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红儿下面好湿

  192红儿下面好湿

  一转身,沈红羞愤的捶打林天成健壮的胸膛,像是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埋怨道:“该死的林大哥,你耍我很开心是不是你讨厌死啦”

  沈红一看情这个男人是林天成,那股子一心想满足体内急迫的欲望越发的燃烧着,林天成咧着嘴巴坏笑着,伸手指着诊所的那间屋子,笑道:“小美人,想要吗想要就跟老子进去”

  沈红现在实在太想要了,她乖乖的跟跟随着林天成进入,甚至连短裤都遗忘在药品柜台里面。跟随着林天成的脚步缓慢的走进房间,体内的浪水不断的分泌,使得沈红不得不夹紧双腿,而她每走一步都会摩擦到大腿根部,但却搔不到痒处,让沈红难受的想哭。

  “怎么了,小宝贝,你哭了,不想做了吗”林天成明知故问,那一副嘲笑的模样认定沈红是自己的囊中物,待会可以随便玩。都已经这样了,还欺负人,虽然难受,但沈红的女性自尊却不允许自己表现出很下贱的样子,她强忍着推开门,林天成这会跟在她身后,不时用手指刺激着她的下身。

  “嗯嗯你坏别摸我那”沈红不禁对林天成撒娇。

  “嘿嘿,小宝贝,看你多放荡,你自己看,你说的浪水滴的满地都是”

  沈红顺着林天成的视线看去,不禁羞红了娇颊,赶紧走了几步,关上了房门,林天成一进屋就把她推到了床上。

  “小美人,想要了是不是,让老子好好看看你”林天成说着话的同时便脱去沈红的上衣,沈红也柔顺的任他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真美,你的奶头还是粉红色的,真想在一次吸一口”林天成边吸边还出让人脸红的晟音,吸够了之后,他便转移目标,把手往下抚摸,摸到了内裤边缘时,他突然很惊讶似的叫嚷道:“红儿,你的内裤都湿透了,一定很难过,来,老子帮你脱掉”

  在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抬高沈红的腿,沈红也自动的抬高了屁股,好方便林天成脱掉她的内裤。

  林天成一拿到内裤便对着沈红秀出浪水所沾染的地方,嗅了几口,笑道:“来,红儿看看你自己的浪水,啧啧,好骚哦”

  沈红被逗的转过头,脸上的红晕更深。而林天成见好就收,不在逗弄她,反而是跪坐在沈红的双腿前,把她的双脚曲起想张开,虽然已经是林天成的女人了,但是沈红多少还是有些矜持和羞耻感,林天成哄诱了好一番的功夫,沈红才乖乖的张开双腿。

  “红儿,你的这边还是粉红色的,嘿嘿,老子真喜欢啊”

  在林天成的视奸下,沈红的禁地大喇喇的敞开,兴奋与羞耻让她的肉道紧锁,蜜水沾满了沈红的山丘,连黑毛都因为湿润而显得杂乱,手指才接触到肉缝,就发出啧啧的水声,而沈红则发出性感的声音,似乎也在享受林天成的触碰。

  “红儿下面好湿啊,好想很渴望被舔的样子,红儿想要被我舔吗”

  “想舔,那里想被舔”沈红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想些什么,这个林天成是自己唯一的男人,他可以给自己会带来无上的快乐,只能照着本能依附着林天成。

  “好,红儿自己把腿张大一点,抱住自己的脚对,就这样,很好”林天成埋下头用手拨开肉缝,用手指玩弄沈红的小核,舌头则灵活的探入隧道,模拟造爱般的进出。

  “啊啊不行了我受不了那里,嗯好舒服那边在快一点”沈红在林天成强力的攻击下,发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意思的呻吟。林天成的舌头离开了隧道,两只手指立刻插入,其他的手指则是不停的逗弄,搓揉按压小核,而手指的插入也使得原本就胀满的隧道里的浪水,随着抽插而溢出,甚至发出了噗赅甑囊靡声音。林天成空着的一只手指而是不闲着的摸着沈红的奶子,双眼却是看着沈宏非痛苦又陶醉的神情。

  就在沈红快登上天堂之际,林天成却残忍的抽出手指,沈红下意识的挺着屁股想追回手指的爱抚,失去填补的空虚,使得她不自觉摇着屁股,嘴里喃喃的喊着:“我要啊给人家,好难过哦”

  “红儿,你想要吗”

  “嗯我想”沈红眯着眼,酥着嗓子要求着。

  “嘿嘿,红儿,如果你帮老子把这边吸硬,就可以得到大肉棒的奖赏,比手指还爽哦想不想要啊”林天成看准沈红此时已经精神丧失,急需纾解,便诱哄她帮自己口交,能再一次上了这么年轻又貌美的小护士辣妹,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又要趁机卡油才行,所以,林天成不禁要狠狠戳她的下面,就连沈红上面的小嘴也不放过。果然,沈红不敌诱惑的上钩了。

  林天成得到沈红的允许便快速的脱去衣裤,靠着墙壁的躺在床上,而沈红则是摇摇晃晃的爬到他的脚边,注视着那根坚硬如铁的粗黑巨棒。

  “嘿嘿,很粗吧,现在你好好伺候它,等下它才会让你爽上天”林天成一边淫笑,一边把大懒鸟塞入沈红的小嘴,按着她的头抽插。

  窜入沈红口鼻的腥味,令她几乎吐出来,但一方面林天成压着她的头,让她无法松口,另一方面,她也渴望被这个粗大的肉棒给填满,便更卖力的取悦林天成。

  “对,先沿着边缘舔一圈,喔舌头要舔进马眼,对,好好吸,对,真棒,红儿真不错,技巧真好,乖,再用点力舔”

  沈红忘情的吸吮,期待着下面的奖品,而林天成也快抵不住沈红现在的浪劲,几乎就要在她的小嘴里喷涌。

  沈红含着林天成的那根火棒,一上一下的用自己的嘴巴套弄起来,她的手还轻轻的托着那两个鸟蛋,缓缓的摇来摇去林天成禁不住又是一阵呻吟,那是前所未有的刺激让他无法自已而发出的声音。

  突然,沈红的上下牙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那根被血液饱胀得就要爆炸的铁棒,一下一下的有节奏的咬了起来。林天成实在是憋不住了,啊的大叫一声,来自心底的愤怒就如同火上里的岩浆一样喷射出来,直射到沈红的嘴巴里去了

  可怜林天成还没深入虎穴,就已经缴枪不杀了浑身疲软,长长的拖着身子斜躺在床上,竟然动弹不了了,这实在是太刺激了,就在喷射的那一瞬间,他有一种感觉,恨不得把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化成液体喷射出去

  “喔”沈红连忙吐出林天成的大懒鸟,但是却一口咽下了那么多的液体,刚想进入卫生间呕吐一番的她,却被林天成猛的抱住了光溜溜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