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前后夹击

  011前后夹击

  林天成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却让杨婷一阵抵抗,他时而温柔,时而强猛的按着她的脑袋,有时则用手指滑过她的脸颊。杨婷她的娇躯被刺激得不停的颤抖,鼻息急促,额头上布满细密的香汗,媚眼紧闭,小嘴里被塞得满满的,饱满的奶子也在那里一起一伏的抖动着。

  林天成一边按着她的头一边仔细的看着跪在地板上的杨婷,但见她因为自己大懒鸟的刺激而显得更妩媚的俏脸一片酡红,弯弯的秀眉,小巧的鼻子,面颊光滑娇嫩,完美的樱桃小嘴柔软甜美,光滑的香腮白嫩细滑,配合着披肩长发和雪白细嫩的脖子,看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漂亮。

  她那完美的娇躯,雪白的肉体是那么的诱人,嫩白的肩胛骨呈现出诱人的圆润,细细的纤腰,雪白的脖子下耸立一对饱满的乳房,完美的勾勒出苗条窈窕的曲线,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他的目光顺着白皙性感的大腿延伸到微微隆起的盘丝洞。那里已经有些红肿,黑毛也湿亮湿亮的,因为她的叉着腿跪在地板上上,完美地显现出女性三角地带的饱满和诱惑力,那样子还真能勾人心魂,林天成猛的耸动了一下臀部。

  杨婷这时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时候了,她感觉到自己嘴里的大肉棒急速的跳动,火热的脉动让她加快了舌头的舔舐,几下之后,见到林天成一下子抽出来,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我不行了,我”

  “杨姐”林天成的大懒鸟直直的贴在她的鼻尖上,青筋暴涨的跳动。

  “你爽不爽”杨婷披散着头发,媚眼如丝的望着他,两个硕大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跳动不已,抛出了诱人的乳波。

  林天成已经控制不住,再一看杨婷这一举一动的骚浪,见到杨婷小手握着自己的大懒鸟,再也顾不得保存实力,下身不停的挺动,配合着杨婷的套动,一阵急挺后快感如火山喷发般冲了出来,精水狂射不已,喷的杨婷满脸都是。

  杨婷被滚烫的精水一喷,早已积蓄的快感立即爆发,大叫一声含住林天成的大懒鸟。

  “杨姐,不是老子不行,是你两张小嘴套动的太厉害了。”林天成欲要解释,杨婷吞掉了剩下的精水之后,手指沾黏着脸上的液体,有些幽怨的说道:“别说了,我知道你厉害,你要是不快点泄,我真的会死掉的”

  “唔”方琳睁开眼看着这无比销魂蚀骨的一幕,笑道:“终于过关了呀,天成,很晚了哦,休息吧”

  “好”林天成也不想再来,享受了两个女人的肉体之后,接下来将是他以一个小村官的地位去挑战翟峰父子这对根深蒂固的大官员。好戏也会逐渐开始。一夜无话,林天成睁开眼的时候,方琳已经在做早餐,杨婷则是坐在书桌上写着文件,起身穿上衣服来到杨婷身后,看了几眼,笑道:“杨姐,打算如何对付翟峰”

  “天成,杨姐知道你背后的人物都是重量级,但是你要尽可能的保密,若是泄露一星半点到翟峰父子耳朵里,肯定会打草惊蛇的”杨婷说出了她的担心,尤其想到谢彪这个人,若是被翟庆柱知道了,想要扳倒他可就难了。

  “我知道,杨姐,这样吧。”林天成依靠在书桌上,合上杨婷手中的文件,想了想说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监视翟庆柱的动作,回市委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但凡他有一丁点的动向一定要及时通知我,翟峰这个人我会让他自己跳进渔网,你回到市委跟李市长拟定好一个方案,我想他也不想翟庆柱爬上来,手上肯定有致命的文件,咱们就来一个前后夹击”

  “这样做可以”杨婷蹙眉问道。翟峰可是翟庆柱的独子,而且官位也不小,年纪轻轻就能坐在这个位置,一方面是因为翟庆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有着过人之处。林天成只是一个一脚能踩死一大片的小村官,以卵击石的结果亘古不变,难道他真的是例外

  林天成摸揉了一下杨婷的头发,心里清楚她的忧虑,这个时候,方琳的早餐已经做好,三个人吃了一顿甜蜜的早饭。席间,林天成提出几点要求。

  首先要杨婷回到市委是毋庸置疑的,其次是要方琳打探翟峰带来的那些人,身份地位一定要摸清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那些牛比哄哄的人不乏一些黑道上的人,若是挑动翟峰,这些人不会静观其变,以暴制暴是对黑道最好的解决办法。最后,他要见见李静兰,而且还要上演一番情爱缠绵的大戏,甚至要在翟峰面前大秀恩爱

  “方阿姨,杨姐,你们都是聪明人,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最近咱们不要联系,除非有很重要的事情,时机成熟的时候,翟庆柱在事物肯定会有大动作,那个时候就是咱们一击毙命的机会。在此之前一定要忍”

  “天成,阿姨会用最快的速度将惠南县那些陌生人的底细查出来”

  “我也是,回到市委我一定会说服李市长,让他做好随时对翟清楚出击的准备”

  “那就这样,你们分头准备吧,我要去渐渐李县长,嘿嘿,翟峰如果知道老子来了,肯定会很开心”林天成告别了方琳和杨婷,驾驶着宝马轿车在惠南县兜了几圈,最后来到县委大院。这个时间是上班时间,翟峰也一定会在这里,自己不能唐突的进去,因为没有足够的理由。寻思了一下之后,拎着车子里的皮包走下轿车步入县委办公大楼。

  打听之下,来到了七楼,入眼之处便见一个会议室紧闭着,里面传来陆陆续续的声音,或多或少的有些争执,不用说,肯定是因为拆迁的各种方案发生了分歧。

  不用想都知道,这个时候的李静兰是最弱的一刻,虽说她是一县之掌,但是翟峰的官位和翟庆柱的地位可比她管的东西多太多了。听到那些争执声,林天成站在走廊冷笑了几声,会议室里大半的人是倾向翟峰的,也有人是站在李静兰这一边,这个时候还敢站出来给李静兰提意见的人,那都是心腹。

  一个小时之后,会议不欢而散,陆陆续续从会议室走出一些男女,边走边争执不停。没有一个人在意站在走廊上的林天成。

  又是过去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林天成侧耳听见会议室彻底安静了下来,但是没过多久,翟峰的声音便传进自己的耳朵里。

  “兰兰啊,我对你可是一片真情实意,这一次拆迁,我也是奉了市委的文件来执行的,你这样做不是为难我吗”

  “翟峰,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行不行该拆迁的地方已经明确规划出来,可是不该拆迁的地方你也要拆迁,你这不是公然挑起民愤吗”

  “话可不能这么说”翟峰翘着二郎腿,悠哉的喝了一口茶水,叹道:“惠南县的城市面貌已经有些跟不上时代的变迁,省委下达的文件也表明一点,若是有必要,惠南县全面建设。兰兰啊,那些地方都是藏污纳垢的场所,拆了不好吗我们可是党员,要守法啊”

  “翟峰,你的小算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那些业主配合这次拆迁,但是赔偿款可都是有明文规定,你若是强压人家的钱,我可不管你是谁”

  “我怎么会”

  咚咚林天成恰到时机的敲了敲门,问道:“李县长在吗我是林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