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猛攻

  031猛攻

  此刻她的俏脸红云未退,杏眼飘荡出摄魂慑魄的水汪汪的眼波,鼻翼翕动,小嘴微张,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似欲斥还羞,惹人怜爱不已。

  曾柔的美,是清纯可人的,而她的心在这一刻也让林天成感动。如果在别人眼里,面这样第一次见面就可以这般的女人,也许林天成会觉得那是一个荡女,但是曾柔不一样,因为她是第五滴极品处女血。

  “小柔,男人如果不用力,女人怎么会知道什么叫欲生欲死我们还没有好好的亲热过呢,你把你学到的东西让我体验一下好不好”说完就将舌头伸到她柔软的耳垂下缓慢地舔舐起来。

  曾柔痒得眉头微皱,仰起下巴露出洁白细腻的脖颈。她一边享受着林天成给她带来的那种舒服的感觉一边呻吟着道:“原来你都知道了,只不过我觉得你比我还要会玩,在你那里我一点用武之地也没有。”

  林天成笑道:“你就不要谦虚了,我看你的记性满好的,每一次都是教一遍你就学会了。”

  他饶有兴趣的欣赏着曾柔那惹人怜爱的表情,开始沿着她的耳垂舔向颈部,然后舔上了她那艳光四射的俏丽脸蛋。同时将右手伸到高耸而饱满的肉乳上,将那两颗浑圆的乳房抓在手掌上轮流摸弄。

  曾柔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但还是躺着没有动,任凭林天成在她身上为所欲为。她一边用手在林天成的背上抚摩着一边红着脸低哼道:“林天成,你该不会认为我喜欢学那些东西吧”

  林天成在曾柔的唇上吻了一下笑道:“其实你不用不好意思,你是老子的,老子不会让别的男人染指的。你学会那些东西有什么不好你那小溪刚才吸的那一招,我就觉得很舒服,你那接吻的技巧也不错,免得我再来教你了。”说完又将舌头伸到她的嘴里缠绵起来。

  曾柔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林天成的怀里热情的回应着,四唇相接,两舌纠结。一时间两人变得热情如火地互相吸吮着对方,林天成的大舌头包卷住她的小香舌,在她嘴里一次次的反复吸吮和挑逗着。

  曾柔被他吻得憋不住了才转过头呼出一口气娇嗔道:“你真强,简直不是人,我都要被你折腾死了,你真的好厉害,谢谢你让我做了一次真真正正的女人,就算我现在立刻死掉,也是幸福的”说完她又将舌头也钻进林天成的口腔内贪婪地搜索与舔舐着,两片舌头如胶似漆地缠绵着。

  林天成大口大口地将他的口水度入曾柔的嘴内,曾柔觉得他的口水又香又甜,也就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然后她也将她自己口中的津液热切地送进林天成的嘴里。

  两人吻得浑然忘我,乐在其中,在林天成技巧的撩拨下,曾柔粉脸上又泛起了桃红,鼻息也渐渐转浓,喉咙也阵阵搔痒,一股想要呻吟的快意涌上心头,她紧咬牙关,不想让林天成看出她又动情了。自己刚才都说已经承受不了,要是自己又想要的话会被他说成淫妇的

  林天成身经百战,怎么会看不出她又动情了而且她还知道曾柔已经忍不多久了。他加紧了进攻,除了狂吻着她的檀口香唇外,双手也不急不徐地揉搓着那对高耸挺实的浑圆的肉奶。

  过了一会曾柔就实在忍不住了,小屁股又开始套动起来,林天成见她又动了就又开始不停地急挺缓送,再次将曾柔推入了那紧窄湿滑的深渊。

  曾柔星眸微闭,满脸i红,两只手臂紧勾着林天成的肩颈。那湿暖滑嫩的香舌紧紧地和他的大舌头不住的纠缠着,口中也又哼出了动听的生胶。柳腰雪臀则款款的套动,配合着林天成那快速的攻击。

  不一会曾柔就情欲高涨了,那双修长结实的大腿死命夹缠在他的腰部不断地磨擦着,有如八爪鱼般吸黏在林天成的身体上。小屁股则一上一下的套动着,感受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在她小溪内驰骋的美妙滋味,全部身心都沉浸在那火热刺激的奇异妙境中

  两人紧紧搂在在一起,炽烈而疯狂地热吻缠绵着,底下则在疯狂的摩擦着,曾柔的一对硕大浑圆的肉奶不停地在林天成的胸肌上磨擦着,那对早已硬挺起来的娇小乳珠,挤压,厮磨,撩拨着林天成,这异样的刺激使得林天成雄心顿起,大懒鸟有如巨蟒般疾冲而入,瞬间到底接着他就展开了快速的冲击,每一下的冲击都直冲曾柔的五脏六腑。撞得曾柔连话都说不连贯了。她一边呻吟着一边断断续续的娇哼道:“老公,我不行了,我又没有一点的力气了。”

  再次攀登上高峰的曾柔像条即将窒息的美人鱼般,两眼翻白,檀口大张,嘴里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她像全身都没有骨头一样的软在林天成的怀里,粉脸泛出一股妖艳的晕红,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鼻翼歙合,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小嘴里不断地发出阵阵的喘息与呻吟。

  望着曾柔那满足的样子,林天成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的手在曾柔的身上抚摸着,他知道女人在高潮以后对男人的爱抚是很享受的曾柔整个娇躯都在高潮的余韵中微微颤抖,几分钟后才逐渐地静止下来,她浑身都呈现出一副虚脱的感觉。

  林天成一边给她按摩着一边笑问道:“小宝贝,你觉得舒服吗”

  曾柔微睁双目,羞红着脸道:“嗯太舒服了,我都爽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可是老子还没有射出来呢”

  面对极品处女血,林天成悲催的发现自己似乎很持久,而且很兴奋,每一次征服一个极品处女血的主人都很刺激,看着已经没有力气的曾柔,小鸟依人般的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清纯,很难想象这个女人在自己的进攻下能坚持这么久

  曾柔还是第一次造爱,也是第一次玩这样刺激的游戏,她觉得很是刺激,随着林天成的进攻,他的大懒鸟也就开始缓缓地顶着她的小溪,她闭目凝神,满脸春色,小屁股上下轻缓地起伏着,细细品味着了她的的大懒鸟向上顶入自己身体内的美妙滋味。

  突然,林天成那火热的大懒鸟猛的一下就顶入了她的小溪的最深处,她不由再次发出一长串令人销魂蚀骨的呻吟。

  “哦老公好好舒服”曾柔已经又累又倦,夹杂着高潮后的轻松,她只想闭着眼睛,让高潮在半梦半醒中消退。

  林天成一只手搂着在那个肉在她耳畔温柔地轻吻起来,一边挺刺大懒鸟进入她盘丝洞的最深处,而他那只搂着曾柔的手向前抓住她的一只香乳,在那两个大波上使劲地揉搓着。处于双重刺激下的曾柔则主动地低头去寻求林天成的唇,以求能得到更大的刺激

  经过一阵热烈的长吻以后,曾柔又开始在林天成的身上驰骋飞奔起来。林天成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激亢,双腿及屁股一收一翘地大起大落的动作着。

  “快点快点呀”曾柔胡乱的甩着秀发大叫着。一股股的热流由花心最深处接连喷洒出来。

  林天成见状,也不在继续保留实力,开始了最后一轮猛攻,终于,在曾柔一次次荡人心魄的呻吟声之中,在她蚌肉紧紧咬住大懒鸟之下,林天成的热流喷了出来,全部灌入曾柔的洞心。

  “喔”曾柔好像解脱了一样的呻叫了一声,迷蒙着双眼幸福的笑着。

  林天成紧紧搂着她的身子,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电话传来急切的震动,一手抓着曾柔的肉乳,一手拿过电话,这一看,他立刻精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