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养虎为患

  01养虎为患

  林天成静静的等着李甜甜和韩香的下文,也不着急,脑子里却开始运转起来。这两个女人都是官员的直系亲属,必定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内幕,如果对自己有好处,牺牲一点体力也值得了

  “林天成,这一次来你可要做好准备了,我大哥已经接到省委下达的文件,要整顿各个县城,打击腐败官员,而且,惠南县是第一整改目标”

  “为什么”

  “嗨,还不是因为张喜成的原因嘛,虽然他已经倒台了,但是惠南县现在并不能让市委满意,惠南县下属城镇也被列入规划名单。我大哥说,惠南县要全面拆迁,重新建设”

  林天成暗自点点头,这个问题可是很棘手,因为拆迁款巨大,再说市民你不一定同意,李静兰有麻烦了

  “甜甜,俺有一件事想问你”林天成点上一支烟抽了几口,见到李甜甜和韩香眨巴着眼睛在等着,笑道:“翟局长这个人怎么样”

  一句话说完,李甜甜两条细细的眉毛拧在了一起,怒哼道:“这个人势力不说,心机特别多,平时嬉皮笑脸的,其实阴着呢,你不会得罪他了吧咯咯,这个人啊,你应该问香香姐”

  韩香此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自己是翟庆柱的情妇,现在成为了林天成的女人,自从尝到了他的大懒鸟,已经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她苦笑了一阵,说道:“天成,实话跟你说吧,这一次市委下达的文件,其实是有针对性的,因为他想李静兰下台,他们之间似乎有死结,还有啊,他儿子已经来到了惠南县,好像这一次拆迁是他和李静兰联手”

  要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林天成一下子就坐不住了,翟峰是什么人虽然没有深层次打过交道,但是他对李静兰的美色可是垂涎了许久,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个人是不会帮主李静兰顺利完成拆迁工作,甚至会要挟等等

  这一刻,林天成开始着急了,担心李静兰,虽然她还不是自己的女人,但是看也看了,摸也摸了,就差那最后一个环节了,翟峰那副嘴脸想起来就想抽他。

  “林天成,我大哥说你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虽然他不方便出面,但是你若是跟翟局长对立,他一定会暗自相助,这一次我和香香姐来,一来会介绍几个姐妹过来,二来也是探听翟峰在惠南县的动作”

  “是啊,天成,我知道你和李静兰有点关系,现在她一定焦头烂额,你去看看吧我和甜甜在莲花村呆几天,还有姐妹没来呢”

  林天成看着李甜甜和韩香,妈的,对自己还不错

  “好吧,我现在就去,这里交给你们了”林天成整理一番衣服,拿着车钥匙便消失在莲花村。驾驶轿车的时候,林天成心里一阵的发紧,他知道官场上的风云变幻,朝令夕改,今日说好的让你升一个什么官职,明天,兴许因为某个领导同志一句话,彻底泡汤。拆迁有多难可想而知,李静兰若是处理的好便可保住她的位置,若是处理不好,她就会成为阶下囚,因为翟峰父子想要对她动手了养虎为患的事情翟庆柱肯定不会做,如今李静兰开始崭露头角,翟庆柱肯定担心陈年旧事被翻找出来,他想扼杀李静兰于襁褓之中

  这是一步险棋,成败都在一刹那林天成心知肚明自己现在已经和翟庆柱对上了,没有不透风的墙,干了他的情妇,和他儿子抢女人,自己的日子好不到哪里去,与其被动,还不如出击

  来到土城乡的时候,林天成调转车头停靠在白桂花的楼前,一个电话之后,走下轿车进入小楼。

  “咚咚”林天成举手敲门,不一会的时间,白桂花打开了房门。

  “呀,你怎么来了”见到林天成的身影以及他直勾勾的眼神,白桂花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才又发现自己的小褂竟然紧紧贴着自己的乳房,太清晰了,上面那圆圆的奶头,都显示出来了,自己今天没戴罩罩,只是穿着件小褂,里面套件薄薄的小背心,没想到被汗水侵泡后,竟然像透了明一般。

  “嘿嘿,想老子没有”林天成大步迈进,一个熊抱却扑了一个空,不禁有些扫兴。

  白桂花没说话,转身就走近客厅了,可是客厅并没有自己的衣服,只好转身又走回了自己的卧室,来到墙柜前,打开柜子,看着里面的衣服。

  “桂花姐,你穿那件黑色的长裙,很美丽。”林天成坐在沙发上低声说道:“看都看过了,你羞什么啊”

  白桂花听到林天成的话,心跳的更快了,不过有些恼怒,心说:你小子占了便宜,还要取笑我。

  白桂花也没拿衣服,直接走到了林天成身边,伸出小手竟然伸到了林天成那刚刚有些疲惫的裤裆,小手抓在大懒鸟上面,上下搓动

  这下林天成感觉下面舒服极了,小手柔软无比,用力竟然还是那么的轻柔,正当林天成舒服的要叫的时候,白桂花却笑着转身出去了,这下可苦了林天成。

  白桂花站在门口,脸红无比,看着自己左手,上面还微微有些痕迹,走近浴室洗了手,最后还是到自己的卧室,还是悄悄拿起了那个黑色的长裙,看着长裙中侧面的那条褶皱缝隙,脸不觉再次热了,偷偷看了眼还在沙发上躺着的林天成。

  白桂花换好了衣服,这才走出来坐在林天成的身边,身子靠在他的怀里,问道:“你可算来了”

  “桂花姐,想我了啊”林天成摸着白桂花的脊背,忍不住的就亲了上去,一番激烈的湿吻在白桂花无法呼吸之下推开了他的身体。

  “别,现在不行”

  “你大姨妈来了”林天成觉得太扫兴了,自己来这里停留就是想滋润一下白桂花,可是运气也太差了

  “哼,都很久没有来了”白桂花恼怒的打了一下林天成,蜷缩着身子依偎着,摩挲林天成胸膛的手指不老实不说,而且娇喘的声音也让人无法忍受,她声音越说越低,在林天成的裤裆里鼓捣了好几下,哼道:“就是这个该死的东西呀,天成,你弄的我很舒服,可是,你让我让我怀孕了”

  “你你说啥”林天成一把抓住白桂花的小手,无法相信的问道:“桂花姐,你刚才说啥”

  “该死的,你把我弄怀孕了啊我去检查过,真的怀孕了刚想打电话给你呢”白桂花洋溢着母爱的幸福摸着自己的小腹,妩媚的笑道:“天成,你说孩子叫什么好呢”

  林天成觉得自己的呼吸快要停止了,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可是,他的心里开始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