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高潮过后

  186高潮过后

  持续的激情终于在林天成一声嘶吼之下结束,他缓缓的拔出自己的大懒鸟,看着自己的子孙一滴不剩的进入袁玉莎的花心深处,脸上浮现着畅快的笑容。

  被林天成滚烫的东西猛的一个激射,袁玉莎的身子抖了几抖,感觉到自己下面那根火热的大棒已经离开之后,红霞遍布的脸蛋上,那畅美的神情也终于变成了满足的呻吟。

  “喔天成,你射的好多好多啊我会怀孕的”

  “莎莎,怀孕就怀孕呗,有了孩子咱就生”林天成摸着自己的胸口说着,此时的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那股子热血已经安分下来,妈的,还有六个极品处女血的大美人,除了谢谢自己还知道,其她几个女人现在连根毛都没有露出来,不过林天成还是很放心,极品处女血的主人可都是绝美的女人,对得起自己的大懒鸟。

  “你真的坏死了”袁玉莎休息了十来分钟,觉得身上有了一点力气,这才缓慢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那一滩已经干透在床单上的一块血迹,不由得脸上红上加红。在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妹妹已经肿胀,毛草都黏糊糊湿淋淋的,那一张鲜嫩的小嘴时不时的会挤出一点白色,高潮过后的她却陷入了一种羞愧至极的境地。

  林天成一眼便看出袁玉莎此刻的心里,一把抱住她白花花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抚摸着她柔顺黑亮的头发,笑道:“莎莎,其实你注定是俺的女人,跟你说你也说不要明白,不过你放心,老子会对你好,而且还是一辈子好”

  “嗯其实我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在我单独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身体会出现一种莫名的渴望,也就是这种渴望才让我”袁玉莎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她的小手紧紧的搂着林天成的腰,不知不觉之中居然熟睡过去。

  看着怀中美人的睡姿,高潮之后的袁玉莎有着更加惊心的美,全身的肌肤都雪嫩细白,林天成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拿起衣服遮盖住她的身子。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造爱,他也觉得有些困意,于是躺在袁玉莎的身边,抱着这个大美人沉沉的睡去。

  清晨,袁玉莎一睁眼便看见躺在自己身边的林天成,羞得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两边的脸颊火烫烫的

  习惯早起的袁玉莎以为自己做了春梦,可是这会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身边真的躺着一个大男人林天成,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林天成那健壮的身体,芳心居然一阵悸动,小妹妹里也喷出了大量的泉水,连忙穿上裙子,不敢作声。

  一男一女在诊所的床上,寂静了很久。忽然有一双手掀开了袁玉莎的下身的裙子,一股热气伴随着温暖椭圆的形厚肉片在她赤裸裸的喷泉口用力舔舐了起来。

  林天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袁玉莎觉得自己好羞耻,好放荡她应该把林天成用力推开的,可是,下体传来强烈的快感,却是那么的刺激。

  林天成的舌头是那么的灵动,那么的有技巧,将袁玉莎每个敏感点都照顾的无微不至,袁玉莎芬芳有紧窄的花径不断抽搐,从四面八方层层叠叠的包住那条舌头,幽径里的舌头不住的挣扎抖动,让袁玉莎的高潮一次搞过一次,充满幸福的快感让袁玉莎忍不住的浪叫出声。

  “天成哦,天啊喔,就是那里”从来没有想过的淫词浪语,让袁玉莎的羞涩突破了临界点,变成了放浪形骸的纵声娇啼

  “啊天啊好痒啊你好会舔人家”

  “啊天成,你好厉害啊,在里面一点”

  “喔你怎么都知道人家那里在痒我都个还没说呢,你你就已经舔到了”

  醉人的芬芳弥漫在孤男寡女的诊所里,男人的情欲和女人的骚浪,都被袁玉莎这股馨香再度带上了高峰。

  林天成双手扒开袁玉莎的肉片,隔空搔痒的舌技施展的淋漓尽致,坚硬无比的舌头一下子塞满了袁玉莎的窄道,充盈的肿胀让袁玉莎觉得他的舌头甚至都顶到了自己的花心,让她的快感再度沸腾,兴奋愉悦的差点要昏过去。

  “啊,天啊别别在吸了啊”

  此时的袁玉莎已经彻底失去了自我,其实也不是林天成的舌头变大,而是她花径痉挛收缩了,从她一睁眼就不断的高潮喷水到现在,她盘丝洞的肌肉早就被林天成弄的到了临界点,形成一种曼妙的抽筋状态。

  躺在诊所的病床上,不断扭动,享受着无上性福的袁玉莎,这时更加美的不可方物,原来那清丽脱俗,淡雅幽香的妩媚,变成了一种会让所有男人都想狠狠弄她,但是却又自惭形秽不敢行动的强大魔力。如果昨天清晨的袁玉莎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现在的她就是堕落凡间的美艳天使了,虽然这是她又一次与林天成激情,尽管她还不太懂得技巧,但那从骨子里浪出来的惊人诱惑,就连干了几个女人的林天成也忍不住了

  “玉莎”

  “天成”袁玉莎羞答答的偏过头,声音越来越细的说道:“叫人家莎莎吧,玉莎两个字太生分了”

  “莎莎”林天成咽了咽口水,说道:“对不起,没有得到你的同意就”

  “天成”袁玉莎羞答答的垂着头。这会儿她才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掉到两公尺外了,不知道是怎么飞的,上衣的扣子也让掉了两颗,其余的也都解开了,露出自己傲视群芳的绝美肉奶。

  “呀天成,你讨厌啊”袁玉莎羞得拉起薄被遮掩,却发现整条被单都被自己的浪水给泡透了。

  白皙的迷死人的娇肤上有着点点殷红,那并全是林天成的杰作,很多是袁玉莎自己搓揉按捏出来的。林天成刚刚的全副心神都在他的下半身了,全身发烫的袁玉莎只能靠自己止痒爱抚,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种下高潮和情欲的证明。柔亮纤滑的秀发自然垂落,在半裸的袁玉莎身上,引导着林天成火辣辣赤条条的视奸。

  “天成”享受过性爱的袁玉莎,再也不想回到那平凡又无味的生活了,她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林天成,小声说道:“天成,教人家做那事儿吧”

  “莎莎”林天成心底的欲火一下子又高涨了,刚想来一个晨练的时候,却听见诊所外面掠过一长串的轿车马达声音。

  袁玉莎也听见了,在这急促的声音之下,她燃烧起来的欲火也变得安分起来,连忙穿上衣服,笑道:“现在我是你的女人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天成,村子里好像来人了啊”

  林天成翻身下床,穿上自己的裤子和衣服,拉着袁玉莎的胳膊便走出诊所。

  “莎莎,好像是县里来的人,我们去村部,顺便把合同签了吧”

  “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还签什么合同,大笨蛋我就不过去了,我先去表姐那坐一会,下午我也要回去了,县里生意还需要我一手签字之后,他们才会去执行”袁玉莎松开林天成的大手,甜蜜的献上一吻,幸福的转身离开。

  妈的,又干掉了一个女人,林天成望着袁玉莎的背影,转身看着村部,心中有所疑惑,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奔驰轿车停下之后,在林天成已经走进的身体和视线之下,从轿车里走出来一个人,一见到这个女人的侧脸,林天成的心就是一

  阵紧张

  妈的,李静兰来老子这里做什么呢

  “哎呀,这不是李县长吗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林天成远远的便开始打起了招呼,自己弄了人家老娘,这会儿才知道什么叫做贼心虚,面对李静兰这样聪明干练的女人,一个不留神可就玩完了

  “哎呦,林主任是个大忙人吧”李静兰四下看了看,笑道:“以前的莲花村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不过现在看起来还不错,你哈斯真有两把刷子”

  说着话,李静兰拎着办公包便走近村部的办公楼,望着她穿着白色衬衫,紫色短裙,脚下一双黑色绒布尖头高跟毙迹并没有穿丝袜的美腿,走起路来的背影显得性感迷人。林天成久未活动一下脚步,面对李静兰,他真的有点发毛,单凭这个女人的关系网和那一手掌握的资料就让人心生胆颤。

  这样的女人不是用一句话两句话就可以形容的,咬咬牙,林天成抽搐着脸上的肌肉进入村部的办公楼,来到主任办公室的时候,李静兰已经端坐在自己的位置,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威严和她冷若冰霜的气质,一时间让林天成有些腿肚子都在抽筋。

  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林天成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正在翻看手中文件的李静兰,心想:老子什么时候让你赤裸裸的躺在身下呻吟呢