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调教小姑姜静

  林天成把裤子的拉链拉开,把已经很硬的大懒鸟掏出来,叉开双腿,拉着小姑姜静直直的跪到在他两腿中间。姜静大概估计到林天成接下去要她做什么了,脸腮一红,眼睛直直的盯着林天成眼前直挺挺的肉棍子。

  林天成拿着她的手去摸自己的大懒鸟,姜静第一次用手触摸男人的器官,她先是手往后缩了一下,很害羞。在林天成的引导下才拿着了她的大懒鸟,脸红的跟喝了酒一样。

  “小姑,舔舔吧”林天成吭哧着粗气让姜静用嘴巴舔两下。

  “不很脏”姜静摇摇头,拒绝了林天成的要求。

  “小姑,这是你必须要做的,真的没什么的,舔俺好不好”林天成哀求着小姑,看着姜静的小脸就想插进她的檀口里。

  姜静犹豫了一小会,美丽的脸蛋才慢慢靠近林天成还留着尿骚味的大鸟头,似乎还有一些犹豫。林天成看着她,捧住姜静的脸,把涨的粗粗的大懒鸟对着她的小嘴就顶了过去。

  只见姜静那两片柔软的红唇被粗涨的鸟头慢慢的顶住,然后被撑开,鸟头慢慢的顶进了那两片抿着的柔软唇缝里,她的嘴唇包住了硕大的鸟头,被粗涨的大懒鸟撑开张成了一个圆圆的o型。

  林天成挺起下身把露在外面的大懒鸟柱体向她的嘴里继续插进去,一点点进入了她的喉咙深处,她的小嘴顿时被粗大的肉棒鼓鼓囊囊的塞满,嘴唇外面露着一截大懒鸟的根部。

  林天成知道这是小姑姜静的第一次这么干,瞧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虽然决心为自己吹箫了,可是一到那大懒鸟进入嘴里,就完全的不知所措了。

  “小姑,你要用舌头舔,跟吸果冻一样”

  姜静一听,她的脸更红了。开始之时很微弱的吸吮,动作也很笨拙,吮几下就要透透气,虽然姜静没有什么经验,不过这种感觉对于林天成来说非常好毕竟让自己年轻貌美的小姑为自己吹箫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不禁得意万分。

  想起大学没有认识李文轩之前,每次远远望见学校门口进出的那些女大学生,都羡慕的要死,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女大学生,更是觉得神圣高贵,毕业了口角女人都觉得很美,而现在,看着自己的小姑像是一个大学生一样下身赤裸着婉转奉迎,心里那分得意和那份快感还真是别提多刺激和自豪了。

  林天成一边抚弄着小姑姜静披落在脸庞的几缕头发,一边欣赏她吞食自己大懒鸟时候的娇羞神态,他轻轻按着姜静的头,要她上下套弄。

  姜静接受能力真的不错,照着林天成的指示,轻轻的上下套动了几下,偶尔还低下头,伸出手轻轻的触碰他的鸟头,只觉得肉棒鸟头被一条温暖滑嫩的舌头不住的顶弄,那种说不出的舒适感,刺激的他胯下大懒鸟一阵乱抖。

  “对,小姑,就是这样啊,不要只是用嘴含,舌头也要动一下,像舔冰棍一样,小心牙齿”

  “对了,小姑你舔的我很舒服,把舌头伸出来,托住鸟头,多用点口水”

  “对对,就是这样,小姑,对你真聪明”

  “喔俺最爱的小姑,绕着侄儿的龟头转圈儿,舔肉冠后面那圈沟多用舌尖舔马眼”

  林天成一边说着一边手在小姑如云的秀发上轻轻的梳动,偶尔还滑到她那如锦缎般的脊背上轻柔的抚弄着,不时还用指甲轻轻刮弄着她的脊线,另一只手则像捏面团一样的抓揉着她挂在胸前的酥乳。

  姜静的体型比较瘦弱,肩膀和胸部都很窄,而奶子却意外的丰满而具有质量。虽然无法与自己玩过的那些女人相比,但挺拔饱满,一点都不下垂,乳头大小适中,还是向上翘的那种。

  林天成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小姑带来的服务,她的鸟头顶端已经分泌出晶莹的液体。

  “小姑,你沿着俺的肉棒的下面向上一遍一遍的把它吸掉”

  “唔”

  姜静就这样一会吸一会舔一会吞吐,林天成感觉自己的双腿开始发软,用力按着她的脑袋,尽力把自己的大懒鸟插进小姑的喉咙里,过了一会儿,他感觉自己快要到达极限。她的肉棒在小姑的嘴里微微的跳动着,姜静也感觉到她似乎要射了,赶紧把大懒鸟吐了出来。但是动作还是慢了一点,林天成的大懒鸟跳动着,将一大股的精华射在了她的脸上和头发上。

  姜静额头耳际的几缕头发都被散乱的粘结在脸上,她羞的赶紧撇过脸从炕上拿了卫生纸,擦干脸上的液体。林天成看着小姑姜静已经擦完了,说道:“小姑,帮俺擦,好不好”

  姜静没有拒绝,拿着手纸仔细的帮他的大懒鸟擦干净,看着小姑嘴唇和鸟头之间还拖着口水,脸上挂满液体的样子,林天成的心里美极了。对他来说,一个女人是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标准有很多,包括内射,吹箫,把液体射在她的脸上,爆菊,拍照和录像,在户外操她们,甚至在自己面前自慰。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肯不肯吃掉自己的液体可惜刚才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林天成把小姑抱在怀里,两个人坐在地上的沙发上。

  “我想去洗一下”姜静靠着林天成的肩膀轻声的说着。

  林天成拍了拍小姑的屁股蛋,笑道:“去吧,洗干净了我就来操你”

  姜静乖乖的走出屋子,来到厨房用木板搭成的洗澡间清洗了起来。

  林天成脱了衣服和裤子,坐在沙发上听着厨房小姑洗澡的声音,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情景,一边想着等会儿怎么样尽情的玩弄小姑这个尤物。玩女人是林天成一直以来的喜好,他要弥补在大学时里只弄了李文轩一个人的遗憾,现在在莲花村,这么多的女人等着自己去滋润,现在比起同龄人来说,他这方面的经验非常的丰富,也学会了不少的床上功夫。只要是跟他睡过的女人,无论先前是多么的矜持和清纯,最后都会变得解开贪婪,好像久旷之妇一样

  而且凭借经验,林天成甚至还可以很负责的说,那种长相越是清纯,越是一本正经的女人,往往骨子里就越淫荡,就越是一个骚货,就像小姑这样的女人,初尝男女之欢的美味而性经验也没有,过去一直压抑着,一旦沉醉于其中,很容易会恍惚的任人摆布,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而他正好可以慢慢的欣赏整个过程,这对心理上是一种极大的满足,这比单纯用射精来的快感更能满足自己的征服欲。他现在要做的只需要抽光小姑的自尊心和羞耻心,让她完全的在自己面前放开,全身心的投入到和自己的交欢中,让自己从身体上和精神上占有小姑姜静,把她骨子里的骚劲全部都榨出来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小姑从厨房的洗澡间出来了,身上还裹着薄薄的大毛巾,手上还用一块毛巾擦着头上的水珠。

  “小姑,你洗完了”

  “嗯”

  “那好,躺倒被子上去吧,叉开双腿,把你的小逼掰开,让侄儿看看你的小逼里面是个什么样子”

  小姑姜静一时呆住了,吃惊的看着林天成。

  “小姑,装什么清纯啊,你都是俺的女人了,

  还不好意思啊,你连撒尿都让俺看了,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啊”

  “那你也不用说的这么难听呀”小姑虽然生气,但声音里依然带着丝丝甜味。

  “俺又没有说错,难道刚才在村部你没有闻见你那股子尿骚味吗你走了以后害的侄儿手指都洗了好几遍呢”说着林天成还伸出手指在小姑姜静眼前晃了晃。

  听了这话,小姑的脸一下子红了,林天成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再说了,小姑可不要忘了,今晚是我们造爱的日子哦”

  这句话说到了小姑的痛处,她低下头不说话了。

  “还愣着干嘛,小姑,照我说的话做吧”

  姜静看了一眼林天成,解开了白色的大毛巾。赤裸着身子平躺在被子上,不顾淑女的风范,弯起了膝盖,朝着林天成张开了雪白的双腿,然后尽力向两边分开,再一次把整个盘丝洞露在他的面前。

  黑毛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显得更加乌黑柔亮,她两只手伸到了来那个腿之间,放在柔软的花瓣上,咬咬牙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双手捏着自己的两片肉瓣向左右分开,哪自己的隧洞口张开,眼眶里似乎泛着委屈的泪光。

  “天成,可以了,你来看吧”

  林天成看着小姑全裸着身体躺在被子上,自己拉开花瓣露出的红嫩的洞眼,便不紧不慢的凑过去看着。让林天成奇怪的是,小姑的那种可怜凄楚的神情,一点也没有激起他的同情心,恰恰相反,林天成现在更想把小姑姜静这个女人从头到脚的彻底蹂躏一番

  姜静只想快点结束,于是对林天成说道:“你快点吧”

  “小姑,拉大一点,俺看不清楚”

  姜静只好双手用力尽量把花瓣向两边拉,使隧洞口张开到极限。林天成拿起炕上的小手电向小姑的洞眼里照着。只见姜静的洞眼里粉嘟嘟的,周围还挂着没有擦干的水珠,隧洞里面的嫩肉好像还在微微的蠕动着。

  “还是看不清楚,小姑,你趴着把屁股撅起来,俺从你的屁眼后面看比较方便”林天成又提出了要求。

  姜静没有办法,只好按照林天成说的翻过身,双膝,双乳和肩膀都顶在了窗台上,而两腿向两边分开,高高的撅起了屁股,把臀沟下的盘丝洞夸张的露在林天成的面前,然后一只手从身下绕过阴阜,手指拨开两边的肉唇把隧洞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