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你想跟我上床?

  026你想跟我上床

  林天成拿着电话吐出一口气,会议结束,谢彪做的很不错,李静兰没有收到半点威胁,至于此刻翟峰想要做什么,自己静观其变,见招拆招就好。

  “你怎么了”曾柔皱着柳眉看着林天成,越来越奇怪的感觉让她有些迷乱,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就是这么短的时间里,总是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和林天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且那种想要靠近的感觉越来越强雷,让她有点无法相信

  “我在想,老子该怎么跟你解释”

  “解释什么啊”

  “你是老子的女人”

  “啊”曾柔尖叫了意思横,娇躯有些不安的挪动一下,她双眼王着林天成,越来越害羞,越来越害怕

  “一时间跟你结果好似不清楚,你只要知道老子没有恶意就好,你有什么打算”

  “你都说了我是你的女人,那我就跟着你好喽你是好人的对不对”曾柔俏皮的眨巴着眼睛,起身在房间里走了走,在窗口顿住身体,叹道:“我一个柔弱的女子,出去就得被关云天盯上,生死不知呢”

  林天成知道她说的话的确没错,这样的美女,男人如果不想和她上床就不是男人了。不过她的膜是自己的,关云天想要杀人灭口的事情,林天成是不会让它发生的。

  “放心,老子不会让你死掉的”

  “你想跟我上床,是吗”曾柔背对着林天成小声问道。

  林天成有点傻了,想不到她会这么问,当然,她如果不愿意的话就会恼羞成怒,不过眼前的情况似乎有点出乎意料,当下说道;“现在的男人是有点可耻,没有一个是见了美女不想上的,但人还是要向前看,总会有人不是这样的,比如“

  “比如你是吗咯咯”曾柔我最轻笑着,从房间的酒橱里暗处红酒,坐在沙发上帮林天成倒了一杯酒,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她拿杯子朝林天成照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说道:“我原来也很现实的,但这一年来对我的打击太大了,老爸遭遇不幸,老妈下落不明,我几次死里逃生,以为可以虎口脱险,还是被找到了,说了也不怕你笑话,今天在酒吧,我是要出卖身体,我想找一个很厉害的男人来对付关云天”

  林天成也喝了一口酒,说道:“就算如此,也不应该出卖自己的身体吧”

  曾柔一口喝干了一杯酒笑道:“有头发的谁想做癞痢啊,我是实在五路可走了,如果被关云天盯住不放,我的路也就走到头了”

  林天成的火气腾地一下就上来了,不说别的,单说一个男人想要杀女人这一点就够狠辣的。,何况曾柔是自己的极品处女血关云天想要染指,绝对不可能林天成心想,你是市长妹夫多什么你是李甜甜老公又能怎样老婆不一样被老子干的死去活来么

  林天成一口喝干了酒,摇头笑道:“你还不至于做小姐吧你这么漂亮,不如做老子女人算了”

  “咯咯,你还想想跟我上床啊如果你能弄死关云天,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哦”曾柔一口红酒接着一口的喝着,边喝便打趣的说着。

  林天成喝了一口酒后对曾柔说道:“你不要光是喝酒,要吃点菜才是,这里有水果,你这样容易醉”

  曾柔还真的很听林天成的话,她拿苹果吃了一口,笑道:“你知道吗我常自慨自叹,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呢有些女人喜欢作敏感柔弱的样子来博得男人的关爱,而我心里在滴血却要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还要四处逃命,你说我活得苦不苦”

  林天成的心有点疼了,当下就举起酒杯说道:“我们喝酒吧,我听那些上了年纪的人说,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有三次可以出人头地的机会,就看那个人怎么去把握,只要把握了一次机会就可以出人头地,你现在这样是你出人头地的时间还没有到,说不定过几天你的运气就来了,至于生死,有我在,你死不了的”

  “咯咯,不管怎样,中指谢谢你了,你要是想跟我上传可以字据诶说,我考虑一下哦”

  林天成一听曾柔的话就有点傻眼了,他知道曾柔是自己的第五滴极品处女血,注定是自己的女人,可是此刻她说出这样的话,在读心术之下,他知道曾柔已经对生命几乎放弃了,这也不怪他,谁面对通源市黑老大不害怕何况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呢

  林天成是一个情种,见到曾柔哭了,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她的眼泪是无助,也是自哀。

  曾柔哽咽着说道:“论身材,我不是最好的,论相貌,我也不是最漂亮的,在通源市,也有很多官二代和富二代对我有想法,但是自从我家发生了变故,他们都离我元远点,他们怕死林天成,你不怕吗”

  林天成见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当下就把她搂在怀里安慰道:“你还真是有点傻,现在的人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去死呢天下女人太多了,没有一个男人一辈子守着一个女人,我怕死,比你还怕死,但是没有人能弄死我”

  曾柔没有推拒林天成的拥抱,她靠着林天成的怀里流着泪问道:“为什么你死不了”

  “哈哈哈因为老子会把那些想要弄死我的人全部弄死,别哭了哭花了脸不漂亮了”林天成拿出纸巾擦了一下曾柔的眼睛,痴痴的看着。

  腾地一下,曾柔的俏脸红了,羞涩的问道:“你喜欢我了”

  林天成本来就很喜欢这个美女,因为她是自己的极品处女血,见到此刻的情况,当下也就毫不犹豫的说道:“那是当然了,你这样的美女是没有哪一个男人不喜欢的。”

  曾柔想了一会才说道:“我知道跟你在一起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不想拖累任何人,除非嗨,你然你喜欢我,我对你也不讨厌,能在我死之前放纵的做一回真真正正的女人也不错我们就好好的玩一次吧,玩了这一次以后我们就再各奔东西,你不会拒绝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