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处女变荡女

  203处女变荡女

  嘶林天成一个抖颤,真的太舒服了,小姑的嫩洞真的好紧,鸟头的顶端分明的感受到了小姑体内那股火热的气息。林天成一鼓作气,下身再一用力,一下把整个鸟头送入她的隧道里,一种强烈的紧缩感陡然而至,他紧紧吸了几口凉气,差一地那就一泄如注,待到如潮的快感失去之后,他有继续前进。

  鸟头的难关过去,接下来就容易很多了,伴随“滋”的一声,林天成感觉大懒鸟如同顺着一条黏滑湿暖的小道一下子滑进了姜静的体内,并没有怎么费力的就插破了她的处女女模,整个大懒鸟就全数插了进去。

  硬梆梆的大懒鸟顿时侵满了小姑的下体空间,为了好好感受第一次插姜静的感觉,林天成插着她没动。只觉得大懒鸟周围又紧又热,似乎在被好几层湿湿的嫩肉紧紧的裹住,挤拥着。

  小姑那处女的隧洞里那种特有的紧缩压迫的快感的确是无与伦比,林天成不停的吻着姜静,她的舌头也回应着,不再笨拙,竟然还有点渴望了。

  “小姑,舒服不”

  “嗯还是有点痛天成,别停下,继续插我啊”

  看着小姑哀求痛苦又期盼的模样,林天成轻轻来回动了几下,他开始没有玩什么花样,只是缓慢抽插,退出一半,又缓缓插进。鸟头在门户中挤开层层嫩肉,一边抽送一边研磨挤压着小姑肉壁里的粘膜,一直顶到温热的肉心,温柔的让姜静的隧道先适应下他大懒鸟的粗长,随后加快速度与深度,开始酣畅淋漓的品味她温润狭窄的盘丝洞对自己大懒鸟的细心呵护。

  太棒了,小姑的门户居然还是天生的重门迭户,内里肉紧丰满,水多汁滑,肉壁褶皱也多,而且一层层的延伸到隧道的深处,当林天成的大懒鸟插入时,层层皱褶就会裹着肉棒蠕动,就像不停的吮吸舔弄,有一种被吸住的感觉,真的太异常刺激了

  “小姑,你的逼好紧,真是爽死我了”林天成由衷的赞美她一句。

  姜静的盘丝洞微微的抽搐着,但她始终说不出一句话来,也叫不出声来,只是偶尔忍不住才会细细的呻吟几声。但从盘丝洞里产生的那中无法抗拒的快感还是在她的脸上流露出来,妩媚动人。林天成做梦也没有想到三十多岁的小姑姜静居然还是一个处女

  他开始了加长抽插的行程,每一次抽离到隧道口正好含住他的鸟头,然后再一下直接插到底,顶住肉心揉三揉,如此反复。在他如此手段下,小姑不由自主的收紧了穴口,带着处女特有的弹性,穴口不时的在林天成的肉棒上深深浅浅的夹紧,美妙而又难堪的蠕动收缩着盘丝洞来抗拒他近乎残酷的入侵

  很快,小姑姜静的浪水如崩堤般泛滥了,林天成整根肉棒还有毛草上都沾满了她的浪水。姜静也开始小声的发乎了按捺不住的呻吟声,红润的嘴唇微微的张开,嘴里不住的丝丝吸气,那藕瓜般的胳膊和腿儿紧紧的缠在他的肌肉上,整个身子随着林天成的抽插而前后的挪动着,凸起的阴阜有节奏的轻轻向上挺动,摩擦着他的耻骨,饱满的双乳也被甩的活蹦乱跳起来,两只乳头不停的在胸前画出一个又一个可爱的圆圈,林天成用手指尽情的点触,揉捏玩弄那吹弹可破的大乳房。

  强烈的快意使得林天成的大懒鸟在她的隧洞里不断发热怒涨,他把姜静的双腿举起,勾在他的肩膀上,双手一用力,把姜静的大腿按一下,将小姑的身体整个折迭起来,这样她的盘丝洞就更加的向上昂起。林天成长长而粗硬的大懒鸟毫无阻隔,径直的向她的隧洞深处顶去。

  林天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姜静开始不由自主的沉浸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了。他每一下都插得小姑双乳乱颤,揉的她浪态四溢,娇喘连声。

  此章节在晨.月.书.库更新

  在兰花家第一眼看见姜静的时候,林天成就有点垂涎她白皙娇嫩的身子,可是她居然是自己的小姑现在,他终于可以掐着小姑纤细的腰肢,尽情的在她的盘丝洞里进出冲刺,享受她体内温软湿滑的内柔,幽馨的体香夹杂着浪水的气味熏绕在自己的周围,林天成被这淫荡的气息所感染,权利冲刺的操着小姑,硕大的肉棒一次次重重撞击着姜静的肉心,鸟头棱子与隧洞皱着刮磨而泛滥出的快感,逐渐控制了他的全身。

  小姑让林天成那梦寐以求的奶子,现在正如两个浪头一般在他的手边盘旋荡漾,但是现在就连摸一下的欲望都被下体抽插的快感淹没了。

  小姑的妩媚,小姑的成熟,小姑的身材,小姑的样貌,小姑的性感,此刻都对林天成失去了意义,只剩下女人最实用的肉体功能,甚至只是与他鸟头摩擦的那一部分。

  林天成在小姑姜静的身上尽情地发泄,她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不知道是因为小姑是处女变成荡女的原因,还是因为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总之她这次高潮来得比较快,没多久林天成的肉棒就感觉到小姑的门户开始收缩,肉心一下下的咬在他的鸟头上,妈的,小姑要高潮了

  于是,林天成捧起她的屁股,将大懒鸟狠狠的一戳到底,鸟头深深的往她的宫颈钻去,小姑似乎也明白了他的啥意思,把门户挺上来迎接着,皱着眉闭着双眼。随着她那粉嘟嘟的小肉孔一阵无规律的收缩,隧洞肉壁上的皱着剧烈的揉摩着林天成的大懒鸟,突然,小姑姜静的肉心里一股奇怪的力量猛的吸住了他的鸟头,而那股吸力直透他的马眼,仿佛要吸干林天成身体里所有的力量似的,似的他舒服到了极点。

  紧接着那股吸力忽然的消失,小姑全身便不紧不慢的发出了一下下的痉挛,而每一次痉挛伴随而来的是一大股倾斜下来的浪水。肉棒在隧洞内柔死命的挤压吸吮和浪水的冲刺下,林天成再也止不住那股舒畅快感,鸟头一痒,大懒鸟立刻一阵突突的狂跳,在那股娇酥麻痒般的刺爽中,他将大把积蓄已久的滚烫精华一滴不漏的通通喷进了小姑的身体深处,立刻觉得全身轻飘飘的,好像要随风飞起一样。

  大概是小姑的盘丝洞第一次收到精华的刺激,林天成的大懒鸟每跳一下,小姑姜静就浑身一抖,林天成的大懒鸟在姜静的门户里狠狠的跳动了十几下,射了好多精华才终于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