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自食其果

  02自食其果

  一个女人挺着大肚子怎么可以工作何况白桂花一直单身,作为一个女乡长,难保不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人言可畏啊这年头,见风使舵的人太多了,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一个人,土城乡一把手的位置本就空置,如今白桂花又怀上自己的种,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一番龙争虎斗也会就此开始林天成捧着白桂花的俏脸,问道:“桂花姐,你还打算在乡长这个位置吗”

  “天成,我的身子最多能坚持两个月了,等我显怀的时候这个位置坐不住的,就算那些想要爬上来的人不使坏,县委也会给我放长假,呵呵,你想啊,家不可一日无主,如果我放长假,这个乡长的位置怎么会没有人接手呢”

  林天成明白了,两个月的时间足够自己从莲花村走出来,而且三年一度的竞选也尽在眼前了,虽然莲花村的女人还没有全部弄了,不归它可是归土城乡管辖,等到自己在乡长的位置坐稳了,莲花村的女人会脱光了等着自己的大懒鸟进入就算离开莲花村也离不开那些女人啊

  “桂花姐,苦了你了,你放心,老子很快就会从莲花村里走出来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林天成爱抚着白桂花的脸庞,如果造爱是不可能了,不过这一次来却让自己的脚步加快了

  “天成,你还没说你来这里做什么忙呢”

  “哎,李县长似乎遇见了一点麻烦,我过来看看见,如果能帮上忙就帮,如果帮不上我也没有办法”林天成说的倒是真心话,在翟峰和李静兰这样的人物眼里,自己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喽,尤其是在翟峰眼里,他恨不得弄死自己,想到这里,一个疯狂的计划也酝酿在他的心里

  “我也听说了,这一次市委整顿城市面貌,翟峰可是花足了时间来争取这次机会,现在他住在惠南县,对兰兰很不利,哎,陈年烂谷子的事情方阿姨一直不肯罢手,这一次,鹿死谁手不得而知,你来也好,能帮上兰兰就帮一下吧她也是一个女人,很苦的”白桂花不断摇头叹息,自己只是一个小官,但是在官场这几年,自己见过的事情可不少,通过李市长这一层关系,整个市委的错综复杂和勾心斗角都略知一二,翟峰这一次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和李静兰唱对台戏

  林天成抱着白桂花亲热了一番,笑道:“桂花姐,你自己现在注意身体,过几天我让几个女人过来跟你一起住,相互也有个照应,救人如救火,一分钟耽误不得,我现在就要去惠南县”

  “去吧,路上小心点就是了,我没事别担心”白桂花踮起脚尖吻了一下林天成,目送他离开,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腰眼酸麻,困意袭来

  咬着牙齿回头看了一眼车外的小楼,林天成悲喜交加,二十多岁了,就要当爹了,责任也随之而来,当爹的感觉就是他妈比当孙子好,可是这个社会,当爹有时候还不如当孙子

  “呸”林天成啐了一口,前方大路就算荆棘密布,自己也要走出牛逼的道路启动轿车,顺着路标开始向惠南县的方向行驶。

  来到惠南县,林天成驾驶着轿车路过和平旅店,不见任妮娜,至于那隔壁的少妇已经搬走,于是,他来到了任小天的地盘,可是却是大门紧闭,人去楼空,这一个神秘的组织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回可犯难了,如果去穆思思那里,自己倒是有一个起居饮食的地方,但是来这里可是偷偷会见李静兰,而且还要做的滴水不漏,若是被翟峰知道一点都可能出现差错,驾驶着轿车慢悠悠的在惠南县的街道兜来转去,处处可见拆迁两个字,而且很多市民都是在一起谈论着拆迁之后的问题,甚至,还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在县委大院闹事。

  几个小时的时间,林天成了解了一下惠南县表面上的东西,得知了两个结论。其一,拆迁的善后工作县委并没有落实,似乎是硬来。其二,惠南县的街道和各大酒店出入了一些穿着很有体面之人,应该和翟峰是一伙的。这些人不是道上的就是一些投资商,翟峰这个人在这一次拆迁工程的目标也很明显的浮出水面,他想财色双收

  轿车停靠在路边,林天成忽然发现方琳穿着一套洋装怒气冲冲的从酒店里走出来,而她走后不久,翟峰冷哼着站在酒店门口,一甩衣袖打了一个电话便走回酒店。抬头一看,林天成点点头,原来翟峰住在县宾馆

  确定翟峰的住处,林天成并没有立刻开车追随方琳的身影,果不其然,半小时之后,停车场陆续行驶而来两辆轿车,随后走出四个牛比哄哄之人,肉眼一看便知道这都不是善类,翟峰远远的就出门相迎,妈的,不知道他们会玩出什么勾当

  又等了半小时,不见几人出来,林天成这才扫兴的驾驶宝马轿车离开,黄昏时分,惠南县的夜生活逐渐临近,大街小巷陆续出现一些激情的场面。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你们这群流氓救命啊”

  林天成半眯着双眼见到前方的胡同里,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架着一个女孩便要拖入路边的轿车里。

  吧嗒,林天成一甩打火机点上一支香烟,根本就不想多管闲事,启动轿车就要离开,然而,抬头的一瞬间,他猛的吐掉嘴中的香烟,一手打开车门,一个箭步飞奔出去。

  “放开那女孩”

  “妈的,放开她换你来是吗”

  “草你妈的,你谁呀,活腻歪了是不是”

  林天成表情一阵变幻,没错,面前的女人正是自己的第一炮

  她是李文轩

  “啊,林天成,救我啊”李文轩看清楚眼前的男人之后,一阵欢喜

  “草,原来还认识,不过这小娘皮水灵灵的样子还真舍不得放开,老二,上去摆平这个小子”

  “好嘞”这时,一个身高与林天成几乎相差无几的彪形大汉呲牙咧嘴的从轿车里拽出一根钢管,掂量了几下,阴森着双眼一步步朝林天成走过来。

  妈了个比的,林天成一阵纠结,李文轩啊李文轩,老子还真是他妈欠你的尽管现在老子不缺女人,不过是你让老子知道了女人的滋味,所以不能袖手旁观虽然李文轩现在已经是二手货,但是还是有过情意,林天成飞奔出去的身体一个侧摆腿,与此同时,一记上勾拳直击男子的下巴。

  咔吧林天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出击一秒便击倒了这个男子,出手的力道控制的十分巧妙,虽然没有将他弄死,但是让他在医院住上一个月两月还是可以的,踩着他的身体走过去,啐了一口,哼道:“放开她,不然你也是这个下场”

  架着李文轩的男子一阵抽搐,全身都冒出了冷汗,看了看林天成的轿车,宝马啊,这都是有钱人能开得起的,在看看他瞬间就放倒了自己的兄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大爷,饶了小子吧,俺有眼不识泰山啊”

  “滚”林天成拉着李文轩丢下一个字便进入轿车,十几分钟来到一个小旅馆门前停下。

  “你怎么来这里了”

  “天成,大壮死了,我担心你的安危四处找你,想不懂啊今非昔比,我李文轩自食其果,走到这个地步只能怪我没有眼观”李文轩自嘲的笑了笑,眼眶弥漫着淡淡的水雾,这些日子以来,关于林天成的震撼事情一件件的传到自己的耳朵里,如今看着林天成那刚毅的脸以及

  现在的坐骑,李文轩肠子都悔青了

  一失足终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林天成现在无法做到对李文轩怎样,不过倒是可以保证她下半辈子的吃穿,至于大懒鸟,她现在已经享受不到了,自己喜欢女人,但是不喜欢人尽可夫的烂女人

  看到李文轩的悲戚和悔恨,林天成掏出了电话。

  “伟哥吗,我是林天成,你现在手头有钱吧”

  “有有,兄弟还缺钱吗”

  “出来的匆忙,没有拿钱,这样吧,你说个地方,我去等你,顺百年跟你借点钱”

  “小意思,我现在在梦郎按摩院,你过来吧”

  林天成挂了电话,搓了搓脸,看着含情脉脉的李文轩,咬着牙开车来到孟浪按摩院,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下轿车。

  杨大伟已经站在按摩院的门口笑意相迎,手上拎着一个褐色的皮包。

  “兄弟,你来了”杨大伟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笑道:“这里是二十万,你先拿着花走,咱们进去说”

  “不进去了,钱我先拿着改天还你”林天成拿过皮包递给李文轩,叹道:“拿着吧,回市里做点小买卖,我会打电话过去照顾你一下”

  这一刻,林天成的心里有点酸酸的,以前的梦想只想和李文轩大学毕业结婚生子,可是她移情别恋,尽管她抛弃自己,但是自己却无法做到不闻不问,男人就是这样,不读那哟组合处女情结,对于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一辈子都记得

  “伟哥,我还有事,过几天在联系你”林天成拉着李文轩告别了杨大伟,拦截一辆的士硬生生将李文轩推进车里,随后又给唐菲菲打了一个电话,李文轩以后的生活也算有了保护伞,这个时候,林天成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翟峰,咱们的游戏要开始了一脚油门,林天成最终将轿车停在了方琳的楼下,想到这个贵妇的媚态,林天成趁着夜色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