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戴绿帽

  050戴绿帽

  美人就在对面,刚才那一瞥,廖珊的迷人的肌肤让林天成的欲念一点点的上升,但是一瞧她伤心欲绝的模样,打心眼里有些疼。端着酒杯看着廖珊微醉的脸蛋。

  廖珊闻言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凄苦的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心烦的很,现在只想一醉方休我今天来喝酒的确是为了寻求解脱,只不过我是在感情上遇到了麻烦,你是不知道其中的滋味的,就是跟你说了也是白说。”一说到她的事她倒是清醒了一点,连话都说得流畅多了。

  林天成笑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又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其中的滋味我一看就知道是你的感情上出了问题,你虽然看起来就如二十左右的妙龄少女,但我知道你应该三十有多了,而你老公应该是不惑之年左右了,在这个年龄段是很容易出现感情上的危机的。因为此时他们拥有正当的职业与一定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地位,于是就会产生叛逆,特别是那些有工作狂的男人,他们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人生中最好的时光,仿佛从来没有享受过生命的乐趣,这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也就是我们所谓的七年之痒。”

  人性的弱点在于经不起外界的诱惑,尤其是在夫妻长久分离或本身寂寞无法宣泄时。男人就需要更多的性生活了,而在家里又得不到这方面的满足时,男人的外遇也就成了一种满足性欲的方式。

  婚姻都是沉闷的,大多数人之所以能够长期忍受,并非因为道德的高尚,而是生活的艰辛使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精力和能力去实践婚外情。“饱暖思欲”自古皆然,男女概莫能外,区别在于各人欲望和自制力的强弱。同一个人,衣食无忧时出轨的可能性要远大于贫寒之时。

  当他极度富裕,生活处于极度“安全”的状态时,幸福感突然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空虚和无聊。

  男人成就事业的根本动力是女人,就像女人美容装扮的根本动力是男人一样。“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这句话用在情感问题上,则可翻译为,“男人事业成功了,如果不能征服新的女人就等于白干。”

  因此,成功的男人在潜意识里都有再次征服女人的强烈冲动。可是征服谁呢即便结婚前无限崇拜他的老婆,此刻也已对他熟视无睹,有时甚至还冷嘲热讽,无论主观客观,他都没有再次征服她的动力。怎么办一个精力旺盛而又自制力强的男人,唯一的选择就是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

  他必须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上去,否则他一定会神经错乱,因为身边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了。大自然有一种“追逐和共享”稀缺资源的力量,无论是强大的男人,还是漂亮的女人,都逃不过这一劫。这是不以他们主观意愿为转移的客观存在,当外界的诱惑超过男人的自制力时,他内心深处那颗克制已久的“核弹”就会被引爆了。

  已婚男人出轨的可能性远大于已婚女人,首要原因当然是天生“花心”但也必须看到另一个原因,即优秀单身女子和适婚男人的稀缺。一般来说,已婚男人的经济实力,尤其是个人魅力,要胜于未婚男人,因为他们在事业上有了成就才会去追漂亮的女人的,而这样的男人也是女人所喜欢的。现在社会上还正在讨论一个话题,就是白毛女可不可以嫁给黄世仁。很多的大学生都说白毛女太傻了,说她嫁给黄世仁是她最好的选择。就是黄世仁年纪大一点,自己享受一段时间以后,还可以拿着黄世仁的钱去另寻发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成功的男人就是年纪大一点,还是很受年轻女人的青睐的。

  对一些未婚女子来说,虽然她明知道爱上已婚男人是不道德的,但是,她们通过对比后痛苦地发现,成功的男人整洁的发型和穿着,训练有素的笑容,还有他衬衫上的淡淡的香味,都散发出一种令人窒息的雄性魅力。而这些优点是一些浮躁的年轻人所没有的就不要说跟一个这样有钱的男人少要奋斗多少年了。

  对于造成这样的后果,男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绝大部分都是男人率先背叛了婚姻。男人发生婚外情时,主动进攻的当然不少,但更多的属于被动。尤其是不惑之年左右的中年人,因为他们事业有成,有职位有名份,在未婚女孩眼中,他们是成熟男人的典型象征。

  然而这样的男人也是不敢轻易的迈出这一步的,因为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夫妻感情已从感性的爱情上升到深沉的亲情,婚姻的共同利益己在家庭占主导。一方面他们急需一位红颜知己抚平长期高压工作所积累的郁闷,唤醒他丧失多年的青春激情,但另一方面,男人天生赋予的保护家庭和妻儿的责任,又让他不能轻率的背叛她们。

  廖珊听了林天成的这一席话还真对他另眼相看了,赞赏的笑道:“你还真的很不错啊,一说起来就长篇大论的,你还真没有说错,是我老公在外面有了女人,你说有一个出轨的男人就有一个出轨的女人,是不是在教唆我也在外面乱来”

  “你不要断章取义哦,不过,他有了你这么漂亮的老婆还在外面乱来,给他弄个十顶八顶绿警告一下也是应该的。我还真有点不信他找的女人还会比你要漂亮,因为比你还要漂亮的话就成了妖精了。看来他是饥不择食了,要是这样的话,你也是有一定的责任的。”

  廖珊伸出兰花指在林天成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娇嗔道:“你知道什么你以为十顶八顶绿帽很容易找是不是我可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如果能找到一个我就很满足了。”说完端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林天成笑道:“我可是跟你开玩笑的哦,好的绿帽只要有一顶就够了,你能跟我说一说你们是怎么一回事吗”

  廖珊有点幽怨的道:“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有三十多岁了,我们的女儿都十多岁了,他是干公安的,十多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吵过一句嘴,他一直很爱我,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言听计从,我也很爱他,对其他的男人我看都不愿多看一眼,他曾经对我说过,即使这一辈子结束了他仍然会爱我,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我非常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哪知道他是一个骗子,竟然骗了我十多年昨天晚上看到他跟另外一个女人在床上风流的时候,我的心都碎了而这个女人居然还是一个见了他要叫他爸爸的女人当我听到她在床上叫着“爸爸,我还要”的时候,就好像世界某日在我身上降临了一样。不过我没和他们闹,而是转身不声不响的离去了,昨天晚上我整整哭了一夜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失眠,今天上班我都没心情,所以才来喝酒解愁。”

  林天成吃了一惊道:“不会吧他是搞公安的,怎么会做这样没有人性的事连自己的女儿也乱来你的忍性也太好了一点吧他做了这样畜生不如的事你都不声不响的走了我都觉得你不配做一个母亲了。”

  廖珊苦笑了一声,说道:“他要是真碰了我的女儿,我不杀了他才怪了,这个女人是他资助的一个初中生,她虽然没有我漂亮,但也很清秀,根据他们亲热的程度看来,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