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狗趴式

  039狗趴式

  谢彪的笑不是无奈,而是兴奋,期待了几年的死亡游戏真正的开始,他看着大小姐谢紫怡,长长的吐出一口热气,凝重的说道:“小姐,龙哥这一次可是来真的了,对付钱老大十分棘手,除了那些老古董,没有几个人知道龙哥的对手,你要小心行事,这里不是吉峰省”

  “我知道了,二叔,爸爸一定会笑到最后的”谢紫怡坚定地说着,心思也飘到了林天成的身上。

  一场龙争虎斗,谁生谁死都无法预知,不过林天成却是一个意外,因为他的存在,钱程和自己老爸的生死战也出现了一点令人无法预料的事情。

  钱程的实力分布在吉峰省的各大城市和县区,而通源市和惠南县可以说是他主要实力社团其中极为重要的城市,但是张喜成被林天成弄死了,关云天和翟庆柱也和林天成树敌了,借着谢彪等人的实力,加上他自己的手段和睿智,关云天等人也不会有好下场

  对于谢云龙的目的,林天成浑然不知,他驾驶着轿车在惠南县已经列入拆迁的地方四处转了转,最后来到了自己的洗浴中心。

  上午十点,林天成背着手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穆思思,此时的洗浴中心已经不是当初那般,不同进入的客人证明了这里的生意十分的好,而这一切都是穆思思的功劳。

  “你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穆思思靠着办公桌低着头,声如蚊蝇。

  别看她年龄小,但是却让人不敢小觑,这一份经商的能力让林天成刮目相看,看着她高挑的身高以及那火爆的三围,再加上她俏丽的面容,成熟而又阳光的风情,魔鬼一般的身材,走到哪里都是男人视线的焦点。

  林天成从一进来就被穆思思的美艳迷得双眼不知怎么就不好使了,小别胜新婚吧,而且上一次有点强硬的味道在里面,这会儿,林天成一会儿盯着她高耸的乳房,一会儿盯着修长白嫩的大腿,心跳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对于这个美丽的少女,他知道今天是一个重温旧梦的好机会。

  听到穆思思的话,林天成说道:“我来这里是办点事,前几天不太方便出现,妈的,这个事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得了,别卖官子了,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多少也知道一点,我替你感到着急担心”穆思思坐在林天成的身边,小手轻轻的打了她几下,一双勾魂的眼睛性感又风韵的瞄着他。

  “思思,你是老子女人,我也不隐瞒什么”林天成吞了一口口水,继续说道:“想要明摆着弄死关云天或者翟峰,将他们的命留在惠南县,难最难的不是弄死他们,而是要让别人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死无对证,保证翟庆柱以及关云天背后的人不对惠南县动手而又能让关云天和翟峰死在这里,这个还真他妈的难办”

  林天成说着,右手有意无意的放到穆思思的大腿上,见她没有反应,慢慢开始摸起来。

  穆思思羞愧的打了一下林天成的大手,身体往上靠了靠,说道:“天成,你别怕,天无绝人之路,我们慢慢想一定会有办法摆脱的”

  “难啊思思,我现在前面是谢云龙,后面是官场和黑道的人,想要在这样强大的人手下逃出生天,不是嘴皮子一张就能做到的”林天成的慢慢的摸向穆思思的大腿根。

  “别想那么多了,翠娇姐她们都在这里,我们都一样,不管你怎样,都不会离开的”

  “嘿嘿,不愧是老子的女人”

  “哎呀,你看你手都摸到什么地方去了”穆思思娇娇的打了一下林天成已经摸到她门户的手。

  “思思,今天老子要吃了你”林天成说着就把穆思思按在了沙发上,双手开始掀她的裙子,裙子一开,衣服丰满诱人的白生生的胴体就露了出来,她似乎知道林天成会来一般,里面居然什么也没有穿。高耸坚挺的乳房,平滑的小腹,修长的大腿,亮而浓的芳草,无一不是女人极品。

  “看什么啊,会不会干嘛”穆思思浪浪的说着,扭着无比诱人的胴体,风骚无比。

  “思思,你怎么”

  “都是你不好啦,这么久才来,你不知道人家是女人了吗你不知道我也需要需要你的那个”

  “嘿嘿,今天就满足你的饥渴”林天成迅脱掉衣服,赤裸裸的看着穆思思,只见她张开双腿正等着大懒鸟的进入。

  林天成猛的将她的身体翻过来,他的手指忽然在后庭那里旋转着,他觉得她的菊花既紧又很有弹性,他的手指头慢慢的旋转着向里面钻了进去,由于穆思思的盘丝洞已经因为正常的本能流出了很多的泉水,因而她的股沟里都是湿湿的,他的手指头进去也就很是湿润,他觉得自己的手指头和自己的宝贝就隔着一层薄薄的膜,还能感觉到宝贝的律动。

  由于手指头不是太大,林穆思思没有感觉到什么痛苦,并且还有着一种又酥有胀的奇特感觉,那种进攻使得她的呼吸就更加急促了起来,嘴里发出的低低的呻吟,也慢慢转为大声地呻吟了,而她的小屁屁也在不自觉地扭动着。

  不一会林穆思思就在林天成的进攻下意乱情迷了,她一边扭动着小屁屁一边呻吟着道:“别受不了了,天成,似乎门门没关啊”

  林天成在林穆思思的背上吻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房门,笑道:“这里都是女人,谁赶进来打扰我们的好事,老子就干了她”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进攻着穆思思的后花园,不一会她的小溪里就又蠕动了起来,她一边呼呼的喘气一边呻吟着道:“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林天成知道像她这样饥渴的女人不是几次高潮就可以满足的,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恢复过来了,因此,也就停了下来等她恢复体力,然后将她的身体翻过来,让她一脚踩着沙发,一脚踩着地板,林天成看着她雪白的小屁股撅了起来,那鲜红的裂缝处湿漉漉的一张一合,他身体慢慢压到了穆思思的粉背上,一只手捏住她的肉奶开始揉捏着,一手将大懒鸟缓缓挤开紧闭的肉门,慢慢的挺刺进去

  这一下穆思思恢复过来了,只觉盘丝洞里又胀又酸,屁眼上则又酥又痒,她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只得又开始使劲摇动着小屁股,而且还不时的上下地套动着。

  林天成把她摆成了一个狗趴式,然后就快速的运动了起来。

  穆思思的脸上泛着红晕,她转过头来看着林天成在她身后的动作,两只小脚绷的紧紧的形成了弓型,脚尖支撑着她整个的身体,一只手反过来抱住他的腰,一只手则抱着他的腿部在那里尽情的享受着。

  此时的穆思思已经沉浸在被林天成激发出来的欲火中,她那雪白如玉娇软如绵的娇躯激烈的扭动着,如胶似漆地纠缠着林天成套动着。她那柔若无骨,雪白美妙的身体,带着愉悦地随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在蜜道内的抽动而蠕动起伏着。

  林天成抽送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穆思思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她银牙轻咬,秀美火红的优美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那一双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都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