极度愚昧的想法,伤害过你的人不会因你堕落而自愧,只会笑你愚蠢,最多加少许同情分,出路是什么就是一句话,要活得比别人好比以前更好希望你终有一天能明白茫茫人海总有真情在的道理,爱情,当然一开始是因为对方有吸引自己的地方自己才会爱上他的,但如果经过一段时间后发现爱已经成恨,那就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为一个已经不爱自己的人而伤害自己,你觉得值得吗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何去何从,我说的话可能有些过激,但这是为你好,你还是好好的考虑一下吧”

  林天成的罗嗦还真起了点作用,廖珊转着两只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叹了一口气,笑道:“你还挺会说的嘛其实这些我何尝不清楚,但是旁观者易清当局者多迷,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林天成嘴上说的好听,其实心里却在暗笑,笑廖珊的男人也在笑自已:男人嘛大都是一个样子的。有谁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过看在廖珊那伤心欲绝的份上他并没有笑出来。他一边忍着笑一边说道:“这个家伙真不是个东西,有了这样漂亮的老婆还在外面乱来,这样的人是没有好报的。”

  “你算了吧,你们男人还不都是一样抱着人家亲热的时候总是甜言蜜语,说不尽的好听话:“可一见了别的女人,又会拿这一套去哄别人,真要论报应的话,你们男人早就绝迹了,我是律师,经办过不少离婚的案件,我把你们男人都看透了。”廖珊似是识破了他这套把戏,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冷眼嘲笑道。

  林天成被她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心想:你说的是不错,可怪就怪在你们女人实在是太容易让我们犯错了,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抱在怀里为了一颗树而舍却整片森林那岂不是太傻比了

  他虽如此想,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他慢慢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笑道:“你既然知道男人都是这样,就不要再为这事烦恼了。”

  廖珊叹息了一声,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会林天成,抿着嘴唇笑道:“其实也不能单这样说男人,女人其实想红杏出墙的也不少,只不过她们没有男人那样大胆。我们就不说这些了,难得碰上一个酒量这么好的满男人,我们今天来个一醉方休。”说完就很优雅的喝起酒来,看来说了这么一会话以后心里要舒服多了。

  林天成举杯在一旁相陪。廖珊的酒量虽然很大,但跟林天成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廖珊很快就显出了醉意。就在这时她站了起来,如弱柳扶风般一步三摇的晃到林天成的边上,羞红着脸说道:“我输了,你想怎么处置我就怎么处置我吧”

  林天成心里一喜,妈了个比的,来杀关云天而已,自己的运气还真的不错,随便到什么地方都可以碰上美女。看来这个美女是要借自己来报复他的男人了,他虽然知道这个女人是在利用自己,但这样的美女如果不上的话还真是一大损失,不要说自己上了以后就是自己的女人了。

  他将椅子拉动了一下,大手已然环过廖珊的肩膀,魔手轻触着她发热的脸颊。他见廖珊没有反对就慢慢的滑进她的脖子。他现在就希望关云天呆在包房里,不要出来得太早了。

  廖珊虽然醉了,但还是有一点清醒,想到背叛自己的男人,还真有着一种报复的心理,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你可以和别的女人乱搞,难道我就不会她越想越觉得有气愤,于是把身躯靠得更紧了,还伸出一只藕节般的胳膊勾住林天成的脖子,轻轻咬住他的耳朵说道:“告诉我,你想要怎么处置我”

  林天成感到一阵电流瞬间从耳朵流遍了全身,好像骨头都化了,他在她那樱桃小嘴上吻了一下笑道:“当然是把你就地正法了。”说完就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说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上了你,要不我就不会请你喝酒了,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吗”

  廖珊觉得被他抱在怀里是那样的舒服,这比自己老公抱着腰舒服多了,她开头还有着一点抗拒的心理,只是想要报复她男人才鼓起勇气来勾引林天成的,但现在一被林天成抱住就被林天成那火热的胸膛给融化了,她也在孟南的唇上吻了一下道:“我也是一见你就喜欢上了你,你真的很优秀,说实话,我也有过红杏出墙的念头,只是没有碰到过我喜欢的男人,现在我已经输给你了,你想怎么做就这么做好了。”

  说完以后她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林天成的耳垂道:“你要不要我给你三秒钟考虑的时间,三二”

  林天成一把抓住她的大奶子揉捏着,色眯眯的笑道:“当然要了这样漂亮的美女,傻子才会不要”说完就把她的脸扳了过来,将嘴唇轻轻地凑了上去。

  廖珊两片粉唇微启,吹出一口香气,然后把樱口缓缓地张大。林天成只觉得一又湿又滑,又软又香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嘴唇。这样好的机会他怎么还能放过于是就准备进一步的行动。

  谁料廖珊只是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便又蓦地撤回,一串“咯咯”的笑声就从她那扬着头的小嘴里吐了出来。

  林天成想不到这个美女竟然还跟一个小姑娘一样的天真,这么一来,两人之间的那种紧张气氛倒是缓和了很多。林天成这时才发现她的旗袍是如此之薄,美妙的奶子都是半隐半现的,让他又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性欲,手也就在她的奶子上揉搓起来。

  他的一双大手已顺理成章的隔着那层薄布罩上了廖珊那一对饱满的肉奶,用拇指和食指轻捻着那颗微微凸起的乳珠,同时用鼻尖轻凑在她的头发上嗅着那淡淡的发香,腹部更是贴着廖珊的小屁屁,胯间的宝贝则伸进她双腿间不停的摩擦着。

  廖珊还未和她老公以外的男人亲热过,受到林天成如此的挑逗早已兴奋不己,只觉胸前一对怪手抚摸自己的奶子,引得全身一阵阵酸麻,自己的双腿间有一条长长的东西在来回转动,她心里还真有点儿害怕,这东西太长太大了,比自己老公的起码要大了一倍竟然隔着裤子还能做着这样的动作

  她虽然有点怕怕的,但腹间却有一股暖流在涌动,直冲自己的双腿根部。不觉间,一种许久都没有过的感觉涌了出来,自己的神秘圣地慢慢地湿润了。廖珊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下意识的双手环抱着林天成的脖子,吻着林天成的嘴,把自己的丁香渡入林天成嘴内不停的搅动起来。

  林天成见她的舌头伸了进来就含着吸吮起来,他们互相把舌头伸到对方的嘴里挑逗着,不一会廖珊就被林天成吻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林天成便转移了阵地,沿着廖珊那柔美的颈部不断向下吻去,同时双手柔柔地撩动她的耳珠,时而轻抚着她的发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