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吻遍李静兰

  188吻遍李静兰

  林天成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情,轻轻的又把手放在了李静兰滚圆的肩头上。她没有躲闪,也没有回身,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香气,林天成心跳的厉害,自己弄了方琳,可是这个李静兰的引诱手段虽然表现得很含蓄,但是也让人有些招架不住啊

  林天成按摩积蓄下来的快感,如阵阵电流传遍了身体,彻底击溃李静兰的矜持,数天积累下来怨念,加上林天成那只灼热的手掌也的确很舒服,她的情潮如如同黄河决堤,迫不及待想要得到满足。

  李静兰是个典型的女强人,保养得很好,当她这个丰满浑圆的大屁股近在咫尺的时候,林天成心跳加速,嘴里发干,真想抚摸那触手可及的两个半圆的肉球,她的屁股这么美,这么的性感啊

  林天成看着李静兰薄薄的布料,撅起的屁股轮廓十分的明显,清楚地显露出她里面穿了一条窄窄的三角裤,裤衩边陷进屁股的肉中,两个半球现出两道沟,又好看又好玩。林天成还哪有心思按摩,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个伸手可及的扭来晃去的到屁股上,他的冲动就是想现在扑上去抱住李静兰的屁股好好亲一亲,真想看看她光着屁股是什么样子。

  “林主任,你怎么不按了啊还别说,你按的我还挺舒服的呢”李静兰时不时的会传出小猫一般的呻吟,搞得林天成心中都嘲笑自己。

  妈了个比的,老子怎么像是一个初恋的初中生似的,可是看着李静兰那丰满的胸脯,虽然是趴着,但是一定很饱满,浑圆的肩头和翘翘的,又圆又大的屁股,林天成的心中充满欲望,大懒鸟突然直立,弄的他只好微微起身,坐在沙发旁边,慌忙掏出香烟定定神。

  林天成口干舌燥,声音都变哑了,抽了几口香烟,急急的说道:“李县长啊,你不是还要去其他村子吗时间不早了,你应该走了吧”林天成叼着烟,偷偷看着此时的李静兰,见她依旧趴在沙发上很享受的样子,那股欲望不禁一次又一次侵蚀着他的理智,吐掉香烟,妈的,摸两下不会死人的

  “我休息一会,难得这几天有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呢”李静兰慵懒的说着,微微活动了一下身子,她玲珑的身体曲线展现的更加诱惑,就是在这个时候,林天成忽然把头俯下去,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脖颈,当他的唇触到李静兰那滑润的肌肤之时,林天成的心里完全醉了。

  李静兰轻轻哼了一声,她的呼吸也急促起来,费尽力气坐起来,站在地上靠在了林天成的身上,见到她并没有反对,林天成的胆子也变大了,猛的把李静兰的身子扳过来,两人略一对视,就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亲吻到一起了,李静兰的头脑中一片混乱,她想拒绝林天成的大舌头,可是却又陶醉痴迷在那种快要窒息的快感之中。

  林天成感觉到李静兰的小嘴很湿润,舌尖在她的口中热切的探索着,她的要被很丰腴,手感特别的舒服,抱着她温软的身子,林天成的大懒鸟硬的把持不住,狠狠的顶在她的小腹上,牵引的他小腹都在隐隐作痛。李静兰也很激动,气喘吁吁的在林天成的耳边说道:“我们坐下吧,我快站不住了”

  两个人一边吻着一边坐回到沙发上,林天成的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进去,想摸摸那梦寐已久的乳房,她戴了一个薄薄的奶罩,隔着那层薄布,林天成摸到了那团软软的肉。

  “林天成,你居然敢摸我”李静兰亲了一口林天成,娇哼道:“来,让我把它解开。”说着很利索的解开了衣扣和乳罩,并褪了下来。她那一对雪白的肉奶呈现在眼前,她把乳房朝着林天成的面前挺了挺,说道:“给你,摸吧”

  林天成傻眼了,妈的,这还是那个李县长吗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的骚媚傻眼归傻眼,但是却不忘记欣赏她的乳房。李静兰的肉奶不属于很肥大的那种,但是由于人长的很丰满,乳基很大,圆圆的,很好看。乳头很小,像一颗樱桃,呈现出少女才会有的粉红色,乳晕也不大,十分的美妙。

  林天成一股欲火上来,贪婪的摸着,吻着,不停的吸吮裹舔着乳头,一只手则猛烈的抓捏摩挲着另一只肉奶。

  李静兰也十分的兴奋,她脸色潮红,发出阵阵的呻吟,一只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林天成直挺挺的大懒鸟,并不停的捏着。

  林天成浑身像是被火烧了一般,只想拼命地亲她,挤压她,揉搓她,而李静兰浑身软的跟没有骨头似的,她除了呻吟也不停的回吻着林天成,并且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如果你敢要了我的话,我想躺下”

  一句话惊醒了欲火中烧的林天成

  妈的,老子这是在作死啊猛然看着李静兰眼里的犹豫和渴望,林天成抱起李静兰,走进村部的杂物室,一用劲丢翻在床上,随着身体的颤动,李静兰的喉咙里啊啊了两声。

  林天成直起腰来,欣赏着李静兰柔美的卧姿。她已经浑身瘫软,秀发散乱地披在脸上,遮住了半张脸。脸上漾着红晕,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双目半睁半闭,眼皮轻轻颤抖,目光中透出意乱情迷。鲜红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洁白晶莹的牙齿,胸脯起伏着,娇喘微微。她那柔软的上衣下摆翻起,露出了一截雪白的肚皮。短裙还穿在身上,脚也地瘫软在床上,盘屈成优美的曲线,活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李县长,你这是在色诱俺啊”林天成血脉喷张,激动地微微颤抖,他急速的走出杂物室,冲进卫生间,放开冷水便开始冲脸。

  林天成离开的时候,李静兰的情绪略微有些平复,看着自己三轮的衣衫,羞愧的整理好,双眼闪动着异样的光芒,待到林天成走出来之后,李静兰微微笑着说道:“我也冲一下。”说着就进了卫生间。

  林天成躺在床上,听着卫生间哗哗的水声,他想象着水从李静兰的头上流下,流过轮廓优美的乳峰,流过曲线优美的小腹,流过神秘莫测的蜜窝,流过润泽白皙的大腿,流过劲挺修长的小腿,流过玲珑精巧的脚丫。他幻想自己最好化成一股水,吻遍李静兰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征服的欲望烧灼着林天成,感觉身体中的一股液体横冲直撞,无从排泄,他爬起身来,推开了窗口,随着一股风吹过来,他清醒了许多。

  李静兰从卫生间出来了,上衣和短裙已经脱去,雪白的身子全部呈现出来,边走边用毛巾擦拭着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