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撕心裂肺的爆菊

  046撕心裂肺的爆菊

  乔晓倩的肉洞很紧,而且还不断的吸吮着。不一会儿她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她浑身抽搐着趴在林天成的身上,她一边喘着气一边低声的呻吟道:“好舒服好刺激真的太爽了怎么我就做了一会儿就没有力气了”林天成紧搂着她,感受着她的花瓣抽搐时的律动,他一边在小萝莉的唇上亲吻着一边说道:“造爱很舒服吧当你特别刺激的时候,高潮也就来得很快了,高潮以后就会有着一种虚脱的感觉,不要一会就会恢复力气的。”他一边说着两只手也没有闲着,分别握住乔晓倩两颗圆润硕大的奶子揉搓着。

  女人的恢复力很惊人,没过多久小萝莉便在林天成的揉搓下恢复了继续战斗的欲望。小屁股又开始套动起来,林天成见她恢复了力气也就配合着她运动起来,大懒鸟一次又一次地顶撞着乔晓倩的花心。

  乔晓倩觉得那一阵阵酥酥的感觉由花芯升到脑际,全身的毛孔都扩张了,她双眼翻白纤巧的鼻子一动一动着,口唇不受约束地张开,肉洞里分泌出大量的泉水,小嘴里忍不住的又吐出了一声声娇媚的呻吟。

  乔晓倩压抑的呻吟着,开始的时候还能保持着理智,可当那无边的浪潮将她淹没之后,她就再也无法保持灵台的清明了,理智一点一点的沦陷,身体一点一点的酥软,呻吟却一声比一声高亢起来,林天成忙用嘴把她的小嘴给堵了起来。

  “呜”一声似哭似笑,如泣如诉的嘶喊,从乔晓倩的嘴中吼了出来,好在林天成及时的堵住了,她的身子变得僵直起来,花瓣深处随之一阵抽搐,不自觉的在紧缩放松再紧缩再放松。

  女人的呻吟带给了林天成莫大的快乐,那迷人的花瓣变得更加紧箍,高潮后的女人身体异常的敏感,本来已经全身无力的乔晓倩忍不住又发出了一阵激昂的叫声,只不过那呻吟声没有传出去,就被林天成堵在了嘴里。

  乔晓倩已经深深的沉醉在那一波波的快感中了,浑身上下都渗出了汗水,不一会她就在那连绵不绝的高潮中软了下来。整个身体都瘫在了床上。林天成见了就抱着她坐了下来,她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那薄薄的衣服都湿透了。

  过了好一会乔晓倩才回过神来,她看着身上那半裸的衣服娇嗔道:“都是你,把我的衣服弄成了这样,你要我怎么去外面

  林天成笑着道:“是你自己的出的汗,怎么怪起我来了不就是衣服湿了吗我帮你弄干就可以了。你这样很薄的衣服很容易干的。”说着就在她的身上亲吻抚摸起来。

  乔晓倩不但觉得自己的体力恢复了,就连自己的衣服似乎都干了。她忍不住的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道:“你真厉害,这么就都没有完事”

  林天成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吸收了四滴处女血之后,身体悄声无息的发生了一点改变,以前有读心术,而现在面对女人的时候,似乎比以前更持久,而且自己总觉得女人虚脱的时候,自己摸一摸就可以让她们恢复力气,而这个时候,胸口总是会热一下。

  一定是合欢铃的原因,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秘密会让谢云龙和廖忠堂如此在乎

  “晓倩,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林天成左思右想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乔晓倩娇嗔道:“你不说就不说,我才不稀罕呢我要出去了。”说着就从林天成的身上站了起来,她一站起来就听到波的一声,花瓣里立刻就传来一阵空虚的感觉。她看着林天成那依然挺立着的大懒鸟红着脸说道:“你真的好强,做了这么久了还是这样。”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卫生纸,把林天成的大懒鸟擦干净以后也把自己的花瓣擦了一下。卫生纸不多,也就只能马马虎虎的随便的擦一下了。她把内裤穿上以后将鼻子耸了几下道:“我全身都是汗味,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我要洗个澡换了衣服才行”

  “你没有搞错吧你舒服了,老子还没有射出来呢,你不知道这样会出人命的吗”

  “那怎么办啊”乔晓倩也哟需诶歉意,自己的的确确是舒服了,可是林天成却没有喷浆,看着他那粗大硬挺的大肉棒,脸上红的不能再哄,低头不知道如何是好。

  “要不”林天成话都没有说完便见到这些热吻着他的大懒鸟的,丰硕的奶子一前一后的波动着,荡漾起层层的乳浪。她的的嘴吻住大懒鸟,轻缓地舔着肉棒,然后又卷住她那羞答答的舌头吸吮着,直吻得林天成浑身抖颤,而乔晓倩也是娇躯连颤,瑶鼻轻哼。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盘丝洞里的泉水也越来越多了。

  就在她用口交的时候,林天成一把推倒她,乔晓倩的屁股一下就抬高了不少,林天成的大懒鸟一下子刺进去,乔晓倩突然感觉菊门里面象撕裂一样的疼痛起来,娇躯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着。但自己的身体却还是在一下一下的套动着。她忍不住的惨叫道:“怎么会这样你的那家伙怎么插到我的菊门里去了”

  她只觉得菊门里疼痛如裂,身体就像是被林天成的大懒鸟割成两半似的,疼得她的头乱甩着,散乱的秀发在风中无助地甩动,豆大的泪珠和汗珠在空中飞散着。

  林天成觉得乔晓倩直肠里的嫩肉紧紧地夹着他的大林看鸟,菊花蕾口的括约肌紧紧地勒着他宝贝的根部,那紧束的程度甚至让他感到痛楚,但那括约肌的后面那一片紧凑温润柔软的嫩肉让宝贝觉得特别的舒服。他一边享受着那种舒服的感觉一边说道:“让你尝尝,要不是这样你就不知道菊花被干是一个什么味道了。”

  乔晓倩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林天成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中,不一会林天成就觉得她的直肠里不像之前的艰涩了,而乔晓倩也觉得菊蕾里的痛楚也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酸又酥,挠人心痒的异常快感。

  不一会乔晓倩就完全适应了,她那双迷人的星眸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的睫毛上下轻颤着,鼻翼开合着,嘴里又吐出了那醉人的呻吟。

  乔晓倩呻吟连连,她从来没有想到要把自己的菊花给开了,她心里虽然没有那种道德的束缚,但也不是淫荡的少女,要不也就不会守身如玉了,今天这样做主要是林天成先把她的贞操给破了,这用菊花去被男人干的事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她的心中始终认为这是肮脏不堪的。想不到鬼使神差的就把自己的后面给破了。那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丝毫不亚于前面开苞的时候,甚至比前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在那干涩的疼痛很快就过去了,现在只觉得直肠里被塞的满满的,那种强烈的快感使自己仿佛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无法言喻的快感震撼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她情不自禁的大声的淫叫起来,小屁股主动地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来。

  直肠内外的胀痛虽未全消,却已被那异样的快感完全的淹没了,那畅快的感觉如浪潮一样的涌了过来,舒服得她浑身都有一种酥酥的感觉。什么伦理道德,什么淑女风范全都被她丢到一旁了,也忘记了刚才的怪异现象,她用尽全力的套动着林天成的大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